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的互聯網數據無法通過標準搜索引擎訪問,其中的大部分屬於無用信息,但那上面有一切東西,兒童販賣、比特幣洗錢、致幻劑、賞金黑客……

這段對話出自美劇《紙牌屋》。但無法被谷歌等搜索引擎所找到的“地下世界”卻在真實世界里存在,“深網”(Deep Web)無法被搜索引擎找到,而“深網”中所蘊藏的“暗網”(Dark Web)即使你知道網站地址,普通的瀏覽器也無法瀏覽。

“暗網”技術構建最初源於美國軍事機構,1996年美國海軍研究試驗所的科學家提出一個構想,在某個系統中,任何使用者在連接互聯網時都會實時處於匿名狀態,而不會向服務器泄露身份。在這個系統構想中,保護數據的密碼像洋蔥一樣層層疊疊,於是他們將之稱為“洋蔥網絡”(Tor, The Onion Router)。如今,“深網”早已不僅限於美國軍方使用。有專家分析,與現在能夠搜索到的表層網絡(表網)相比,深網的信息量要龐大得多。

深網:宛若隱藏在深處的冰山

在深網,你會發現“打碎三觀”的大量令人震驚的內容:盜版、黑客、毒品、軍火、血腥、暴力、色情、陰謀論、職業打手,甚至是恐怖分子。有人說“深網”是網絡世界的罪惡天堂,也有人說,“深網”是人性最深處的黑暗。

澳大利亞記者Eileen Ormsby從數年前就開始關注並追蹤報道暗網毒品交易網站“絲綢之路”——“絲綢之路”藏身於洋蔥路由(The Onion Router),只接受虛擬貨幣比特幣,以此規避銀行和政府的監管。“暗黑系淘寶”激發了Eileen Ormsby對“暗網”世界的興趣,從2012年起,她便在個人網站All Things Vice和主流媒體上發表對暗網世界的觀察。今天我們來聽她聊聊暗網。

本文源自All Things Vice,大家的大家授權編譯,以下是正文。

暗黑系淘寶

我們都知道,你可以在暗網上買賣毒品,但“絲綢之路”絕不是深網裡唯一的電商平台。下面是一些你可能從來沒有想過的商品:

家裡需要重新裝修?花上1500美刀,你可以給自己買一個縮小的人類頭顱。正品保障,全球包郵,保證低價。賣家稱自己是“藝術家”,製作縮小版人頭是他的創作激情。

另外一個賣家提供授精服務,只需要620美刀。

如果你需要額外的器官,這裡是報價。一個心臟6.5萬美刀,一個肺3萬美刀,一個腎2萬美刀。

需要賞金獵人?“暗網”供應充足,平均價格在2萬美刀,不過如果你的目標是婦孺,價格就得升到3萬美刀了。不過你預算實在有限的話,也可以花個6美刀,買個含有HIV病毒的針筒,自己動手。

如果你的目標罪不至死,倒不如找“特種部隊”嚇唬他一下,5美刀,特種部隊會安排幾個警察溫柔地教訓他一下,20美刀,特種部隊就會親自出馬。

賞金獵人聯盟網站截屏

如果你有需要的商品,但不喜歡“品牌直營”,那麼,Buttery Bootlegging可以為你專門下“盜竊單”。 如果你自己就是綠林好手,那麼花上270美刀,就可以有人幫你把失竊車輛改頭換面,這是你去歐洲運送或買賣毒品的最好配置,當然坑蒙拐騙偷盜搶奪也都適用。

25美刀/頁,槍手幫你寫大學論文,10頁以上的長篇論文可以議價;幾美刀可以買到主流色情網站會員賬號;8美刀可以雇個法國“好心人”幫你祈禱。

最後不得不提,特價33萬美刀,就可以買一張應對世界末日的“伊甸園”計劃的入場券,這筆錢還包括了你地堡的建造費用,位置位於西伯利亞阿爾泰-金山,地堡帶游泳池、健身房、家庭影院和家庭農場,你可以自由種植蔬菜、魚類或者大麻。

免責聲明:我毫不懷疑裏面這些東西是騙局,如果你執意要購買,錢財兩空了別怨我。

當你通過瀏覽看到了一些內容,基本上都不屬“暗網”

