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 · 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 11 歲的時候就已經擁有自己的編程導師;比爾 · 蓋茨(Bill Gates)在 13 歲的時候就獲得了數學課的豁免,以便他可以專心編寫程序。而我本人,則是在大學畢業以後才學習和「HTML」相關的知識。

身為一名有抱負的企業家,我時常會因為自己專業技能上的欠缺而感到不安,我認為這是一個固有缺陷。在 15 個月前,我和一位朋友萌生了創業的想法。但由於我們兩個人都不知道應該如何編程,我不禁對這個念頭感到恐懼。

但如今,我們的銷售額已經突破了六位數,公司的平台也運作良好,我們甚至還找到了一位技術合伙人。我們並沒有讓技術能力上的缺乏成為創業道路上的障礙,相反,我們將自己的能力發揮到了極致。

除了銷售,一切都是浮雲

我們首先會通過觀察家庭成員所遇到的問題來決定自己的產品應該解決什麼問題,因為小型企業往往缺乏在線上進行調研的時間和專業知識。在剛推出「Compass」產品的時候,我們尚沒有一個清晰的想法,只是希望打造一個可以讓擁有專業市場技能的自由職業者和企業所有者聯繫起來的平台。

我們不具備將 Compass 打造成類似於「Upwork」或者「Visual.ly」的市場平台,我們只能將自己的時間消耗在一件事情上:銷售。

在接下來五周內我們打了許多通電話,最終有 3 位顧客同意購買我們的網頁設計服務。就這樣我們迎來了第一筆業務,當時我們的網頁設計人員只有 2 名,但我們還是毅然開辦了這個網頁設計平台。

對潛在客戶進行訪問非常重要,你可以從中獲取早期的反饋。但我們的野心卻不僅如此:我們在成立的第一天就開展了銷售工作,這種節奏可以讓我們更快找出困擾着人們的一些具體問題,以便更好地迎合客戶的需求。我們成立了屬於自己的公司,而且非常清楚讓公司成長的最佳方法就是繼續銷售。

搭建產品的原型以提升存活的幾率

在接下來 6 個月中,我們只銷售了 40 個網頁設計產品,公司一度面臨夭折的命運。

在我努力跑銷售的時候,我的合作夥伴每天都需要消耗 12 個小時對項目進行管理,這種模式讓我們險遭失敗。隨着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我們的神經也逐漸緊繃了起來,脾氣也越來越差。服務過程中的手工作業確實容易讓人感到精疲力盡。

「創業教父」保羅 · 格雷厄姆(Paul Graham)一直鼓勵創業公司去做一些不容易被規模化生產的事情,這正是我們所做的。問題在於,網頁設計服務確實不容易規模化生產的產品,但我們所使用的確實規模化的銷售模式。

即使我們不具備打造自動化平台的能力,但我們還是需要做一些動作。儘管自身技術有限,但通過對一系列現有工具進行摸索,自行搭建了一個工作平台的模型以便於後續的銷售和運營工作。

我們將 Google Sheets、Streak、Typeform 和 Zapier 這幾個工具結合到了一起,以方便客戶提供和設計相關內容,進而更精確地將客戶和設計師進行配對。我們的模擬平台甚至還有反饋環功能。我們所模擬的原型或許並不美觀,但至少它具備了我們想要的絕大部分功能。在這個模擬平台的支撐下,我的合作夥伴可以同時對 40 個網頁設計項目進行管理。

運營平台的原型搭建讓我們的公司成功存活了下來。隨着業務的逐漸壯大,我們越發察覺到了現有平台的不足。由於技術上的匱乏,我們慢慢步入了瓶頸階段。為了繼續成長,我們需要尋求更加強大的軟件支撐。

以業務的高速發展作為賣點,引入一位技術合伙人

在我身邊有一位好友,他是一位非常優秀的開發者。在成立 Compass 的幾個月前,我們曾經邀請他一塊參与另一個創業項目。面對尚無任何用戶或者收入的我們,他禮貌地拒絕了我們的邀請。儘管這難免讓我們感到沮喪,但結果並不意外。

在 iOS 開發者瑞安 · 瓦格納爾(Ryan Waggoner)的博客上我們不難發現自由職業的開發人員往往願意通過兼職的方式為創業公司工作,儘管後者所提供的報酬並不客觀。

