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有多少創業公司能夠堅持走過?然而,對於一家擁有3.5億活躍用戶,並且每天都會在其平台上發布超過10億條140字符內容的公司來說,一眨眼已經走過了十年。在過去的那些年裡,為了能在互聯網世界里佔有一席之地,Twitter和其他初創公司一樣在不斷奮鬥,也經歷過不少失策和錯誤,但不管怎樣,正式這些挫折造就了如今的Twitter。

當傑克·多西再次接管Twitter,似乎這家公司終於又開始走上正軌。但是,過去這些年的風風雨雨,的確值得每一個身處創業圈的人反思。下面,就讓我們看看Twitter的這些年吧。

2006年: 你好,世界

Twitter成立於2006年3月21日,三位聯合創始人分別是傑克·多西,比茲·斯通和迪克·科斯特羅。創業第一年通常比較平凡,默默無聞。但慢慢地,這三個創始人開始邀請他們的好朋友使用Twitter服務,在上面發推文來記錄自己的生活。下面是Twitter成立之初傑克·多西和他的朋友發的一些推文:

剛剛設置好我的Twitter賬號

— Jack (@jack) March 21, 2006

來看看Twitter

— Ev Williams (@ev) March 21, 2006

明天是我擔任Twitter首席運營官的第一天。首要任務就是危害首席執行官,奪權。

— dick costolo (@dickc) September 13, 2009

在iPhone手機上發’hahlo’和’pocket tweets’試試看——有趣!

— Twitter (@twitter) July 11, 2007

《華盛頓郵報》是首批報道Twitter的新聞媒體之一,但只是寥寥数字,而且稱其為“唯我論的終極表現形式”,因為他們認為Twitter只是讓用戶發布自己正在做些什麼事情而已。

2007年: Twitter是個什麼鬼,它的“引爆點”是什麼?

當Twitter開始逐漸來到人們面前,大家都希望了解Twitter究竟能做些什麼,因此也開始陸陸續續註冊這個服務。

Twitter只用了一年時間,在2007年三月就實現了6萬註冊用戶量,而且消息發送量也突破了100萬條。特別是在“西南以西(SXSW)”大會之後的一個月,Twitter的日均消息量從2萬條激增至6萬條。

2008年: 傑克多西退居幕後,Twitter拒絕被Facebook收購

可能這不是Twitter犯過的第一個大錯——CEO傑克多西在2008年宣布不再主持工作,埃文·威廉姆斯當時這樣說道: “由於Twitter在內部和外部不斷髮展,需要對公司前景有更好的洞察力,以及更專註的發展方向,所以決定採用一個獨立領導者。”

多西依然擔任公司董事會主席,但是只負責處理公司“戰略性”決策。就在同一年,Facebook希望以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Twitter,當時他們雖然認真考慮過這次收購邀約,但最終覺得被收購併不是最佳選擇。這在社交網絡歷史上絕對算得上是一個奇葩事件,要知道當時Twitter連一美元收入都沒有。

根據埃文·威廉姆斯透露,當時有很多公司想在Twitter上投放廣告,但那時候Twitter的戰略則是避免從廣告上盈利。

就在2008年底,傑克·多西離開了Twitter董事會。

我家帥多西就這樣被掃地出門

有報道稱,多西那時變得非常古怪,把自己的時間都用在一些奇怪的習慣上,比如縫紉,繪畫,而且他不和投資人溝通,並經常和威廉姆斯爭吵——最終,Twitter將他掃地出門,以免他成為公司的累贅。

然而現在的你已經知道,2015年多西再次回到Twitter掌舵,灌一碗雞湯:所謂風水輪流轉,所以年輕人啊不要着急

2009年: “擱淺鯨魚”之年

那隻不“太受歡迎”的擱淺鯨魚

2009年,Twitter沒有預料到用戶量會出現爆炸性增長——他們顯然沒有做好準備。

上圖那隻擱淺的鯨魚是陸怡穎創作的,因為當時Twitter服務總會在一定時間之後出現“宕機”,不過當時Twitter給出的理由也的確有一絲無奈,畢竟他們在短短十二個月時間里,用戶量從47.5萬暴增到700萬。

2009年末,Twitter遭受了一次持續時間最長的停運,當時一個分佈式拒絕服務攻擊了Twitter,並導致服務中斷了數小時之久。

實際上,Twitter當時已經逐漸變成了企業和客戶之間的溝通橋樑, 海外媒體《連線》雜誌這樣寫道:

“Twitter越來越多的停運對信息(包括視頻、音樂和文章)傳播產生了影響,也會給很多依賴於Twitter服務的企業帶來影響。”

