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依然是周鴻禕高調的一年。但不同於往年的是,這一年與周鴻禕綁在一起的標籤,不是搜索,而是手機。

難道周鴻禕已經忘掉了搜索?

其實不然,真正了解周鴻禕和360的人都心知肚明——搜索是老周的心頭病,何來“忘”字?於是,我們看到,剛剛跨過2015年,2月2日凌晨,360旗下搜索品牌“好搜”又正式切換回“360搜索”,域名從過去的“haosou.com”切換為“so.com”,而中間隔了才僅僅一年。

發布會上,老周這樣解釋,“好搜切換回360搜索是360公司對安全概念不斷擴散和延伸的重要舉措,也意味着360搜索將繼續依託360母品牌的基礎,在安全、可信賴等方面,繼續形成差異化優勢。”

然而,在一年前,也就是原360搜索改名好搜的時候,360總裁齊向東在向員工發送的內部郵件中稱,“360搜索體驗無論是在準確度、豐富性,還是在安全性上,都有了飛速的提升。在體驗上並不亞於競爭對手,在某些方面甚至強於競爭對手,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唯一的弱項就是品牌。而之前的360搜索嚴格意義上講是一個業務名稱,而不是品牌名稱。”

顯然,對比可發現,其實此次360搜索“回歸”,某種意義上說,是周鴻禕和360的“鎩羽而歸”——一年前,稱“安全性有了飛速提升,唯一的弱項是品牌”,但一年後,即稱將“在安全、可信賴等方面,繼續形成差異化優勢”。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大概意思就是,這一年好搜的品牌沒有建立起來,將繼續回歸傳統優勢,退守要塞。

當然,以上論述有“刻薄之嫌”,其實360搜索”回歸”是好事,也是正確的戰略抉擇。只是,其中透露的,無非是周鴻禕對於當下360搜索的糾結和不甘,以及那段人所眾知的“曠世熱戀”。

四戰搜索

對於老周來說,360搜索已是他四戰搜索。

1998年10月,周鴻禕成立了國風因特軟件有限公司,網站名叫3721——不管3721,你都能找到想要的——用戶無需記憶複雜的域名,直接在瀏覽器地址欄中輸入中文名字,就能直達企業網站或者找到企業、產品信息。

這是周鴻禕第一次做類似搜索的服務,也是彼時最恰當的時機——那時候用戶更願通過地址欄而不是搜索框獲得互聯網內容與服務,3721滿足了用戶這一需求;同時,全中國有超過十萬人做3721代理,銷售3721中文實名服務,這種“人民戰爭”式的推廣足以讓3721迅速崛起。

於是,到了2002年,3721不論流量 、營收,都已經成為中國搜索行業首屈一指的霸主——這一年,3721的銷售額達到2億元,毛利有6000萬元,風頭一時無兩(當時,經營艱難的馬化騰曾險些把QQ軟件以60萬元賣給別人)。

但是,彼時3721的競爭對手也在發力,即差不多同時和3721創立的百度。隨後即爆發了著名的“插件之戰”—— 差不多一厘米高的地方,一時間多少互聯網公司打得頭破血流。當然,最激烈的鬥爭發生在3721和百度之間,因為佔據這個客戶端,就意味着流量、客戶和收入。

不過,相比人民戰爭式的渠道,百度越來越展現出技術上的優勢(網頁搜索),而另一個搜索巨人Google也開始敲打中國的大門。

這時,2003年,雅虎向周鴻禕伸出了橄欖枝——於是,3721以1.2億美元的價格賣給了雅虎,把機會讓給了百度、谷歌。

有意思的是,恰恰在周鴻禕賣掉3721之後,同年Google上市,一時成為新的互聯網標杆。周鴻禕突然明白,這很有可能是他做的最後悔的一個決定。

於是,時任雅虎中國總裁的周鴻禕又推出了“一搜”搜索,意圖整合3721網絡實名、雅虎搜索(YST),成為中國的Google。這是周鴻禕二戰搜索。

但是,“由於跨國公司的官僚,也由於雅虎總部對雅虎中國管理團隊的不信任”,這一戰略被無限拖延,直至不了了之。2005年,百度成功上市,當日股價過138美元,中國Google的標籤貼給了百度。

滄海桑田。周鴻禕的當時的心情可想而知。

2005年,周鴻禕離開雅虎,加盟IDC,轉型天使投資人。也是在這時,他眼看着百度如日中天。試想一下,以老周不服輸的性格,怎能輕易甘心?

