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閱讀《簡約至上:交互設計四策略》的讀書筆記,首先貼出個人閱讀過程中製作的思維導圖。

作者寫作這本書應該算是貫徹了簡單的原則了,薄薄一本不足兩百頁的書,整理重點之後卻是如此之多,可見作者筆墨之簡約。當然我這個思維導圖看上去很不簡約,因為簡約至上這句話說起來大家都知道,但是卻大多隻停留在知道這麼件事,而難以有一個確切的可執行的方案。我特意在思維導圖中不僅畫出該書的框架,同時也將其血肉保留,就是為了避免自己將來回顧這張腦圖時也僅停留在了口頭上。

思維導圖的作用是方便自己可以時刻回顧,而下面我將具體寫一寫自己閱讀過程中的感受與收穫。

簡約至上作為設計原則的存在基礎是在於用戶都喜歡簡單易用、值得信賴、適應性強的產品,而複雜的產品不僅會使產品維護的成本越來越高,而且使用戶因難以找到他們真正需要的功能而產生不滿。

作為產品設計人員,需要明確的是 簡單並不意味着不注重修飾或者完全赤裸裸,而是說裝飾應該緊密貼近設計本身,任何無關的要素都應該予以剔除。也就是說簡單並非指的極簡主義。

本書雖然副標題是交互設計四策略,但是作者在詳細介紹四策略之前,給我門展現的簡單設計的過程卻更是值得我們學習借鑒。

到用戶現場去觀察用戶,為主流用戶而設計

產品是為用戶而設計,簡單不簡單是用戶說了算,首先需要做的是觀察用戶,最好能夠去用戶的真正使用場景中去觀察。在他們真正的生活中收集素材,確定他們面對的問題,同時也要關注他們使用場景中的干擾。將對用戶行為影響最大的事情放在設計中需要關注的首要地位。

用戶可以分為三類,專家型用戶,願意探索產品或服務,並且會提出各種改進建議;隨意型用戶,可能使用過類似產品,有興趣使用更高級的產品,但不願接觸全新的功能;主流用戶,為了完成某項任務而使用產品,而非因為技術。主流用戶才是占絕大多數的,產品設計過程中,需要明確產品是為了主流用戶而設計。而且主流用戶在壓力下很容易忘記自己已經掌握的知識,而重新回到初學者層次,所以我們的設計需要瞄準極端的目標,極端目標即使無法完全實現,也將更有助於我門實現簡單。目標設計過程中所需要時刻謹記的,我們需要做的就是讓主流用戶能夠簡單的完成他們的目標,簡單設計正是要貼近這些目標,而剔除與用戶目標無關的其它因素。

當然用戶使用產品除了完成某項目標之外,還會有感情需求,那就是他們希望感覺到自己在掌控自己使用的技術,希望感覺在掌控自己的生活。因此在產品設計過程中,我們的產品除了要能夠幫助他們完成任務,還要更進一步的問 “然後呢?”,以至發現其更深層次的感情需求嗎,給出更合理的解決方案。

用故事的方式描述用戶體驗

在觀察了用戶之後,接下來要做的是通過用戶的語言描述用戶從開始到結束一直在做什麼,而故事由於能夠濃縮大量信息,且易記憶分享的特點,會是很好的用於描述用戶體驗的方式。我們可以通過故事展示出每一個需求點,並確定該需求的功能。故事需要做到簡短、可信,要有可信的環境(時間、地點),可信的角色(誰、為什麼),流暢的情節(什麼、怎麼樣)。有了這樣一個關於用戶體驗的故事後,我們在設計時可以通過這個故事來尋找突破口,時刻思考在那樣的情節中,用戶會怎麼做,我們需要設計成什麼樣才能讓用戶更簡單方便的完成他的任務。

將設計要點按先後次序排列出來

有了前面的觀察和用戶體驗故事之後,我們可以明確產品設計中各項因素和功能對用戶的影響。哪一個因素影響最大?哪方面容易改變?如可採用類似下圖的坐標軸分析方法進行優先級排定分析。

驗證見解

通過觀察用戶,描述場景,並且排定了優先級之後,還需要追問自己幾個問題。如果你的見解有偏差,會導致什麼結果?有哪些不可控的因素會影響你的看法?有沒有正反面的例子可供參考?這些例子能否反映出你的看法有問題,或者例子本身就有問題? 我們可以通過使用原型或者競品作為輔助,更多的觀察現實中的用戶,只有通過驗證之後,才能知道我們的見解到底有沒有價值。

當然互聯網時代,唯快不破,並非說非要驗證之後才可以進行我們的產品設計與開發,在完成了前面觀察用戶明確需求和功能優先級確定之後,我們完全通過快速迭代的方式來驗證自己的見解。