但 Compass 所面臨的情況已經不一樣了,我們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現有客戶對我們的服務非常滿意,而且平台也已經具備了一定數量的設計人員。由於我們的產品可以很好地滿足客戶的需求,目前銷售數量已經過萬,因此我們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平台行得通。

因此,我的這位好友終於對我們敞開了懷抱,因為他看到了公司的前景。他的加盟可以讓我們的公司從單純的精益服務商變成一家科技公司。在之前,我們的公司就想是一台由人力驅動的自行車,不論我們蹬得多麼用力,它的行駛速度終究是有限的。但現在,這位好友的加盟就像是給這台自行車裝上了上乘的發動機。在我們眼中,說服開發者加盟最關鍵的並不是在遊說時的天花亂墜或者是對公司前景的無限放大,公司的實質業績就是最有力的談資。

把馬車放到馬前面

隨着技術合伙人的加盟,我們的團隊架構已經完成。我們對於終於能夠打造屬於自己的科技企業感到非常興奮。本着趁熱打鐵的心,我們立馬着手搭建平台。

四個星期以後,我們的平台終於完成了。在那一刻,我們簡直激動得語無倫次——我們終於擁有自己的產品了!我們迫不及待地邀請客戶對新平台進行嘗試,因為在我們眼中,這個平台簡直是無懈可擊。

很不幸,事實證明我們確實有點被勝利沖昏了頭腦。新平台的測試結果並不理想,客戶在使用時的表現比以往更加困惑,許多客戶甚至拒絕使用我們的新平台。

我到底在這裏做什麼?

我不能直接給你們發送郵件嗎?

我對你們的新平台感到非常困惑,因此我直接建立來一個 Word 文檔,這樣可以嗎?

不論是從拓展客戶還是從打造產品的角度分析,這次開發工作都是一次徹底的失敗。這是一次由於過分得意所造成的失敗,我們還因此而損失了整整四周的開發時間。

讓人措手不及的是,事情還有可能往更糟糕的一面演進。

如果使用外包方式的話,開發我們目前所使用的平台需要花費 14.4 萬美元的資金以及整整四個月的時間。即便我們願意付出足夠的時間和金錢成本,我們仍然需要在後續的使用中不斷地對這個昂貴的平台進行調整,以便更好地貼近客戶的需求。

科技的放大效應非常顯著,我們打造了一款錯誤的產品,為此而付出的代價也非常慘重。我們作出了非常棒的假設,但我們卻對自己掉以輕心,沒有經過充足的測試就將自己的想法轉化成為平台。

在技術匱乏的階段,我們會很自然地會將有限的工程資源投放到自己理解的問題之中。諷刺的是,這種方式往往是最為保險的方式。

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徑走,並從中尋求解決方案

現在我們已經具備了開發產品的能力,但我們卻面臨出師不利的局面。我們所採取的流程如下:

  1. 我盡可能多地招攬客戶上門。
  2. 我們的項目經理會對所有項目進行管控,並通過手工實驗的方式尋求效率更高的管控機制。
  3. 我的合伙人會通過現有工具尋求更佳的解決方案,並使項目經理的工作更加流程化。
  4. 我們會對合伙人的解決方案進行評估,並從客戶和設計師中收集反饋信息,以便通過迭代的方式獲得進步。
  5. 一旦我們成功找到高效、可行的運營機制,技術合伙人會將其打造成一個可用平台。

我們之所以能夠作出較佳的決策,是因為我們沒有選擇將自己的產品完全建立在自己的想法之上。在打造產品的時候,我們更重視的是客戶、設計師以及企業商業運作的需求。作為一位可用資源匱乏的創業者,更少的猜測意味着我們將會犯下更少的錯誤,這樣我們成功的幾率將大幅提升。

現在我們已經擁有了自己的技術合伙人,但技術匱乏階段的思維方式依然是我們企業非常重要的 DNA。因此,當你認為自己只有找到技術合伙人才能開辦企業時,你不妨問一下自己:技術真的是你在創業過程中的最大阻礙嗎?

 

文章來源:Medium,由 TECH2IPO / 創見 阮嘉俊 編譯,首發於 TECH2IPO / 創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