同年,奇虎低調成立,目標是“圖片+社區”搜索,意圖“單點突破”。 但這一需求當時並不存在,項目很快就停止了。到這時,已是周鴻禕第三次征戰搜索。

不過,相對搜索的再一次失敗,所幸的是,傅盛任CEO的安全衛士異軍崛起。於是,周鴻禕看到另一塊市場,立馬轉戰免費殺毒,並與騰訊進行了一場著名的3Q大戰。

2011年3月,周鴻禕帶着一份“堅持上市”的心成功登陸紐交所,市值一度突破100億美元。然而,即便如此,彼時的百度位居中國BAT,市值近千億美金。奇虎與百度的鮮明對比,更讓周鴻禕心有不甘。

2012年8月15日,360低調推出綜合搜索。憑藉360瀏覽器在PC端的市場地位,推出搜索不到一周,根據金山網絡CEO傅盛透露:360搜索推出僅5天,市場份額已超過10%,超過谷歌、搜狗成為中國第二大搜索引擎。而這,已是周鴻禕四戰搜索。

不可否認,這一次征戰搜索,周鴻禕拿到了一定的市場份額。但是,這一次的成功主要得益於瀏覽器的市場地位。兩年後,我們都看到,消費完瀏覽器的紅利后,360搜索並沒有起到周鴻禕預想的格局反轉——打敗百度。

正因為如此,360搜索才會來回改名,策略時變。

時事已變

周鴻禕對於搜索的糾結與不甘,其實無非是悔恨於當年賣掉了3721——當年周鴻禕的3721和百度市場份額差不多,而且在市場渠道建設上還領先對手,結果是百度垄斷了國內70%以上的搜索市場,3721消失了。按照百度市值,現在這個教訓無疑值近千億美元。

但是,歷史從來就是這樣,成王敗寇。

3721時代,中國互聯網才剛剛進入快速發展期,第一代網民上網衝浪的需求異常強烈,但慢騰騰的網速和複雜難記的英文網址,讓網民們“痛苦難耐”。也正是因為這一大環境和市場需求,周鴻禕的中文實名服務3721大獲成功。

不過,那會中國互聯網剛剛啟蒙,還處於混沌時期。3721雖然搶得先機,但由於中國市場足夠大,3721並不是沒有撬動的可能——因為它的壁壘只有中文實名服務。

事實也是如此。2000年回國創業的李彥宏創辦了百度,雖然其未佔先機,但憑藉其比較成熟的網頁搜索引擎技術,到2003年,百度的流量竟然驟增了7倍。百度攻城略地的勢頭讓周鴻禕倍感壓力。而更讓他頭疼的是,彼時谷歌已經開始敲開中國的大門。

在這樣的環境下,周鴻禕“正好碰上雅虎”——雅虎答應為他提供與谷歌相匹敵的搜索技術。周鴻禕心想,如果能坐擁雅虎的資金、品牌和技術,再加上自己的渠道、客戶端和運作能力,不僅可以滅了百度,甚至還能順帶把谷歌給滅了。

當然,我們站在事後諸葛的角度來想,如果周鴻禕能夠在當時選擇獨立發展,把野心收一下,目標瞄準中國市場,也許他就不會選擇雅虎,也不會錯失搜索領域的霸主地位。

但是,機會只有一次,歷史不能重來,哪怕周鴻禕再努力。

2005年,百度成功上市。中國的搜索格局進入百度時代。而那時,中國搜索市場的主要玩家是百度和谷歌。有意思的是,李彥宏更了解谷歌,也更了解中國網民,其通過差異化手段與谷歌競爭——更懂中文。

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谷歌被迫離開中國。但是,也因為谷歌的離去,百度越來越強大,以至於在中國其成為了搜索的代名詞——百度一下,你就知道。

其實,中國互聯網大致分為三個階段:從1995年到1999年是互聯網門戶時代,門戶網站是用戶獲取信息主要渠道。所以,那時能誕生3721。但2000年-2010年,是互聯網搜索時代,用戶獲取信息的方式都轉移到搜索引擎上了,所以百度可以大出風頭。2010年至今,隨着微博、微信等社交網站的崛起,互聯網開始進入社交時代,信息傳播途徑又一次面臨巨變。

一個時代,一次機會,一個霸主。

大勢已定之下,360搜索如今能夠做到如今的地步,其實已經非常之令人佩服。但是,無論如何,周鴻禕顯然已經錯失了搜索市場的機會和霸主地位,如今已經時過境遷,周鴻禕再執於搜索,也只能徒添不甘和糾結。

如今,360已經是一家平台級的公司,擁有安全、搜索、瀏覽器、應用商店、手機等業務,搜索不應該也成為不了360未來的單點突破業務。周鴻禕若想未來再次問鼎,為今之計是先忘掉搜索!

 

作者:廬陵子村,微信公眾號:科技茶館(ID:kejichaguan),主要關注商業變革與科技公司。另外,如果想線下約聊,請加我微信:lulingzicun。

本文由 @廬陵子村 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