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產品需求要全面考慮,不要片面的給出結論,沒有全方位的了解情況。快速的給出結論,沒有認真溝通並反思原因。要避免這種現象,唯一的辦法是多觀察,多了解,不要輕易下結論。獲取真實的用戶需求要通過不同場景,分析用戶心理,通過用戶心理,了解用戶需求,通過用戶需求,設計不同方案,通過不同方案解決不同問題。本文,老吳一一細說好的需求需要具備哪些特質,從五性角度談需求。

今天,與一網友聊天,名叫“一水哥”。問我:“老吳,好的需求應該是什麼樣的?如何來評判需求的好壞?”。

於是,老吳高深的講了一個故事:

從前,有四個盲人很想知道大象是什麼樣子,可他們看不見,只好用手摸。胖盲人先摸到了大象的牙齒。他就說:“我知道了,大象就像一個又大、又粗、又光滑的大蘿蔔。”高個子盲人摸到的是大象的耳朵。“不對,不對,大象明明是一把大蒲扇嘛!”他大叫起來。“你們凈瞎說,大象只是根大柱子。”原來矮個子盲人摸到了大象的腿。而那位年老的盲人呢,卻嘟嚷:“唉,大象哪有那麼大,它只不過是一根草繩。”原來他摸到的是大象的尾巴。四個盲人爭吵不休,都說自己摸到的才是大象真正的樣子。而實際上呢?他們一個也沒說對。

“哥,你逗我呢?這不盲人摸象嘛,你當我小學生啊!”,於是很不樂意的發過來一個撇嘴的表情給我。

唉,我本意還真不是。這個故事與需求還真有關係,古人早已參透。

我們來分析一下

需求目標

盲人想知道大象的樣子

需求獲取方法:

需求結論:

大象像大蘿蔔

大象像大蒲扇

大象像大柱子

大象像一根草繩

需求錯誤原因:

片面的給出結論,沒有全方位的了解情況。快速的給出結論,沒有認真溝通並反思原因。要避免這種現象,唯一的辦法是多觀察,多了解,不要輕易下結論。

好,切入正題,好的需求標準應該是什麼樣的呢?

正確性

我問:“我們經過大量的調研、分析,得出結果,並開始付出實踐,開始寫文檔、畫各種圖形、推動開發,忙的是熱火朝天,人仰馬翻。最後呢?哥摸的只是個象腿,你說咋弄?”

一水哥說:“這有啥咋弄的,換家公司繼續霍霍唄!”

產品是公司的,做產品的人是你。我們可以換家公司再戰鬥,但人生可以重來嗎?我們永遠沒有第二次做同一款產品的機會。做正確的事,做有意義的事,不浪費青春,不虛度光陰。

解決方案:

大象摸了一遍,一人摸一塊,各執一詞,但如果盲人們仔細分析就能明白為什麼會有不同的聲音,當出現不同聲音的時候,就可能是產品定位、產品需求出了問題,再重新分析市場、用戶,找出原因。另外,產品出爐后,真正能檢驗產品正確與否的只有市場,還在過程中的時候,一切只是推理和分析。所以我們需要做的是產品的快速迭代,通過每次的迭代,市場的反饋,來對產品進行再定位、再分析、再驗證。

完整性

盲人得到的結論非常片面,如果當時有一個明眼人再幫助指導、協調,相信盲人會找出真正的答案,只是他們沒有繼續驗證下去而已。在這個過程中,明眼人就應該是我們產品經理,我們可能需要協調需求人員、設計人員、技術人員、運營人員、測試人員等各種資源,他們就是一個個盲人,在自己心裏都有一個大象的樣子,但在我們的眼中、心中得有一個完整的大象圖案,只有這樣才能做到真正的協調,不走偏、不出錯。

哪如何保證產品的完整性呢?

解決方案

先為產品定位,我們的產品到底服務於哪些用戶、應用在哪個市場。

定位后,開始分析用戶,為用戶分角色,不同角色進行各自的場景化。

一水哥又問:“啥是場景化呢?”

