QQ為微信充當了奶媽的角色為其熟人社交做了很多鋪墊,因此微信能夠得以迅速壯大,成為社交界的老大,但是易信不一樣,易信沒有這樣的…

堪憂的未來

從信息架構來看,易信的布局和微信十分類似,可見易信的產品定位也是熟人之間的社交。為了尋求差異化發展,易信依託電信網絡的優勢力推高質量語音(包括免費電話、免費電話留言、免費短信),併發力特色興趣社交(問一問、拼車、曬一曬、偶遇)。然而這並無卵用,易信依然面臨着堪憂的未來。

孤立的產品特色

分析一下易信特色:可以給對方發送短信或電話留言或直接撥打電話,即使對方沒有安裝易信。這個功能貌似在哪裡見過,沒錯,就是飛信,那麼飛信現在去哪了?死掉了。為什麼?不是明明就給用戶帶來了便捷,滿足了他們的剛需了嗎,但是用戶為何拋棄了飛信,是因為飛信對用戶的愛不夠嗎?很多用戶都會回答:“愛過,裏面沒有認識的人,就刪掉了”。運營界有個“馬太效應”即我強我越強,應用到社交領域則強調“朋友們你在我也在”。易信依託電信的通信模式的確滿足用戶通信需求,但是除了通信之外,該模式沒有任何外延潛質。易信的通信特色沒有和社交本身形成連接,兩者是孤立的,這就導致體驗易信的都是奔着免費通信,至於社交,熟人之間用微信,模式人之間用用陌陌,長期以往,易信累計一些殭屍用戶。

此外在互聯網技術高度發達的背景下,易信的通信優勢並不能構成產品競爭的壁壘,打國際漫遊並不一定非要安裝一個有時限的易信,QQ通話也是非常不錯的工具,此外不知道你有沒有發覺,電話號碼,我們可能因為一些原因需要更換,但是QQ賬號是伴隨着我們一生的。這就導致人們對QQ的依賴遠大於通訊錄,而微信已經成功地實現了這一轉型。所以易信的通信優勢很弱,並且複製門檻很低。因此依託電信的通信優勢首先是壁壘不足,因為他們已習慣的應用也能滿足他們的通信需求;其次這樣一種壁壘不足的通信優勢與社交相互獨立,很難形成一定的馬太效應。

發力不足的特色興趣

易信的另一個發力點–特色興趣社交,興趣社交處於陌生社交和熟人社交的中間地帶,並與兩者有所交叉,核心是共同的“關切點”。如:易信的問一問,切入點是問題,曬一曬的切入點是依據特定的主題曬照片,拼車族的切入點是拼車。兩個模塊的共同問題就是隨機性太強,很難確保覆蓋用戶的興趣域,此外基於陌生人的拼車缺乏信任基礎,因此兩者不能形成較強的用戶粘性,很容易被用戶遺忘甚至拋棄。曬一曬是基於平台的約束的UGC形式,這樣做的好處就是內容質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平台可以依據大數據選擇用戶關心的話題(比如“反手摸肚皮”),一定程度上使得內容具有較高的信噪比。但是,這種約束下的UGC就好比70年代之前的社會主義,原先的公有制通過集中生產工具,相互協作,提高了生產的效率,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這種傳統的公有制模式已經開始禁錮生產,而約束下的UGC平台起初的確能起到一定的积極效應,但是人的需求是瞬息萬變的,僅靠平台來預測人們的興趣,必然面臨着“杯水車薪”的窘態。因此社會的發展不僅依賴於公有制宏觀調控,還依賴於市場經濟的能動作用。新浪微博在這方面做的相當不錯,在搜索頁面,除了平台會依據時事產出一些話題,還有就是依據用戶的大數據進行熱度排行(實時熱搜榜)。

糾結的產品定位

微信因為前期社交鋪墊做的非常極致並由此衍生出朋友圈,因此自然迎合了用戶的口味。易信斷片的社交體驗試圖催化出朋友圈,這種理想自然會遭遇滑鐵盧,再加上馬太效應的發酵,最終使得易信的朋友圈成為了鬼城。而朋友圈在社交當中起到了情感發酵的作用:表達——認同——溝通,因此朋友圈的荒廢加劇了產品特色與產品需求(熟人社交)之間的孤立。視覺上,過艷的陌生社交元素已經蓋過了朋友圈,到底要不要繼續跟隨微信或是轉向陌生社交呢?可見易信也十分糾結。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QQ為微信充當了奶媽的角色為其熟人社交做了很多鋪墊,因此微信能夠得以迅速壯大,成為社交界的老大,但是易信不一樣,易信沒有這樣的奶媽,此外微信已經佔據了熟人社交,僅憑通訊錄導入模式,可能會得到用戶的下載,但是卻無法得到用戶的芳心,因為用戶與微信已經是情侶關係了,並且微信本身就很優秀,因此你再去表白恐怕也是徒勞的。再者很少有社交軟件是直接從熟人做起的,除了像微信這樣的富二代,那麼怎麼辦?

做不了富二代,我們無力改變,但是我們可以做富一代——先從陌生人做起,然後再向熟人地帶過度。做陌生人唯一的競爭者就是陌陌,但是相比於微信,陌陌這樣的對手已經好多了,至少我們可以與其在同一個平台上較量,而且易信天生具備着文藝的氣質,這是被貼上“約炮”標籤的陌陌所不具備的,這是易信在陌生社交界的優勢。通過陌生界社交網吸收大量的用戶,先將朋友圈活躍起來,後期可以向熟人地帶轉型(這也是易信所擅長的),最終做好轉型的突圍賽。

 

本文由 @UED 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