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是我多年的夢想,深入骨髓。不是因為家裡窮,也不能說家境貧寒不佔一點原因,多少是占點的,但少的很。我很難用寥寥幾筆說清自己為何要創業,這是多方面的,複雜的,也或許說是性格問題,從小我就經常問自己:你為什麼來到這個世上?難道就是吃飯和睡覺嗎?這和動物有什麼區別?每次思考這個問題我都會很興奮,那種由內而外的興奮,但同時又很焦慮,因為我給不出一個答案。直到現在我依然會這麼捫心自問:自己為何來到這個世上,或許這個問題就是主導我創業的原因,因為我無法忍受自己不明不白的來到這個世上,然後糊里糊塗的度過一生。所以我得“創造”一些東西。

第一次為創業付諸實踐是在大一,那是我第一次給這個多年困惑我的問題給出一個像樣的答案,我立刻把感悟寫成qq簽名:(存在的使命就是創造發生!)那晚我高興的睡不着覺,感覺積壓多年的一塊石頭終於落了地。

但隨後幾天我又重新陷入麻煩,我只是知道了存在的意義,但我並未創造出什麼啊?那是我第一次意識到行動的重要性,怎麼行動呢?於是我在網上瘋狂的尋找志同道合的夥伴,然後向他闡述了項目,我倆一拍即合。只有項目沒有啟動資金也是白搭啊,於是我就打電話跟家裡要,我感覺父母很反感我這麼做,溝通了幾天也不見成效。和同學,親戚借,也是寥寥無幾。合伙人那邊的情況也是大同小異。

我對他說:我去找馬雲。他一開始覺得不可思議,但我把票買好他就不覺得我在開玩笑了。

怎麼說呢,那段時間,我感到每一天都在亢奮中度過,而且我篤信能見到馬雲,並且能從他那裡拿到投資。 因為我知道見了馬雲說什麼話,雖然我會緊張。也可能語無倫次,但我充滿信心。

到了端午放假我踏上了旅途,我把它稱作“夢想之旅”。但很快“夢想之旅”成了我一個人。在快到杭州的時候我給合伙人打電話沒打通,聯繫他qq也聯繫不上,當時我就意識到他放棄了。我倆說好我從煙台出發,他從安徽出發,在車站碰面。結果“夢想之旅”完全是我一個人的。但我已經沒有了回頭的機會,而且到了杭州我幾乎沒錢了,我的生活費基本上買了域名,服務器。本來打算吃住都在合伙人的親戚家,現在已經不可能了。到杭州已經深夜,我在附近找了一家最便宜的破舊旅館,然後寫了一封信,以備不時之需。

果然第二天這封信就用上了。到阿里巴巴門口被文員擋住了,我向她闡述了我的來意,卻換來她鄙視的神情,她說了許多打擊我的話,在當時我並沒有在意,我說來都來了,你起碼把馬總的郵箱給我吧,但後來不僅連馬雲的郵箱沒要下,連那個文員的郵箱都沒要下,我只是留了一封信,到後來我漸漸明白那是一封“不會被拆開的信”,我想看官們都明白那封信為啥不會被“拆開”。因為夢想這個東西,不光是你有激情,你自信就足夠的。現在回想起那次瘋狂的“夢想之旅”,我都把它當作一筆財富。

第二次為夢想行動是打算參加學校里的創業大賽,我花了一個星期做完ppt,然而連班導那裡都沒通過,這讓人着實生氣。

班導讓我重新做一份,而我認為這是一份完美的計劃書,後來因為我不願意修改而錯過創業大賽的機會,但卻贏來了幾次天使投資機會。

我把計劃書投給了許多風投機構,在那幾個星期我陸續收到一些郵件,大多數都是了解一下就沒了下文;只有一家給我打了電話,好像是一家路演機構,名字叫凱悅資本,那個女總監對我說,有vc看上我的項目,同意投資三百萬美元,但必須占股百分之三十,如果同意就去北京面談。我們保持通話兩個月左右,最後關於股權架構問題也沒談妥,我堅持最多出讓百分之十五,後來就不了了之了。

這次失敗是我沒有底氣,因為我根本沒有團隊,不像計劃書寫的那樣,如果我有團隊,哪怕去北京我也有信心把股權壓下來,這次給我的教訓是,不要打腫臉充胖子,還有就是空手套白狼就是自欺欺人。

第三次為夢想行動是臨近畢業,我心想必須擁有一個完整的團隊,然後做出完美的產品,這樣才能靠譜。

說做就做,我花了很長時間找技術合伙人,ui,和ue,自己擔任產品經理的角色,差不多花了半年這個團隊才構建完成,但都是網上的。由於是專科,很難找到技術大牛和合適的人,我心想只要拿到投資多遠的人都會聚在一起做事,後來我又錯了,那幾個技術牛私底下認識,他們剽竊了我的創意就把我從踢了出去,因為我過於相信他們,把商業計劃書都給了他們。這也是我咎由自取,沒有看清資本的本質。

除了這幾次行動,我還陸陸續續參加了幾個團隊,無一例外這幾個團隊都沒能逃過散夥的命運。以下是我在這一段時間獲取的經驗:

  1. 看見別人這麼做賺錢就跟着做,而不是做自己擅長的,有持續興趣的。
  2. 不懂什麼是合夥,天真的認為合夥就是賺錢了分錢,這是個大坑。
  3. 懶,思想懶,行動懶。
  4. 不會用資源去交換資源,如果a種了一顆蘋果樹,b種了一顆梨樹,a,b可以互換資源(這個道理很簡單,百分之九十的人做不到)
  5. 不果斷。時間都用在選擇上,對選擇的路實施太少
  6. 歸根到底是人,合夥就像搭夥過日子,性格上互補,能力上互補。(一旦選錯了人,等着散夥吧。這個坑只有經歷過才能懂。)

大總結:

難道我失敗是因為項目本身有問題嗎?不!我對它們很自信,而且有兩個獲取了投資意向,但都陰差陽錯的被我弄沒了。和其他九零后創業者一樣,我沒能逃得過浮躁的心態,既然起點低,沒資源,沒人脈,那就多勞動,不要好高騖遠。可是每次我都想尋找捷徑,恰恰是這種小聰明害了自己。

 

本文由 @秦汗青 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