場景化就是不同的應用環境。如滴滴打車,角色分為打車人、司機、平台管理方。

場景就是:

  • 場景一:一水哥早上正着急要上班,在家裡邊吃飯邊打開手機軟件,叫個車吧,1分鐘後有司機接單,通電話確認後下樓,一看來了個奔馳。太貴了,車都來了,坐吧,唉,錢包啊!
  • 場景二:下班時間到了,一水哥下樓等公交,乾等不來,打個車吧,路遠有點貴,心痛啊,要是誰能便宜點捎我一段就好了。
  • 場景三:一水哥要出門見客戶,見客戶得裝點下門面吧,得弄個奧迪啊,得選個好車啊。

以上就是場景化,通過不同場景,分析用戶心理,通過用戶心理,了解用戶需求,通過用戶需求,設計不同方案,通過不同方案解決不同問題。以後就順理成章了,把產品通過不同場景的實例化漸漸豐滿起來。以上三個場景就形成了今天的快車、順風車、專車三種類型的用戶需求。

分優先級

假設,產品需求正確的獲取並全面的了解了。下一步應該做什麼了呢?先來說個場景,分析下。清明小長假,小明一家三口去海邊玩,小明在海邊撿了好多漂亮的貝殼、美麗的石子,好多,一大袋子。假期結束一家要坐飛機回家,爸爸告訴小明,只能帶三件,太多了拿不了。怎麼辦?

我們在收集需求信息時是撒網式的收集,好的、壞的、常用的、不常用的,都一籮筐的收集上來,但就像小明的情況一樣,我們能帶走的、用上的也就是幾個重點需求。

如何給產品分優先級呢?

解決方案:

以前老吳寫過一篇文章,叫“以京東錢包為例,給產品分優先級”,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在我公眾號或人人都是產品經理網站里看。在此就不大斷的說明了。優先級就是從顧客偏好和商業優勢來分析。

必要性

再說小明,看着一袋子的貝殼、石頭,都不捨得仍,都想帶走。爸爸就說:“小明啊,你看咱家裡已經有好幾塊漂亮的小石頭了,是不是小石頭可以不帶了?”小明想了想,是啊,家裡還有好幾塊上回撿的石頭。於是,小明仍掉了所有的石頭。然後,爸爸又說:“小明,你看,這些貝殼,有三個已經有破損了,是不是這幾個可以不要了?”,於是小明又仍掉了三個貝殼。

以上說明什麼呢?當我們撿回來一大堆需求的時候,它們真的都有剛性需求嗎?都有必要嗎?我們也應該篩一篩、選一選。

解決方案:

如何來判斷需求的必要性呢?實際,上面我已經說了方法,我們在做產品的時候,從產品定位開始考慮,是不是應該盡量避免紅海搏殺?哪就盡量考慮藍海需求,如果紅海中競爭過於激烈的,可以先放一放了。然後,再篩選同類化需求,如果在自己的需求列表中,已經有相似的同類化需求,選出最優的,其它的也可以放一放了。再有通過上面的優先級考慮,是不是有的需求可以不用本次考慮,放到下一版本開發呢?

可行性

經過千挑萬選,小明選出了自己要帶的幾件寶貝,然後去找爸爸。“爸爸,我帶這三件”於是小明拿出兩個精美的貝殼后又指了下地上的一個超大貝殼說。“啊,這個不行啊,太大了啊,包都裝不下,這個不能帶,爸媽還有四個大包呢,你的寶貝得自己拿着。你看,你能拿動這個大貝殼嗎?”,小明看了下這個大貝殼犯難了。

不是所有的需求我們都能實現,有時我也想要設計一款會飛的車子,市場前景一定好,但目前能實現嗎?

解決方案:

可行性需求從三個方面考慮,技術可行性,技術儲備夠不夠,我們到底能不能做得出來。經濟可行性,我也想進軍打車市場,與滴滴競爭,可能嗎?產品的調研、研發、運營、推廣各方面都需要大量的資金,經濟不可行能玩得起嗎?法律可行性,最近有一款涉黃的軟件叫快播,被政府封掉了,有些事情是法律所不允許的,你懂的。所以在做產品需求要先從可行性上出發。

一水哥:“多謝老吳的梳理,產品需要從五性考慮,正確性、全面性、優先級、必要性、可行性”,哪需求都有了,下一步是不是得梳理原型,編寫需求文檔了。

老吳:“是啊,需求文檔的編寫除了注意以上五種特性外,還需要注意,文檔的條理性、無二義性、可驗證性、不失真。水哥,需求文檔的編寫也是要真功夫的喲!”

下回老吳再來分享需求文檔編寫的真功夫。

 

本文由 @產品人老吳(微信公眾號:ChanPinLaoWu) 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