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業所定義的“獨角獸”出現了偏差。不應該根據估值來定義,而應該根據一項技術的實際作用,及其帶來的社會價值來判斷。

“獨角獸”是當今硅谷的一個熱詞,指的是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創業公司。《財富》雜誌甚至專門給這類企業列了一個榜單。TechCrunch也在不斷擴充“獨角獸排行榜”。

然而,或許還有另外一種更重要的獨角獸,這種獨角獸才是真正的突破,雖然曾經舉世矚目,但如今已經被我們視作理所當然。

當今世界充滿了各種令人驚奇的事情。這些事情誕生之初都很令人驚訝,但隨後便會逐步融入我們的生活,成為稀鬆平常之物。

幾天前,我曾經在公交車上看到一位老人向另外一位老人展示谷歌地圖上的藍點如何隨着公交車移動。對於剛剛見識這種技術的人來說,的確會倍感驚奇。但其他人早已將此視作理所當然的事情,他們自然而然地認為手機知道我們身處何地,能通過逐嚮導航功能將我們帶往目的地,而且支持汽車、公交車、自行車和步行等各種模式。除此之外,它還能幫助我們尋找附近的餐館或加油站,將我們所在的實時位置告訴好友,甚至知道朋友失蹤時所在的位置。

谷歌地圖是獨角獸。第一代多點觸控iPhone是獨角獸。萬維網是獨角獸,儘管它的發明人蒂姆·伯納斯-李(Tim Berners-Lee)沒有成為億萬富豪。我至今記得1993年向某人展示萬維網時的情景,我們當時點擊了一個鏈接,然後告訴他說,“剛剛這張圖片來自夏威夷大學。”那人顯然不相信,以為我們在耍他。

Siri、Google Now和Cortana都是獨角獸。Uber和Lyft也是獨角獸。

這些東西之所以是獨角獸,並不是因為它們的估值有多高,而是因為它們都能讓我們驚呼:“不可思議!”

你是否還記得第一次知道可以隨時隨地使用專車時的激動心情?這是多麼酷的服務啊,可如今,我們早已將其視作理所當然的,甚至開始抱怨它的種種不是。

這些原本魅力十足的產品已經逐步變成稀鬆平常的東西,失去了當初的光環。我們的下一代都是伴着這些新興科技長大的,在他們看來,專車、網購、智能語音助手都是理所應當的。

獨角獸的特徵

那麼,這種令人驚訝的獨角獸究竟有哪些特徵呢?

1、它起初看來不可思議

2、它改變了世界的運行方式

3、它能夠產生巨大的經濟影響,但這些經濟影響不會被它的創辦者和支持者全部攫取

我們已經討論過“起初看來不可思議”的部分。那麼改變世界的部分呢?邁克爾·施拉格(Michael Shrage)曾經為《哈佛商業評論》寫過一本名為《你希望自己的客戶變成什麼人》(Who Do You Want Your Customers to Become)的电子書。他在書中寫道:

“成功的創新者不會讓客戶做不同的事情,而是會把客戶變成不同的人。Facebook讓用戶變得而更加開放,更願意與人分享個人信息,即使這些人在現實生活中並不外向。亞馬遜把購物者變成了掌握豐富信息的消費者,他們可以實時獲取數據和評論,還可以查詢和對比價格,甚至根據以往的購物記錄獲得自動推薦。現在還有誰不會在購物前通過数字渠道對比一下性價比呢?成功的創新者會讓用戶接受——至少也是忍受——新的價值、新的技巧、新的行為、新的詞彙、新的理念、新的預期和新的志向。他們會改變自己的客戶。”

施拉格還給出了一個比較現實的例子:

“當蘋果電視廣告显示iPhone用戶向Siri提問,或者讓‘她’做什麼事情時,該公司不僅是在展示語音識別和人工智能界面的靈活性。他們希望客戶能夠不假思索地與自己的手機展開溝通,就像跟一個有感情的僕人對話一樣。”

沒錯,我們的下一代認為下面的這些語音指令都是理所應當的:

Siri,下午6點給我定兩個Camino的位子。

Alexa,播放《Ballad of a Thin Man》。

Google Now,等我到全食超市時提醒我買點葡萄干。

語音識別本身就很有挑戰,而要實現這樣的功能還需要更加複雜的數據基礎設施——谷歌稱之為“知識圖譜”——以及可以支持這些活動的情景,還有一整套可以通過API調用的服務。

