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剛剛,大眾點評和美團聯合發布聲明,宣布正式合併。大夥已經見怪不怪了,朋友圈上的評論基本上就是“呵呵”兩個字,還有搞笑的說哪天BAT也合併了算了!我雖然不是法律專家,但我還是想抽出時間和大家聊一聊反垄斷這個話題。

咱們就拿互聯網這個領域舉例,我把反垄斷簡單分為兩類:一類是市場份額領先的兩家公司合併或者收購,使得新公司在所處領域處於絕對垄斷地位,美團和大眾點評在團購領域屬於這一類;還有一類是大公司利用行業垄斷地位進行不公平競爭。

先說第一類。早在2006年,分眾傳媒就以9400萬美元的現金,以及價值2.31億美元的新發行股票合併了聚眾傳媒。當時分眾是樓宇廣告的市場領先者,聚眾是第二名,後面還有誰我還真不知道,總之兩家合併后絕對是90+%的市場份額了,如果不是100%的話。

近一點的案子是滴滴和快的的合併,這個大家應該都不陌生。在專車戰爭打得最激烈的時候,突然爆出市場上的兩強合併,兩家背後的馬雲和馬化騰握手言和!合併之後直接佔據了80%以上的市場份額。

還有就是58和趕集的合併,就不一一舉例了。

在這些合併的過程中,其實不斷有人提出“反垄斷”的質疑。但官方的統一回應就是擴大自己的經營範圍,雖然現有領域垄斷了,但是在延伸后的經營範圍內沒有造成垄斷。

分眾當時面對垄斷質疑的說法就是:雖然樓宇廣告我佔有絕對的市場份額,但是整個樓宇廣告只佔戶外廣告的X%。哪一天戶外廣告又有垄斷嫌疑,我可以接着說雖然戶外廣告我垄斷了,但整個戶外廣告只佔廣告行業的X%,還有那麼多電視廣告和互聯網廣告呢。哪天整個廣告行業我都垄斷了,我還可以說我這點盤子還不到中國GPD的1%,人韓國還有三星呢……

滴滴快的合併也是,雖然專車領域被我垄斷了(第三方機構給的市場份額是80+%),但是整個移動出行領域還很大。哪天移動出行垄斷了,我還可以說整個出行市場還很大,還有攜程、去哪兒以及那麼多航空公司呢……

基本上官方的答案都差不多。一個行業延伸的邊界在哪?我也不知道,我不是法律專家(希望有專業的法律領域朋友能指點一二)。我只知道這種合併方法顯然沒有給消費者帶來任何價值。

以上是第一類,我叫做“中國式合併”,也就是市場的第一名和第二名握手言和,絕對垄斷市場。還有一類是大公司利用垄斷優勢對競爭對手進行不公平競爭。這類例子就更多了。

互聯網領域最早也最經典的一個案例,就是微軟在Windows里捆綁IE來對抗Netscape,結果雖然把Netscape搞死了(賣給了AOL),但是微軟自己也被反垄斷法調查了N年,還差點被分拆。類似的還有微軟在Windows里捆綁Media Player,這事也引起了巨大的反垄斷調查,搞笑的是歐盟要求微軟發行兩個版本的Windows,一個是有播放器的,一個是沒有的,讓用戶自行選擇。我個人覺得沒有播放器的Windows的用戶體驗肯定是有瑕疵的,所以有些時候,用戶體驗和反垄斷之間還真的有矛盾。最近俄羅斯又爆出對Google進行反垄斷調查,原因是安卓系統捆綁了Google搜索。

如果說國外利用垄斷進行不正當競爭的案例時有發生,但好歹美國和歐盟的商務部也不是吃乾飯的,罰起來都是幾億美金起。相比之下,國內這塊就是完全赤裸裸,沒有任何法律上的顧忌了。

一個很典型的案例就是2011年互動百科提出對百度進行反垄斷調查,原因是百度利用搜索入口優勢,人為地把流量導到互動百科的競品,也就是百度百科上。這事要放在美國想都不用想,立馬就判了(如果不判,Google就把所有的互聯網業務都做了,或者都投了,拋開商業倫理不談),放在中國,這麼多年過去了,似乎都沒有下文。事實上,不光是百科,很多垂直領域,百度都是把自己或者自己關聯公司的頁面放在最前面,也就是所謂的“中間頁戰略”,其實都有垄斷的嫌疑。

類似的還包括360通過桌面安全軟件的垄斷地位,打擊競品。“一鍵清理”之後,什麼百度工具欄、搜狗工具欄、hao123首頁統統消失,瀏覽器的首頁也變成自己的了。留下來的競品也是各種不好用,各種誘惑用戶卸載,難怪金山和搜狗都起訴360不正當競爭。

幾年前的3Q大戰,起因也是騰訊在QQ升級時以默認捆綁的方式,全面推廣QQ電腦管家(當時叫“QQ醫生”),360起訴騰訊利用QQ垄斷市場地位進行不正當競爭。同時360以暴制暴,立馬發布一款“360扣扣保鏢”,3Q大戰正式打響。

不論是“中國式合併”還是“中國式不正當競爭”,這類事情在中國互聯網看的太多了,大夥都有些麻木。為什麼這類事情在中國總是發生,我們從幾個角度換位思考一下:

從資本的角度講,如果你是滴滴打車的投資人,你想繼續燒下去給全國人民發福利,還是趕緊化干戈為玉帛咱們NASDAQ見?這事想都不用想。從企業家的角度講,如果我是李彥宏,百度大把的流量我幹嘛要給別人?別人也沒給我任何好處,即使我自己不做也得投個相關領域的企業,互聯網是個流量的生意,別浪費了。

這些都是令人尊敬的企業和企業家,他們的想法和做法都沒錯,也很自然。我要是他們,我也會這麼想,也肯定會這麼做,因為人性使然。你讓李彥宏把自己的流量完全客觀公正地給別人,這不符合人性。你讓分眾和對手打價格戰搶市場份額,甚至補貼樓宇?拜託,人是做企業的不是搞福利的。

只有垄斷才能產生最大利益,所以垄斷是人性。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任何考驗人性的規則都不靠譜!所有才有反垄斷法的出台。那麼問題到底出現在哪裡呢?浩哥告訴你,答案很簡單,核心問題就是政!府!不!作!為!我們雖然有反垄斷法,也有反垄斷程序,但是從不執行到位,即使執行了懲罰力度也太小。這使得企業在從事有垄斷嫌疑的商業行為時,沒有任何思想包袱。反垄斷調查?走個過場就行了,大家都懂的。我不知道到底是法律跟不上商業模式的創新,還是我們企業的GR部門太強大?總之政府就是不作為。

反垄斷之所以立法,就是因為垄斷會帶來不公平競爭,長遠來看會抑制創新,最終受害的還是消費者。IE獲得垄斷性地位后十年沒有任何進步,這是再清楚不過的事實。如果AT&T沒有因為反垄斷被分拆,我們現在還會生活在打電話一分鐘幾美元的時代,你想回到那個時代么?

所以反垄斷不只是政府的事,它和我們每一個人的日常生活都息息相關,因此每一個人的態度都很重要。想讓更多人聽到我們的聲音,那就從轉發這篇文章開始吧~

 

作者:程浩,微信公眾號:haogetalks,迅雷聯合創始人。創辦迅雷之前曾就職於百度。畢業於南開大學。擁有杜克大學計算機專業碩士學位。在互聯網行業摸爬滾打15年,積累了豐富的行業經驗和獨到的方法論,願與各位一同分享關於互聯網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