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 is coming——凜冬將至,出自HBO史詩奇幻劇《冰與火之歌》,是劇中維斯特洛大陸七大家族之一的史塔克家族從古代一直延續至今的族語,也是整個故事的終極大背景:凜冬將至而未至。

而在當前的互聯網行業,一場凜冬寒潮卻已然席捲而來:從早前BAT相繼宣布縮減招聘名額,到大眾點評與美團、攜程與去哪兒、蘑菇街與美麗說等細分領域龍頭紛紛抱團止損,再到個別大中型創業公司爆出年底大裁員,無不透露着陣陣徹骨寒意。

於是乎,作為一直以來處於風口浪尖的產品汪們,也是惶惶不可終日,生怕什麼時候就輪到自己被這場行業寒潮所K.O.。

其實,只要產品汪堅定信念發光發熱,寒潮再猛,相信也能安然度過。

HOT——H

首先,讓我們來想象一下,如果沒有產品汪,可能會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場景A

老闆:我這個App,有電商、金融、醫療、教育、娛樂、資訊、家居等七八個模塊,能不能做?

開發:能,再多幾個,技術都能實現!

於是,幾個月後,一個超級App誕生了

場景B

運營:用戶主頁要加裝飾掛件,像QQ那種

開發:行,先做完斷點續傳?

運營:什麼傳?先做掛件吧,剛用戶說想要

於是,更新版發布,掛件還沒用上,用戶上傳視頻斷線了

場景C

老闆:這個界面用選項卡看看

設計:哦

老闆:換九宮格看看

設計:哦

老闆:再換個抽屜導航看看

設計:…

運營:這些產品圖,介紹怎麼寫你想想?

設計:滾,老子是做UI的

於是,設計追問,產品汪去哪兒了?

以上幾個場景,分別涉及到產品定位、需求優先級、團隊溝通、原型製作乃至產品文案撰寫等方面。可能有些小夥伴看完會覺得好笑,不就瞎編的。但作者想說,在一些產品研發流程不規範,特別是在目前“互聯網+”的鼓動下紛紛觸網轉型的傳統企業中,這類簡單粗暴的情況可是實打實地存在。也正是在這樣的情形下,產品汪的價值才得到了更好的體現。

如果把“H”中的兩豎比作不同的角色,譬如老闆、設計、開發、運營等人員,那麼產品汪就是中間的一橫,用以連接各個團隊成員。

試想在上面的場景中如果有產品汪存在,體驗是否能有所改善?

HOT——O

其次,由於產品汪要奔走於多個部門,與思維方式不盡相同的人員打交道,因此就需要有“O”(圓)的能力。

一是要圓滑,業內流傳一句話:產品汪,上能忽悠老闆,下能跪舔開發,左能奉迎設計,右能勾結運營。要做到“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溝通時就盡量少聊對方聽不懂、不關心的東西。比如:

  • 和老闆溝通,就少談什麼技術實現方式,擺上一堆堆的技術名詞,老闆們最以結果為導向,關心的是產品能不能賺錢,能賺多少錢,現在不能賺的話什麼時候能。
  • 和開發溝通,就少談什麼商業模式、推廣策略,開發關心的是你給出的業務邏輯是否正確,技術上能不能實現,容易實現還是較難實現。

把談話內容當作產品來“包裝”,搞清楚談話對象是誰,想要聽的是什麼,懂得換位思考,方能保一身平安。

二是能圓坑,眾所周知,產品汪作為需求的管理者,是最容易背鍋的存在,要想少進坑,邏輯思維就要異常清晰。

場景D

開發:這個功能你為什麼要做?

產品:因為老闆要啊

開發:這個流程你怎麼想的,這裏你考慮到沒有?

產品:額,我先想想(語塞)

於是,你的存在感就直奔負數了

實際工作中,雖然老闆、運營和用戶也是需求的提出方,但在多數情況下,需求做還是不做,先做還是后做,產品汪還是有一定把控權的(老闆強壓除外)。各方需求往往經過產品汪的過濾和細化,才會提交到開發手上執行實現。在此前提下,一旦某個功能模塊或流程在開發過程中出現邏輯漏洞,首先被噴的無疑是產品汪。

因此,就要求產品汪在需求的提出上務必要嚴謹和嚴密,考慮清楚每項功能和流程提出的前因、後果以及各種響應方式。該畫的流程要畫好,該做的原型要做好,該寫的文檔/註釋要寫好,該發的郵件要發好,盡量少給自己和小夥伴留坑,即使不可避免,也要能打好圓場。

HOT——T

記得在剛轉產品汪時,部門Boss就對我打過這樣的比方:產品汪和程序猿,是一個T型的結構關係。

所謂T型結構,“T”中的一豎指開發,意思是作為開發人員,需要深挖自己領域的編程技術,是一種專才。上面的一橫指產品,意思是作為產品人員,需要橫跨多個領域,引導團隊前進,所以要見多識廣,是一種通才。

引申到產品汪與其他團隊成員的關係,亦是如此。所謂術業有專攻,無論是程序猿、設計獅還是運營喵,都是在各自的專業領域深耕細作,開發精於編程技術,設計精於藝術創造,運營精於活動推廣,唯獨產品汪好像沒有一項能拿得出手的看家絕活。

實則,正因為產品汪要作為不同角色的溝通橋樑,帶領團隊完成產品從0到1繼而到∞的整個過程,所以更需要廣泛吸取不同領域的知識。一隻合格的產品汪,可能不是單一領域的專家,但絕對應該是通曉多個領域門道的雜家。如果把每個職能的崗位都看作是一口井,那麼當開發、設計、運營等小夥伴在各自的“井”中鑽研時,產品汪就要能跳進不同的“井”中與之交流,還要能從不同的“井”中跳出來再進行二次思考,避免陷入坐“井”觀天。

最後,作為轉行產品汪的過來者,經常碰到的一個問題是:我不懂技術能不能入行產品?類似的還有不懂設計能不能入行,不懂運營能不能入行?作者的看法是,能,畢竟懂技術、設計或運營與否,並不是衡量你能否入門產品汪的最關鍵因素,而這也是坊間經常認為產品汪門檻較低的原因之一。

但是,當你順利入門產品汪后,如果還是抱持着我不懂技術、設計或者運營也沒關係的心態,沒有強烈的自我驅動意識和自學能力,不去大量接觸和學習日常工作中應該掌握的專業知識,包括但不限於瀏覽各類書籍、文章以及職業技能課程,那樣即便當上產品汪也只能是一時爽,相信在這場寒潮中也沒多大機會走得更遠。

與七國其它家族的族語相比,‘凜冬將至’更像是一種對大自然、對生存環境的警示,時刻提醒着史塔克家族要對極北之地保持警惕才能安身立命、繁衍生息。

Winter is leaving——凜冬過後,春天不就要來了么。

 

作者:pmsky(微信公眾號:pmskywx),互聯網產品經理,目前關注社交、移動醫療、物聯網等領域。

本文由 @pmsky 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