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支付紅火了這麼多年,紅包滿天飛,有碼的、無碼的,節操掉滿地……看看支付到底是怎麼了?

支付是怎麼起來的?

支付是一個金融服務。2003年馬雲在非典的時候,在杭州成立淘寶,支付寶同時成立了,我們有合伙人從硅谷到北京的時候成立了易寶支付,那時候我們什麼都沒有,除了幾個創始人,大概幾十萬美元,一個夢想。那時候P2P還沒有開始了,當時馬雲不是雅虎的10萬美元他就停止了,當然他堅持下來。

從那個時候到今天,也就是12年,整個支付市場徹底被改變了,今天10張機票裏面,有8張、或者9張都是第三方支付公司提供服務的,這9張裏面大概有8張是易寶支付提供的。機票行業,比如我們現在發紅包都不需要人民幣了,我們去銀行不用排隊了,各種服務隨時隨地通過微信、或者支付寶等都可以解決了,這是不可想象的。

關鍵為什麼在十來年之前什麼都沒有呢?幾個人,有一個好的想法。十年之後改變了整個零售的格局。我們再大膽的想一下,我們10年之後,整个中國的貸款市場,比如像360這樣的企業,完全可以改變格局,這是有可能的,要有這個想象。但問題是怎麼做到的?支付怎麼做到?這個問題我們要想清楚了。

互聯網改變了人的需求,以前存到銀行裏面,是給我活期利息,但是現在我們很多人不滿意了,我們希望通過其他的方式獲得5%、10%、12%,甚至15%的年息,我們為什麼不這樣做呢?而且服務更好。

這時候對於支付的理解不能簡單的停留在把錢從A移到B,這個就像我們之前看到的古龍小說裏面的鏢局,把這個東西從A運到B。但是我們的客戶、我們的商家,我們現在進入了21世紀,我們知道支付不是把錢從A運到B,還涉及到賣方的信息透明,買方不要被騙。

我們面對大商業談判的時候我們砝碼要均等,之前砝碼是不均等的,怎麼讓它均等?我通過支付平台,把這些小的需求聚集成大需求。或者我們每個人的需求都是獨一無二的,都是不一樣的。以前去銀行,比如我們去銀行取一個號,坐下來等,然後叫358號到哪個櫃檯,一點不一樣,一點獨一無二都沒有,第一它沒有數據,第二它沒有能力。

比如說在國內有時候我們捐錢很不容易的,在國企領導一帶頭就可以必捐,在私企還好一點,怎麼通過第三方支付平台,讓每個人想幫助人的時候,可以通過網絡隨時隨地的在家裡面,一個點擊也好,手機上隨便點一下,幫助一些人的需求。這些東西跟支付都是分不開的,站在支付的背後,支付的背後是交易,交易的背後是每個人的收穫,你看的時候支付就不是簡單從A運到B的工具,支付涉及到生活中的買方、賣方的公平,涉及到每個人的需求,甚至涉及到社會的誠信體系,因為誠信體系需要數據而支付數據做不了假,支付數據天然沒有一分假,支付數據是海量的、實時的,這跟人民銀行對接起來多有價值。

當然我們這些大的國企還沒有想清楚,還不願意開放接口給我們,像上海有一家公司開了一點點,但是他自己投資了公司。正是因為第三方支付公司,我們賦予支付新的理解,通過新的形式,利用互聯網的方式,組織了一個團隊,利用互聯網的技術,做得非常開放、透明,在短短的12年裡面,整個的中國零售市場徹底被改變了。支付領域銀行不是老大了,支付公司是老大的,一個支付寶、一個微信支付,就讓我們銀行都不知道怎麼說話了。

微信支付和支付寶的“撕逼”大戰

2013年8月5日,隨着微信5.0版上線,微信支付正式面世,相比於2003年問世的支付寶,時間上晚了不少。但微信初期便接入噹噹、易迅、優酷等多家企業。支付寶也不甘落後,拉攏銀泰推出當面付。二者不斷搶佔線下資源,加速與線下百貨開展合作。

目前接入支付寶的品牌包括家樂福、沃爾瑪、7—11等有70多個,微信支付線下門店接入總數也已超過15萬,可謂平分秋色。2015年雙方加緊燒錢圈地,8月份,支付寶與微信支付均推出無現金打折活動。微信支付推出8月8日“無現金日”,支付寶將整個8月設為無現金月。

2013年12月,萬達影城、金逸影城相繼進駐支付寶錢包公共服務平台,並開啟線下自助機聲波購票的新功能。在萬達與支付寶合作的前一天,微信也上線了電影票購買服務,截止到2014年6月,微信合作影院超過2000家。