關於“暗網”的傳言層出不窮,有時候我忍不住想提醒大家,“暗網”更確切的技術名字叫“隱藏的服務器”,我想這個名字已經很清楚說明了“暗網”的特徵吧。

暗黑系淘寶也許讓你覺得好玩,但你不能忽略一個事實:“暗網”有多“暗”,我在為新文章收集素材時也不時會被所發現的內容而感到震驚。

網上有很多問答帖子,“暗網上有什麼?”,“瀏覽暗網是什麼體驗?”很多人會分享一些他們登錄了Tor之後瀏覽到的一些站點內容,往往這些站點都收錄在The Hidden Wiki這個暗網維基網站上。

The Hidden Wiki截屏

暗網遠早於“絲綢之路”就已存在,但“絲綢之路”讓“暗網”得到大眾的關注。“絲綢之路”是第一個獲得商業成功且不想躲藏在暗處的“暗網”網站。原因很簡單,黑市需要客人。他們把自己的網站域名列在暗網維基和其他Tor的網站名錄上,他們並不意圖隱藏,他們只想隱藏網站的服務器和所有人信息。

但是還是要提醒各位,Tor“隱藏服務器”的初心便是讓所有不知道這些服務的人完全找不到它們。這些服務是絕對不會在Reddit、營銷郵件、論壇或者社交媒體上留下域名地址或者其他信息。如果你恰好遇上了一個真正的“暗網”,你絕對不會發現花哨的圖片(Tor的瀏覽速度有多慢了,上了的人就知道),不會有註冊鏈接,不會有問答。

有些人告訴我,通過暗網維基等網站入口找到了一些論壇,但需要邀請碼或者推薦人信息才能進入。不過他們發現這些網站的准入的門檻並不高。但是我想說的是,它們並不真實,它們只是一些分散在各處吸引記者、好奇八卦者和執法機關的幌子,真正的網站誰也不知道到底在哪裡。充其量,這些網站是一個試驗場,可以供他們挑選出有價值的“貢獻者”,邀請其去真正的網站。

因為我專註寫暗網的文章,所以在Reddit或是Twitter上,常有人私信我,問我是否可以“帶他們”去某些站點。我總是回答,“不行”。我對研究這些暗網網站沒有任何興趣,下面是原因:

1、首先,我們開動腦子來想一想,為什麼這些網站要藏在暗處?除了不泄露個人隱私外,讓我們的想象力稍微瘋狂一點,是不是也有下面這些可能:

  • 兒童色情及虐待色情 。我沒有任何的慾望去登錄瀏覽任何這方面的網站,我一點點好奇心也沒有,並不是因為瀏覽下載傳播這些素材在許多國家都是絕對非法的行為,和法律沒有關係,我只想說,看了之後洗眼睛也沒有用了,我不想自己噩夢連連。
  • 黑客計劃。我是電腦技術白痴,所以讓我去“調查”這些內容基本就是白費勁。
  • 恐怖襲擊計劃。我相信,現實世界里,恐怖分子應該是用電話交流的,但是即便他們真的用“暗網”,應該也不是英語,可惜我只會英語所以也看不懂。而且他們在暗網裡,我可是在明處,我都是用真名發表文章的,我可不想招惹這些人。

2、其次,既然“暗網”的目的就是不被找到,那麼知道這些暗網存在的人絕對不會告訴我。在整個洋蔥網絡里我大概是匿名度最低的一個人了,你覺得真的有人會跑過來對我說,“哈咯,我最近發現了一個吊炸天的暗網,對了,你不是記者吧?”

3. 最後,如果人想真正的,真正地保守秘密,那麼他們不僅僅會隱藏他們的服務器,隱藏他們的通信軌跡,我相信,他們也會將通信內容進行加密,這樣,只有掌握解密方法的特定用戶能讀懂這些內容。所以即便是我真的“撞”進了這些[暗網],我也只能看到隨機字符串,卻依然不得其門而入。

分享我與“暗網”最親密的一次接觸吧。有個自稱“黑客”的人聯繫了我們,我們聊了會天後,他發給了我一個洋蔥地址(暗網的網站域名大多為.onion),我打開網址后看到一個純白色的網頁,上面只有兩個輸入框,用戶名和密碼。我根據“黑客”給我的信息依次做了輸入,我進入了一個類似4Chan討論區和IRC聊天室的頁面。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或者想起截屏的時候,我就被彈出到登錄頁面,而黑客給我的信息不再有效。

過了幾個小時,我再次嘗試打開洋蔥地址,卻只有“找不到網頁”的錯誤提示,而自此黑客也不再和我聯繫了。

這可能是一個騙局,我之前也遇到了許多類似的遭遇;但也許這一次我偷看到了一個真正“隱藏”的“暗網”,但是和往常一樣,我永遠都不會知道答案。

Tor已連接

最暗最暗的“暗網”有什麼內容?

