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款以內容為主的陌生人社交應用憑藉著接地氣的UGC、優質UGC(擁有較高人氣的UGC)、PGC等話題列表成為打發時間一款神器,也憑藉著高留存率一直是外界社交應用的楷模。

近日Same再次迭代,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1毛錢點贊邏輯

  1. 向新用戶點贊,新用戶將收到1毛錢的轉賬,同時自己也將收到一個0-1元的紅包;
  2. 向普通用戶點贊,被點贊方將收到1毛錢的轉賬。

1毛錢毫無疑問加重了點贊的成本,但是Same更期望通過這樣的小犧牲能夠提升用戶之間的有效互動率,那麼問題來了,犧牲的影響到底有多大?作為被贊方真的會因為對方的這種成本與對方互動嗎?“戰略角度的ROI”大於1嗎?

陌生社交環境下單向點贊

先講一個現象:“陌陌”在三線城市混的比一線城市好。為什麼?

相比於一線城市,三線城市少了性工作者、營銷、代購等賬號,用戶之間更容易由線上交友轉至線下活動,建立強關係。從點贊方角度,一線城市的點贊量一點都不亞於三線城市,但是從被點贊方角度,到處的營銷賬號、酒托兒/飯托兒,就算你再火眼金睛也很難識別那些贊是有效的,於是“點贊”很容易淪為單向表達的功能。

點贊的本質

點贊最早是源於Friendfeed(后被Facebook收購),作為一種淺層的社會互動,滿足我們基本的社交訴求。從心理學角度來看,點贊向別人傳遞了一個积極、抽象的態度,由於其不拖泥帶水、互動層級較淺,深受廣大社交應用的青睞。社交應用中點贊最大的價值在於為用戶提供了一種選擇:採用何種深度的互動。

表面上來看1毛錢提升了點贊的成本,本質上卻降低了點贊的成本

由2我們可以了解點贊的本質在於“淺”,如果點贊變的不再淺,我們就可以定義點贊功能變質了,因此我們需要了解一下Same中的1毛錢成本到底有多大。

Same零錢獲取機制分為四部分:

  • 打卡贏紅包(0-1元);
  • 為新用戶點贊(由於Same自身的內容去中心化,因此找到新用戶然後搶首贊變的相當困難);
  • 充值;
  • 別人點贊。

Same的零錢消費機制:1毛錢一個贊。綜上分析,我們發現用戶每天至多有10次點贊機會,從這個角度來說,點贊成本的確被提升了,更確切地說是心理成本:這個內容值得我付出1毛錢為她點贊嗎?但是我們別忘了這是社交產品,社交產品的最直接目的是什麼?是溝(gou)通(da)啊,如果1毛錢(關鍵還不是自己的錢)真的能夠實現雙向勾搭(社交點贊的直接目的),那麼從目標用戶角度,點贊的成本不僅未被放大,反而更加“淺”。

終極判定標準:作為被贊方真的會因為對方的這種成本與其互動嗎?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還是想先舉幾個例子:

17直播,一個人來看你的直播,主播收益0.0001元,就是在這樣的利益下,主播依然會去產生一些優質的內容,畢竟有錢賺就是好的嘛。

再來看:

每年雙十一,廣大網民們寧願幾天啥事也不幹,就在那戳戳戳。

因此這不是簡單的錢問題,而是一種心理層面的成就感、討巧感,這種成就感和討巧感會激勵被贊方與對方互動(邁出社交的第一步)或產生更加優質的內容。

1毛錢為陌生人之間的社交帶來的蝴蝶效應

第一個蝴蝶效應:前面提到的賺錢機制,我們可以發現:點贊的數量是和用戶粘性密不可分的。用戶每天打卡,零錢就會有留存,久之就會累計,擁有更多的點贊機會,因此零錢的賺錢機制無疑為其高留存率的優勢增添了另一對羽翼。

另外一個蝴蝶效應:類似於三線城市環境下的陌陌,少去了性工作者、營銷、酒托兒等干擾,使得雙方都具備同一個社交前提——真實。因為從點贊方角度:酒托兒一般以撒網為主,如果每個節點都要付出1毛錢的成本,你讓她怎麼活下去;從被點贊方角度:Same內容的去中心化,如果你再沒啥活躍度,你的內容早被淹沒的無影無蹤,還指望用戶在無數頻道中找到你所在的頻道,再在該頻道內找到你所發的內容,接着還要對你的內容產生興趣…這麼長的互動鏈,你當酒托兒們很呆萌嗎?

總結

綜上分析,用戶層面的ROI(R:勾搭成功率、I:點贊成本)必然大於1,同時在這個過程中還順帶打通了支付渠道,為商業模式的延伸做了鋪墊(8.8元秒殺)。對於絕大部分用戶而言,內部的賺錢機制根本不足以支付一次8.8元秒殺,因此該過程必然會涉及到外部充值,以“秒殺”為噱頭激勵用戶將一些小金庫帶到Same,享受一些增值服務,同時在儲備財富的過程中還能與平台建立信任感,至於用戶的留存率自然不會差,因此8.8元秒殺與其說是商業模式,不如稱為“提升用戶留存率神器”,互聯網思維一直強調的是先用戶,后商業,有了用戶之後,到時再去規劃一些小眾針對性電商與社交如何結合自然水到渠成(就像“禮物說”),你說不是嗎?

 

本文由 @UE小牛犢 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