在設計過程中作者介紹了四個策略來幫助我們實現簡約至上的設計目標。

刪除

對於簡單設計,刪除的作用是很明顯的,首先它可以讓設計師專註於把有限的重要問題解決好,其次可以讓用戶心無旁騖的完成自己的目標。通過刪除來簡化設計時,我們可以準備一張白紙,問自己 “最重要的問題是什麼?”,然後,漸進地添加最重要的功能和內容。而判斷最重要時,我們需要時刻記住前面說的主流用戶想要達到的目標,考慮哪項功能最接近他們的核心需求,以及用戶使用場景中的影響較大幹擾源的解決方案。

刪除的核心在於去除那些分散注意力的因素、聚焦於項目

  • 聚焦於對用戶有價值的功能。那些關係到用戶日常體驗、能消除挫折感的功能
  • 聚焦於可用資源,為用戶提供價值。可以通過砍掉殘缺功能、不切題的元素、花哨的東西的方式
  • 聚焦與達成用戶的目的。學會對用戶要求做逆向工程,搞清楚用戶到底遇到什麼問題,是否該由我們產品來解決
  • 刪除干擾性的,增加用戶負擔的“減速帶”。包括消除錯誤、刪減文字、精簡句子、刪除不必要的選項、刪除混亂的元素、減少用戶界面中的小細節、去掉分散注意力的視覺元素等手段

另外在刪除過程需要注意避免錯刪,記住我們刪除的是不重要的,而非難以實現的,如果因為某項功能較難實現,而將其刪除,最後得到的將是一款平庸功能堆砌的沒有亮點的產品。同時也不能刪除過多,用戶需要感覺自己能夠控制局面,刪除過多,尤其是刪除了操控功能后,很容易讓用戶失去控制感而手足無措。另外要明白方案比流程重要,如果設計只盯住流程簡單化,那麼很有可能創造更多的功能去處理出現的各種異常情況問題和細節,那麼這個時候我們就應該退一步問自己:我設計這個的目的是什麼?有沒有其他的解決方案。

組織

在採取了刪除策略之後,對於剩下需要提供的功能中,我們在設計時還要對其進行組織,混亂的堆放在一起,哪怕實際並不是很多,也會讓用戶感覺很複雜。其實這和平面設計基本原則中的“親密性”完全類似。

組織的核心是通過某些角度來整理組織鬆散的信息和元素,並且只強調一兩個最重要的主題。

分類方式有很多,作者在書中也介紹了時間、空間、網格、大小、位置、感知分層、字母、格式、色標等方式的優劣與適用場景。選擇分類方式可以按照如下幾個原則進行:

  • 圍繞用戶行為進行組織,他們想做什麼,先做什麼后做什麼
  • 具有清晰的界限,是非分明,要做到使重複交叉最少
  • 能夠把項組織到“7加減1”個(可以更少)

隱藏

隱藏可以讓用戶不會因為不常用的功能分散注意力而實現簡單的目的。適合隱藏的功能是指的那些主流用戶很少使用,但又必不可少的功能,而不是不必要的功能,對於不必要的功能還是考慮是否可以採取刪除的策略。

成功的隱藏首先是可以徹底隱藏所有需要隱藏的功能。然後在合適的時機、合適的位置上显示出相應的功能。界面中包含的線索應該很細微,但卻能恰到好處地提示出隱藏功能的位置和功用。要想實現這一點,提示出現時應該放在用戶的關注點上,這樣才能做到即使很細微依然被注意,否則在關注點之外,即使提示再明顯,也很容易被忽略。隱藏的功能進行展示時,可以考慮採用漸進式展示和階段式展示的方式。

轉移

簡單設計的最後一個策略是轉移,也就是學會把正確的功能放到正確的平台或者系統。要想做到這一點,是要明確各個平台或系統的優勢和劣勢

常見的轉移方式有在設備之間轉移,尤其隨着智能手機的發展,手機可以完成很多特定的功能,而電腦也有其特殊的優勢,兩者結合將會是一種很好的設計方式。另外將有些功能轉移到用戶頭腦中也是一個不錯的方案,比如作者舉例的旅遊規劃程序,讓用戶按照自己的標準來進行設定。其它人可能看起來很複雜,但是用戶自己用着覺得簡單就行。

將功能轉移給用戶的另一種方式是創建開放式體驗,比如讓一個組件具有多種用途,把相似的功能綁定到一起,至於用這項功能來做什麼,就留給用戶自己決定。允許用戶決定輸入什麼格式的數據,則是將功能轉移給計算機,從用戶的角度來說,隨便怎麼填很簡單,讓計算機負責結構化任務即可。

在介紹完了簡單設計的過程與四個策略之後,還有一點我們需要明白的是,任何程序都會有一些無法消除的複雜性,關鍵問題在於:誰會面對這些複雜性? 作為產品設計團隊,我們需要做的是,時刻讓用戶感覺簡單,而把複雜性留給自己,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常說“簡單其實最複雜的設計”。

 

本文由 @楊文強Kpaladin(微信:Kpaladin) 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