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周知,互聯網視頻發展多年,同質化的產品形態,以及強內容導向亦日趨明顯。在“正面戰場”上比拼了大量PGC(Professionally-generated Content,專業生產內容)而受版權成本所拖累的各大視頻網站,早已試圖找下一個風口來自我突破。而誰又是這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新風口呢?

互聯網視頻新風——直播

心理學家艾瑞克•弗洛姆曾說,人類最怕孤單,所以有時難免從一下眾。直播平台最大的魅力就是有一種群體聚合效應,交互是人類天生的需求,通過這樣的平台或媒介,讓受眾產生群體效應所產生的價值要遠遠的大於單獨個體。勒龐認為,一個群體的口號,越理性越沒人理會,越感性或越扯淡,越有人影從。所謂物質基礎決定上層建築,隨着中國社會的高速化發展,文化娛樂活動與日俱增。演唱會、體育賽事、發布會等既有時效性又需要特殊場景的活動,需要藉助互聯網媒介進行傳播。如果有一天你打開百度搜索“直播”關鍵詞,會發現一半內容與體育及競技有關:

  1. 體育直播需求旺盛,體育對信息的實時性要求較高,體育直播的實時體驗遠遠高於錄播體驗;
  2. 體育直播已經有一定的用戶基礎,並且培養出了用戶在線觀看直播的使用習慣;
  3. 除了體育直播之外,遊戲直播和衛視電視直播需求存在較大的市場空間。

全面轉型的手遊行業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第36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表明:截至2015年6月,我國手機網民規模達5.94億,較2014年12月增加3679萬人。網民中使用手機上網的人群佔比由2014年12月的85.8%提升至88.9%。移動上網設備的逐漸普及、網絡環境的日趨完善、移動互聯網應用場景的日益豐富三個因素共同作用,促使手機網民規模進一步增長。我國網民以10-39歲年齡段為主要群體,比例達到78.4%。其中,20-29歲年齡段網民的比例為31.4%,在整體網民中的佔比最大。與2014年底相比,20歲以下網民規模佔比增長1.1個百分點,互聯網繼續向低齡群體滲透。而移動領域遊戲及視頻用戶規模依舊名列前茅:

2014.12-2015.6中國手機網民對各類手機應用的使用率

在移動遊戲上遊戲類型呈現多樣化

雖然如跑酷、棋牌等休閒遊戲目前依然是移動遊戲的主流,但比較重度的格鬥、角色扮演類遊戲開始逐漸獲得更多市場份額。從用戶的遊戲頻率和平均遊戲時長上看,移動遊戲的重度化趨勢十分明顯,這帶動移動遊戲營收在過去半年產生了顯著增長,也有益於遊戲本身的精品化發展趨勢。從長遠來看,多樣而均衡的移動遊戲類型將滿足更多用戶的不同需求,這對於移動遊戲本身的健康發展和營收增長都是不可或缺的。

手游+直播=什麼樣驚喜?

誠如上述數據表明,手機遊戲行業雖然與移動互聯網同步高歌猛進,但當下在各大遊戲直播平台的表現又如何呢?隨便看看那些專註於遊戲垂直視頻直播領域的網站,如鬥魚、虎牙,端游依舊佔據了較多的推薦內容。

鬥魚直播APP截圖

不置可否,由於競技類端游發展多年,在大型電競領域已厚積而薄發。而手機遊戲在發展初期有其特殊的制約因素存在,如重度輕、節奏快、討論空間較狹窄等問題。導致在視頻領域及其他下游附屬產品都不能得到很健康的生態發展。但是,在近來業內爆出的各類精品手游中,高重度、高互動、高競技的大作屢見不鮮。在未來直播領域能夠創造的巨大價值初見端倪。

MOBA類精品手游《亂斗西遊》截圖1

MOBA類精品手游《亂斗西遊》截圖2

如果把端游直播比喻成紅海,那麼手游直播就是還未被添加上紅色染色劑的藍海,所有的藍海都有被開墾的價值。金剛鑽成就瓷器活技術方面,手游直播工具逐步成熟,已湧現了一小部分發展迅猛的手游直播及錄製工具,國內有觸手錄APP等錄屏工具,海外已有Kamcord及Twitch更早先宣布了各自的手游直播工具。並且在今年WWDC 大會上,iOS9沒有被提及的新功能——ReplayKit。屏幕錄製功能可以用來錄製遊戲視頻、軟件使用教程或者用於視頻製作的素材等。開發者可以利用 ReplayKit,允許用戶在使用自己開發的應用的時候錄製屏幕,並且直接傳到社交網絡上去分享。

幾年前,如果要在 iOS 上錄製屏幕,需要越獄後去下載第三方插件,非常麻煩。到了後來,用戶可以把 iPhone 連接到 Mac 電腦上來錄製屏幕。有了 ReplayKit,事情變得更簡單了。不過目前還不知道蘋果有沒有打算允許用戶在除了應用內之外的界面錄製屏幕。

從產品運營的層面來說,遊戲玩家是直播平台最直接的生力軍,當下,中國的視頻直播平台尚處於一種群雄割據之勢,它們之間內容的差異化十分有限,都是依靠知名主播來帶動用戶。每個主播都面臨一個相同的問題,就是“如何增強自己粉絲的留存”。跟娛樂明星不同,這些靠粉絲吃飯的網絡直播面對的是隨時可能流失的用戶,流竄於直播平台的他們很難讓自己靜下心來專心盯着一個主播,互聯網的流動性向來鼓勵用戶去看見大千世界。

所以我們會看見,越來越多的主播都會竭力展示自己特色的一面,有的主播犀利,有的主播講段子如滔滔江水。優秀的主播一定會有特別的美麗來持續發酵,而因為法律政策原因,大尺度的主播很容易被封殺,所以光靠容貌以博人眼球的美女並不容易保持在大街上一樣的回頭率,要知道,這是個美顏無處不在的時代。就現在看,手游直播的價值並沒有被完全挖掘,一則是手游廠商對手游直播所能帶來的效果仍存着觀望之心,在沒有真金白銀投入的前提下,手游直播並不那麼容易得到大的推廣。二則愈發重度且趨向於競技性的手游才有較大的直播價值,而競技遊戲仍舊需要有更多殺手級的產品成為領頭羊。

但在未來,隨着各類手機直播平台的興起,以及競技手游的普及,加之端游直播泡沫的增多,手游直播的價值會得到大範圍的認同。而關鍵還在於,是否有先行者能夠將手游直播給做到一個體量,從而引發無數的效仿者。

 

作者:京N雷子,來自樂視創新與用戶體驗研究院(LetvIUEI)。樂視IUEI是一個技術交流平台,將第一時間向行業展現樂視最新的技術成果、項目經驗與工作感悟。微信ID:LetvIUEI

本文由 @京N雷子 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