2010年:跨站腳本攻擊Twitter,滿屏都是色情網站彈出窗口

當時有用戶指出,Twitter服務無法充分保護跨站腳本攻擊,而且推文中可以嵌入JavaScript腳本,且能執行。

在這次被稱為“onMouseOver”事件中,用戶很容易觸發互相攻擊,包括被自動重新定向到色情網絡,或是滿屏都是彈出窗口。

Twitter公司很快修復了這個問題, 但是這種“業務失誤”已經快速傳播,也造成了很大影響。當然啦,從此之後Twitter很好地防止了這種類型的攻擊。

2011年:Twitter 與谷歌分道揚鑣,切斷接口

Twitter一開始對其他平台都持有敵對態度,並且不希望這些平台訪問其數據。2011年,隨着Twitter和谷歌直接的協議失效,所有推文和其他相關信息在谷歌搜索引擎上完全消失了。

當時那份協議只簽署了一年優先權,谷歌希望能夠更新協議。但最終,Twitter決定不和谷歌合作,並且限制其訪問平台數據,轉而使用了一些專屬搜索服務,比如Topsy,它是一個基於Twitter內容的搜索服務網站,是一個全新的微博客搜索引擎,提供的搜索結果也都是包含有該關鍵詞的鏈接,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種策略極大地限制了Twitter的發展,因為人們不得不使用其站內搜索引擎。

這些不靠譜的做法只是一系列鬧劇的開始,之後Twitter平台又採取了“閉關鎖國”的政策,上面很多有價值的信息都無法被利用。

2012年:“殺死”了第三方開發商的訪問

Twitter最大的“鬧劇”之一就發生在2012年,當時他們突然做了一個大轉變,告訴第三方開發人員不再允許他們開發“複製”Twitter時間軸的應用——如果Twitter發現開發人員“違規”,那麼他們就會被封。

Twitter解釋說,之所以要採用這種方式是為了給用戶“提供一致性的Twitter體驗”,但最終導致大量開發人員被疏遠,而Twitter自己卻變成了一座無奈的孤島。 Twitter以為自己能和Facebook一樣創造出所謂的“圍牆花園”,也就是說,他們不希望其他任何App能夠複製自己的體驗,並取代其核心服務。

首當其沖的是領英(LinkedIn),用戶不能直接在Twitter上直接發布領英平台上的內容,接下來Twitter又封掉了Instagram的“尋找好友”功能,之後是輕微博網站Tumblr。

Twitter這種做法對第三方開發商的影響非常大。Falcon Pro和Tweetro是兩款最受用戶歡迎的Twitter第三方應用(大多數第三方應用都能幫用戶快速登錄Twitter,省去了官方客戶端的各種繁瑣,同時優化了UI設計以及界面),但由於沒有無法獲得足夠的應用程序接口(API)而無法為用戶提供更多功能服務。IFTTT放棄了Twitter整合,StockTwits完全放棄了自己的服務,Twitpic也倒閉了。

這種狀況其實為Twitter的下坡路埋下了伏筆,因為很多開發人員或開發公司會猶豫是否要信任Twitter,因為他們似乎可以隨便一拍腦袋就做決策;同樣地,開發Twitter相關應用也是件不可靠的事情,因為很可能自己會隨時被掃地出門。

2013年:登上頭條的藍線與頗受爭議的“拉黑”功能

Twitter全新的對話“藍線”

自成立以來,Twitter時間軸所做的一次最大改變 就發生在2013年,當年他們推出了後來一直被人詬病的“藍色對話線”——在關注會話時,會在用戶的頭像之間連一條藍線。Twitter解釋說,該公司的主要目的是希望幫助將對話縛在一起,同時Twitter也希望通過幫助新用戶融入到海量話題中提升參与度,並讓他們能更多地使用Twitter服務。

有很多人喜歡這項功能,但同時也有大量用戶反感。不過,當Twitter推出此項功能之後,還是吸引了很多人關注、登上頭條。

最終,為了不製造太多混亂,Twitter略微減少了一部分藍線,但還是有部分用戶因為這個功能不太喜歡Twitter。

然而在當年十二月,Twitter又做出了一些頗有爭議的改變,其中之一就是改變了“拉黑”功能。“拉黑”,顧名思義就是讓某人徹底不能關注你的賬號,但不知道Twitter是否沒有理解“拉黑”的真正含義,他們的“拉黑”只是讓對方在你的時間軸上禁言,而那些謾罵用戶依然能繼續關注自己想要攻擊的人。Twitter竟然沒有封掉那些惡意用戶,而是簡單的忽略掉他們,令人費解。

很多用戶認為Twitter這麼做是一個大倒退,舉個例子,當家裡被竊之後,你應該去安裝一個強大的家庭安全系統,而不是當小偷進來的時候像鴕鳥一樣把自己的眼睛蒙起來。Twitter最終回退了“拉黑”功能,一年之後,他們才找到更好的工具去阻止網絡暴力。

