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點進這篇文章是想聽聽,我們扯什麼下一個取代扁平化設計的視覺設計趨勢,那抱歉可能你要失望了~

我們不想就擬物設計,或者扁平按鈕的功能可見性展開激烈的討論。我們只是嘗試為設計引入一個新的角度,這靈感來自Nick Sousanis並受他的巨著—圖形化小說“不扁平”的意象的影響。

假想這是你的設計問題,至少,這是你看到它的樣子。你非常了解它,但可能你並不了解別人怎麼看。

這是工程師的描述,可能在你看來如此不自然和令人費解。

那團隊里的別的設計師咧?他們或許是這樣看它的—完全沒有抓住你所認為的問題的重點。好像來自不同的星球般的溝通障礙~

其實,或許只是角度問題…

我們的左眼和右眼結合兩個單獨的影像,從而集合成了我們所看到的視野。同樣的,就一個問題而言,不同角度的觀點有助於我們構建一個更豐富的視野。這就是所謂的不扁平的觀點。

我們所面對的設計問題就是不扁平的—它有很多的圍度,有很多限制和機會。是時候我們採取透視法去構建一個更好的設計決策。

打開你的第二隻眼,或者借更多隻~

大多數人都會很自然的想要留在舒適區,作為設計師,當我們做在電腦前的時候,我們就是安心的。我們花時間建立規範性框架,去理順我們的工作。我們最終確立的一步一步的設計流程,大概是,我們總是從在紙上塗塗寫寫自己的想法開始,然後會有一個項目的原型製作期。

我們程式化了我們的工作,也壓扁了自己的觀點,變得高效的同時也在丟失着創造真正的創新的機會。

了解什麼時候應該打破扁平

然而,有時候總是做重複的事情也會很有用,設計最適合被比作兩種觀念模式之間的開關:一個是開放的(探索/發散),另一個是封閉的(執行/匯聚);John Cleese在他著名的言論里很好的解釋了這一觀點:

“當我們在思考一個問題的時候,我們需要開放模式;但一旦我們找到一個解決方案,我們必須切換到閉合模式去實現它”

設計中最難的部分就是要在這兩種模式之間切換,他們需要完全不同的心態。好的設計師需要在非常天真的相信和完全的自信之間切換。更重要的是,他們需要知道什麼時候應該天真,什麼時候應該自信。通常,設計師們總是太早的陷入自信滿滿的狀態,但是一個過度自信的設計師總是會有一種扁平的視野,這通常會讓他們失去一些機會。

另一方面,變得天真一點是邁向“不扁平”的第一步。它幫助我們挑戰我們的習慣,或者打破常規,從不同的角度去解決問題。

從另一個角度看問題(嘗試一下不會懷孕的~~)

新的觀點總是伴隨着一些改變而來—改變我們工作的環境,改變我們一起合作的人,改變我們在使用的工具。一個非常簡單的可操作的方式就是,離開你的桌子和電腦。在一個不同的環境里工作會帶來很多不可思議的新觀點。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大公司已經接受了設計工作室或實驗室的模式。

約束也可以把你帶入一個全然不同的環境,移動優先設計就是一個有趣的例子,它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源於它的發揮空間很小。移動的限制鼓勵Uber把很多功能又重新拉回一鍵下單里,所以我們現在有了Uber-現象,所有的產品和服務都是基於智能手機的。

另一個有趣的限制方法很容易被應用到任何設計項目上,就是嘗試隨意任性的解決設計問題。

放大(怎麼做?)縮小(為什麼?)

我們解決問題的思維模式有點像分型,他們是系統的遞歸模式—不同的解決方案中,問題總是嵌套着問題,像一個畫家總是在大視野和小細節之間切換,你要在自己所使用的模型內讓思維變得敏捷。

放大,開始思考怎樣回答你的問題,並且能走近一點看到細節。縮小,一步步回到第一原則,不斷的問“為什麼”,觀察大局。

通過放大和縮小,你會發現你的設計問題是由很多小的問題組成的,但同時也呈現出很多更大的問題,有很多你可以去探索的不同的系統。發現它們之間的聯繫有助於你從之前看問題的視角中跳脫出來。

藉助他人之眼

自己探索一個問題也不是不行,但你會花很多時間糾結在“如果這樣了會怎樣呢?…”“到底要怎樣做…?”以及”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是如果你想要走的更快更遠,最好的方式莫過於通過聽、找和集合別人的心智模型來構建一個發散的新視野。這不意味着你要接受或者跟隨別人的觀點。你只是需要意識到他們,了解它們的內涵,並以此構建自己的觀點。 Nick Sousanis就這一問題也有着很好的解釋:

“意識到一個人的角度是很有限的,我們要像接受必需品一般去擁抱別人的觀點。”

問題是,集合新的思維模式,我們需要拋棄自己原先的觀點,這一過程很難。

我們為什麼在戰後建立紀念館和紀念碑?因為要解放自己的大腦。我們不必再時時想着這些事了,也不必擔心有所遺忘。有了這個物化的物件像圖騰般提醒我們以後,我們可以往腦子裝新的觀念想法了。

人們羅列待辦事項是同樣的道理。這確實是你思考問題的時候應該做的。無論是便利貼,故事版,還是一個原型,用一種物理形式找一個方法去解放你的心智模型吧。讓一個東西來保存你的想法,你清空你的大腦準備迎接新的想法,尤其是那些來自別人的想法。因為如果我們的大腦是滿的,那些想法就很容易被錯失在萌芽階段。

成為一個構建者吧

從本質上來說,設計就是建模。我們的工作是和用戶、同事、甚至“未來的自己”定義與共享心智模型,通過不斷地調整,逐漸讓這個模型變得不那麼扁平,慢慢構建一個集合了相關想法的更大更豐富的地圖,這是每個設計師最重要的技能之一。

我們要不遺餘力的去讓我們的觀點不那麼扁平,因為Sousanis說過:“我們的世界沒有一處是光滑和平整的”。

 

原文:Unflattening Design(https://blog.intercom.io/unflattening-design/)

作者:Intercom Team

翻譯:木卿

譯文地址:http://mux.alimama.com/posts/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