想要讓Google Now在我下一次到達全食超市時提醒我購買葡萄干,就必須時刻讓它知道我的位置,了解我是否到達預定位置,並在到達后給我發送提醒信息。如果要讓Siri給我預訂Camino的位子,她就要知道Camino是一家位於奧克蘭的餐館,而且今晚會開業,他還必須能夠調用OpenTable API來完成預訂。這就需要調用其他的服務,有的通過我的設備,有的通過雲端,從而在日程表上增加這一事項,以便在應該前去就餐前向我發出提醒。

還有一些提醒信息並非我主動設定的,例如,谷歌會向我發出這樣的信息:“請現在出發前往機場,灣區大橋會耽擱15分鐘。”或者:“前方交通擁堵,可以規劃更快的路線。”

今後,各大企業還會聯合推出各種服務,例如,Tripit會為我安排一輛Uber專車來接機。

這一切都令人驚艷,而我們所能做的只有抱怨了!人工智能會取代我們的工作!不,它們會改變我們和我們的社會。我們需要找到一些以往不可能實現,但現在藉助它們的幫助可以做到的事情。

這便引出了真正的獨角獸所應具備的第三個特徵:創造價值。不僅是財務價值,還有社會價值。

如果沒有現代化的土方設備,我們能那麼快打通穿山隧道或地下隧道嗎?這種人類與機器配合實現的超級能量使得我們可以建設數千萬人居住的城市,只需要很少一部分人的勞作,就能供應全球人口所需的食物。

我的觀點是:在爭論人工智能和未來工作的問題時,很容易忘記科技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滲透程度,以及它給我們帶來的變化。我們需要度過那個為之驚嘆的時刻,使之慢慢成為新常態,逐漸融入我們的生活,然後為我們解決實際問題。我們必須獨立開發新穎而奇特的技術,改善我們現有的生活。

這是真正的人工智能嗎?不是,它並不能像人類一樣意識到新的問題,然後通過思考來找出新的解決方案。或許把它稱作算法比較準確。從遠處看,它們似乎是獨角獸,但近距離觀察,會發現它們只不過是一些智能的電腦算法,裏面充斥了大量的數據,而且可以與很多實時傳感器相連。

增強現實也是一項獨角獸技術。我的一位風投朋友第一次看到Magic Leap時對我說,“如果LSD是一隻股票,我會做空它。”這就是獨角獸!

但這項技術最令我振奮的還不是LSD,而是它能在多大程度上改變我們的工作方式。

如果你在Daqri智能頭盔的試點工廠里任職,那麼增強現實已經可以改變你的工作。如果你是一名試用過HoloLens的建築師或者老師,那它也正在改變你的工作。有了這樣的產品,遠程專家就可以通過可穿戴設備為遠在萬里之外的人提供音頻和視頻幫助,為其排憂解難。

你可以想象這種技術如何讓幫助水平較低的工人提升技能。可以想見的是,Partners in Health組織完全可以藉助增強現實系統為自己的工作提供便利。他們原本就會培訓很多初級醫護人員,為貧困地區的人提供幫助。但如果有了谷歌眼鏡,這些初級醫護人員便可隨時隨地向專家請教各種疑難雜症。

很容易想象,通過這種方式來改善整個醫療系統后,成本可以降低,病人的滿意度和診療結果也都將提升,甚至能夠創造新的就業——出診服務將再度流行起來!除此之外,還可以利用可穿戴設備監測我們的健康數據,利用Watson獲取人工智能健康建議,利用Uber提供應需服務。這樣一來,科技進步就會促進“新經濟”的逐步崛起。

科幻作家阿瑟·C·克拉克(Arthur C. Clarke)曾經說過:“任何足夠先進的技術都與魔法無異。”但根據我們的觀察,繼續推論下去就可以引出另一句話:“可一旦這種技術出現的時間足夠長,就沒有人會認為它有什麼特別之處。”

問題來了:今後5年或10年,哪些技術會被我們當做理所當然的?當那些已經被我們視作理所當然的技術推出的時候,我們認為它們將如何改變世界?當今的獨角獸技術應當解決哪些問題?歡迎討論。

 

來源:新浪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