2013年12月,支付寶和快的打車在出租市場推廣移動支付功能。次年1月,滴滴打車和微信支付宣布合作。2015年6月18日,滴滴快的打通雙平台,可兼容支付寶與微信支付。2015年6月,支付寶與微信分別與虹橋機場和浦東機場達成戰略合作,用戶可在手機端查詢航班信息、值機甚至航班延誤保險的賠付等。8月12日,微信於首都機場開展微信支付優惠活動。業內人士猜測或許是在模仿支付寶春節期間在全國各大交通樞紐派發紅包的行為。

2014年春節,支付寶推出“發紅包”和“討彩頭”功能,1月26日,微信推出公眾賬號“新年紅包”,但反響明顯是微信更勝一籌。2015年2月2日,支付寶聯合新浪微博推出微博支付功能,除夕當夜送出一億元現金紅包;微信則傍上春晚,據統計,央視春晚微信搖一搖互動總量達110一次。而且今年雙方鬥爭似乎格外激烈,2月4日下午,支付寶增加了支付紅包在微信和QQ的分享入口,但僅僅幾個小時后,這個功能就被微信封殺了。

2014年5月,支付寶推出“未來醫院計劃”,用戶可在線挂號、繳費及查詢信息。截至2015年5月初,已有六家三甲醫院與支付寶開戰了此項合作,支付寶預計今年年底全國加入“未來醫院”的醫療機構數量將超過100家。2015年5月左右,由北京市衛生計生委、北京市醫院管理局聯合北京銀行共同發起的“京醫通”推出微信服務號,正式接入微信智慧醫療體系並首先在北京世紀壇醫院試點運營,同樣可支持挂號費、檢驗費、醫藥費的支付。

時尚領域對支付寶和微信來說還算塊新大陸,不過距離被攻陷也不太遠了。6月份,微信支付簽下化妝品及保健品零售商香港莎莎,不過僅僅兩個月就傳來莎莎“移情”的消息——在全港100多家門店推行支付寶支付。微信快馬加鞭,最近又與快時尚品牌熱風(hotwind)達成合作,但支付寶早在2013年就已經拿下了美邦,在門店推行“當面付”。下一步或許還會有更多的時尚連鎖品牌加入進來。

支付爭來爭去到底是在爭什麼?

1.移動支付入口的爭奪

搶紅包背後是各家對移動支付入口的爭奪,去年春節紅包大戰後,雙方都加強與線下商家、超市、品牌方等多種生活場景的擴展,不斷增加用戶粘性,提升自身平台流量的變現能力,支付寶掃碼支付更是加強補貼力度吸引商家和顧客。據悉,截至2015年9月,微信支付和QQ錢包的累計綁卡用戶數已超過2億。而支付寶錢包綁卡用戶數已經接近3億。

2.各類合作商商業價值的實現

在紅包互動的過程中,發放的各類商業紅包和卡券都是可以為各企業變現的,同時也是實現支付入口變現的過程,也可以說將廣告費以紅包的形式回饋給受眾,同時跑馬圈地,圈住更多用戶。此外,與春晚的合作可以說是互利共贏的,春晚的收視率也會因紅包活動留住更多的年輕人。

微信、支付寶、銀聯三家支付獨大,決勝的關鍵在運營

支付是誰越貼近消費者,消費者使用難度越低,頻次越高,誰就把支付場景佔了。

為什麼紅包那麼重要?紅包促進綁卡,要從微信支付、支付寶賬戶把紅包提現就得綁卡。為什麼騰訊投滴滴快的?就是為了通過這樣的運營離消費者更近,綁卡更容易。

整個支付是一個靠運營的生意,要看兩端的用戶佔有量。

微信、支付寶有C端用戶優勢,但是雲閃付和Apple Pay、三星Pay合作,綁卡難度下來,C端就可以迅速發展,畢竟蘋果、三星對C端用戶更有影響力。

但針對B端POS也要做改造,得支持雲閃付。微信、支付寶在B端相對銀聯偏弱,但他們有運營優勢,大不了微信補貼搞活動。

相比,銀聯不做運營,不做補貼,難度就很大,因為它是散裝的,不是集中式的。微信要做活動就全微信用戶都補貼,銀聯不可能給三星、蘋果、華為用戶補貼。所以就看銀聯怎麼想這個事情。

目前,支付寶的使用頻率仍然要高,因為它佔著購物大市場,也跟線下合作,場景比較豐富。銀聯如果能跟電商公司合作就好辦,銀聯實際上錯失了很多跟電商合作的機會,導致支付被人牽走了。

總結

事實證明,移動支付領域未來將是一片藍海,然而市場就這麼大,支付寶和微信兩大巨頭的火併勢必會越來越激烈。再加上銀聯以及apple pay等國外支付平台的加入,支付領域的撕逼大戰將是一場硬碰硬的肉搏大戲。

 

來源@品途網

鏈接: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37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