2014年: Twitter採用算法時間軸,出現大量品牌廣告,影響用戶體驗

Twitter時間軸的內容基本上沒有過濾,但是2014年,他們首次暗示將用算法時間軸來取代過去的內容呈現方式。當時,該公司首席財務官安東尼·諾圖表示,Twitter時間軸是按照時間次序來排序的,但這種方式並不太符合用戶的使用體驗。

很多鐵杆Twitter粉對這種算法時間軸想法感到非常失望,不過當時他們並沒有表達自己的不滿。然而,當用戶主頁上出現了其他用戶點贊的內容,或是關注人的時間軸上显示大量贊助廣告之後,越來越多的抱怨出現了。

2014年末,時任Twitter首席執行官兼聯合創始人之一的迪克·科斯特羅承受了非常大的壓力,他開始大量拋售公司股票。一位投資人氣憤的質問他說:“當泰坦尼克號要沉沒的時候,你拚命去搶救生船逃命,你的員工會怎麼看你?!”

可能這是2014年Twitter混亂的真實寫照,不過當時Twitter CFO安東尼·諾圖無意間透露了公司可能被收購。

2015年:自動播放視頻損害用戶,Twitter希望重新贏回第三方開發人員的信任,以及種族歧視問題

Twitter的內部問題,投資人壓力,還有其他各種問題在2015年爆發了,當年六月,CEO科斯特羅退居幕後,之後便從Twitter辭職,結果公司在一段時間里竟然沒有CEO。

在最後一次出席投資人電話會議時,科斯特羅這樣說道:“我感到如果繼續擔任CEO,公司審查可能會加劇,調查過程也會無休止地繼續下去。”

公司CEO更換調查過程持續了四個多月,在過渡期里,傑克·多西開始擔任Twitter和Square兩家公司的CEO職務,不過多西當時依然沒有被任命為正式CEO和相關職責。

在多西重新掌舵Twitter的日子里,公司有了全新的動力,發展勢頭也更具侵略性,很大程度上平息了投資人的不滿。

在短短几個月時間里,Twitter做出了一系列积極的變化,比如用心形符號取代了收藏,將字符限制提高到1萬字,還推出了Moments功能——用戶可即時掌握全球各地的精彩動態。

Twitter Moments

重新回到CEO位置上的傑克·多西還希望能夠重新贏得第三方開發人員的信任,Twitter發布了一系列全新的API,多西甚至還發表了一次非常誠懇的道歉:

“我們希望重塑和第三方開發人員之間的關係,我們想要確定自己能夠吸取教訓,我們也會傾聽,會重新開始…….雖然很多事情不會一夜之間改變,但是我向你們保證,我們會做出正確的決策,用正確的方式服務開發者社區。”

傑克·多西所做的最艱難的一個決定,發生在他剛剛回到公司后的第一個月:Twitter表示為了公司業績增長需要“再投資”並專註於最重要的業務,需要裁掉8%的員工。

雖然在公司內部出現了裁員潮,但是在2015年,用戶沒有對Twitter表現出太多不滿。然而好景不長,自從該公司推出自動播放視頻廣告之後,又再次引發爭議。

事情的導火索是美國記者布萊斯·威廉姆斯在Twitter上視頻直播槍殺兩名新聞記者,這段第一人稱視角的槍擊視頻很快在Twitter上瘋傳。此後Twitter迅速在平台上刪除這些視頻,但是影響已經無法挽回,也讓我們發現當恐怖事件或災難發生時,社交網絡平台上自動播放視頻功能的危害。

此外在2015年末,Twitter又來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當時有人指出公司存在種族歧視問題,特別是在其工程和產品管理團隊里,沒有一名經理,主管,或是副總裁是有色人種。為了解決這個問題,Twitter在2015年底從蘋果挖來了一名黑人主管。

在美國,種族問題一直都很敏感,Airbnb也同樣面臨過這個問題,聰慧如小札時不時就會表示出facebook“推崇世界和平,讚揚眾生平等”的態度。看來公司的公眾形象與產品功能同樣重要呀!

據說這張照片體現了小札對女權的支持

2016年:一個全新的開始

2016年才剛剛開始,但是對於Twitter平台來說,我們已經看到了一些根本性的改變。

Twitter和企業客戶協力合作,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擁抱社交媒體,並利用這種平台提供客戶支持服務。今年二月,Twitter又再次推出了算法時間軸。在全新的時間軸里,用戶可以按照自己喜好切換,還能查看自己錯過的一些有趣的推文。目前來看,用戶的反饋還是非常积極的。

Twitter希望重新贏得新用戶的信任——畢竟這個問題已經延續多年了。

從2008年開始關注Twitter以來,小編一直擔心Twitter熬不過2014年,畢竟當時他們有過太多決策上的失誤,而且核心用戶也開始離開這個瓶體。但是傑克·多西在2015年重新回到公司,Twitter又開始朝着新的方向前進。

未來Twitter會是什麼樣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本文來源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創業邦,作者@Owen Williams,譯者@sh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