我曾經戲謔地報道過一度在“暗網”里流傳的視頻直播處死ISIS恐怖分子的惡作劇,但這一次我實在笑不出來。四名澳大利亞人已經因為在“暗網”中的一系列行徑而遭到拘捕。這裡是萬丈深淵,藏污納垢,有人性里最暗的部分。

今年9月,我旁聽了Matthew David Graham的法庭審判,他面臨13項指控,均和他化名Lux在“暗網”打造的兒童虐待網上帝國的行徑有關——在這些網站,他提供戀童癖主題的信息百科、在線聊天、圖片和視頻服務。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他運營的Hurt2theCore網站,如網站名字所显示的,這是以兒童虐待為主題的網站,孩子的傷痛和虐待並不是性接觸的副產品,而是施虐者故意施加的,不僅如此,施虐者還對此進行記錄和公開發布,來滿足其他Hurtcore愛好者。

自澳大利亞政府啟動針對清理“暗網”兒童虐待內容的主題行動以來,Matthew David Graham是第三個被捕的澳大利亞人。

Hurt2TheCore網站截屏

我在為撰寫“絲綢之路”一書收集素材時發現了這一網站,一看到網站首頁你就會立刻意識到遇到了什麼,絕對不會有人會“無意”間註冊了兒童虐待“暗網”。無論是配圖還是網站註冊聲明裡都明確地告訴你,你會看到什麼內容。

H2TC只為用戶提供聊天功能及視頻和圖片上傳功能,網站不對用戶提交的內容做任何審查或管理。網站有專門的板塊讓用戶交流孤兒的“租賃”和“購買”信息。Lux在2013年曾公開宣稱,H2TC每天新增326個註冊用戶,160多個新帖,每天視頻下載量高達1.5萬。

網站還為“原創作者”提供獎勵,他們可以進入到該網站的一個特別的“房間”,專為製片人而設。其中最臭名昭著的一位“製片人”就是Daisy’s Destruction系列視頻的製作人Peter Scully,是的,很遺憾,他也是澳大利亞人。

關於Daisy’s Destruction系列視頻的流言、謠言早已塵囂日上。虐待殺害一個嬰兒的視頻成為流行甚廣的病毒視頻這一可笑的事實尚不能讓一些人感到滿足,那些試圖尋找到“暗網最黑暗真相”的人又繼續傳播一些虛妄誇張的故事。

雖然視頻令人極度不安,但幸運的是,嬰兒Daisy並沒有遭殺害,現在已經得到看護和照顧。但“製片人”Peter Scully因謀殺兒童的指控而遭捕,在他的住所警方發現了一具兒童屍體。

Matthew David Graham(Lux)原定於在9月8日上午9:15通過視頻會議的方式接受墨爾本地方法院的審判,但他擔心拘留所的其他人會聽到他講話的內容,還是堅持自己出庭。直到當天下午4點他才出現法庭上,當時旁聽的人幾乎都已經離開,只剩下The Age報的一名記者、法官、警察、律師、Lux,還有我。

Matthew David Graham(Lux)

他只有22歲,但看上去更年輕,書獃子氣,還沒有到長痘痘的階段。他環顧了下空蕩蕩的法庭,給所有在場的人一個明亮的笑容,似乎他想和在場的所有人交朋友。看到他本人給了我一種奇異的感受,他犯下了讓經驗最豐富的偵探都瞠目結舌,令人髮指的罪行,難道不應該有一些怪誕變形的外觀特徵嗎?

好吧,他看上去和“怪物”沒有什麼關係,他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他走在我們當中,沒有人會懷疑他。事實上,他似乎是那種會被人輕易遺忘的人。

被捕后,他試着說服警方,他建立Hurt2TheCore是為了引誘虐待兒童者入網。幸好,沒有人買單。

我的想象力有限,無法想象還有什麼比上述這些人所運行的網站更黑暗的暗網了。

但在網絡上,“暗網”哪裡有真正黑暗的東西?如果我深入去挖掘“暗網”資源,還會有什麼是我可以發現的?類似這樣的提問和討論依然層出不絕。還有一些人為了追求更多點擊,甚至在炮製更加邪惡和恐怖的視頻作品。

只是就我而言,我希望我們已經看到了“暗網”的最黑暗的一面。

 

作者:大家的大家(微信:Dajia2Dajia)

來源:http://www.huxiu.com/article/1276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