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Facebook以20億美元收購Oculus,一石激起千層浪,虛擬現實VR進入普通消費者的生活終於開始有了可能性,VR的產業化也在全球範圍內快速鋪開。隨後,Sony開啟Morpheus計劃、Google推出Cardboard、三星與Oculus合作推出Gear。而國內,數百家VR創業公司相繼出現,快速覆蓋了幾乎所有的產業環節。

2016年被喻為虛擬現實元年,圍繞着下一代計算平台,國內外正興起一場從未有過的VR狂歡。這一次,虛擬現實也許是真的來了。結合最近閱讀的《虛擬現實-從阿凡達到永生》一書的案例,筆者粗淺談談虛擬現實到底會給我們生活帶來哪些變化。

 

一、虛擬購物

當虛擬現實技術進入家庭時,身臨其境的虛擬商店將成為消費者“親自”購物的真正3D商店。這樣的商店和產品可以單獨為每一位消費者量身打造,就像今天的網上書店亞馬遜所做的那樣“學習”消費者的愛好,並且根據推測來推薦用戶購買和下載,而虛擬現實能夠獲取所有消費者在沉浸式商店的運動。

消費者在哪裡走過,正在看哪裡,正在摸什麼,試穿了什麼,最後買了什麼。

3D商店的工作人員可以利用虛擬技術,對這些有價值的行為數據集合進行數據挖掘,來修改包裝、店面布局和廣告。每一個人的3D商店都可能不同,會根據過往你的身高體重信息、購買信息推薦適合的商品,推送適合的廣告。

二、虛擬度假

虛擬旅遊將拯救那些在旅行期的交通事故中失去的生命,例如去海灘或探親的路上。另一方面,也將拯救那些被關在動物園裡的長頸鹿、熊貓們,虛擬動物園將成為良好的替代品。

人們將可以在熱氣球上飛行,在水底沉船周五和五顏六色的熱帶魚一起游泳(無需潜水設備),甚至回到歷史遺迹中参觀遊盪。目前哥倫比亞大學的歷史可視化研究所通過分析遺迹的文化、圖片以及無數的二維圖紙,已經能生成希臘雅典衛城的3D模型。

試想一下,當人們使用逼真的設備,能夠具有觸覺和嗅覺及聲音和視覺時,計算機程序及智能導遊可以讓我們從一個位置瞬間移動到另一個位置,講述場景以及回答我們關於歷史問題的疑問等等,我們在家中就能實現環遊世界的夢想,不僅是現代世界,還有歷史的世界。

三、虛擬社交

人生來就是群居生物,互聯網的發展,微信、QQ即時通信應用的興起已經改變了我們與朋友過往的溝通交流方式,未來虛擬現實技術將再一次改變一切。

想象戴上一個頭盔就能把自己融進身臨其境的3D社交網站中,形成一個虛擬的化身,我們的化身的動作將有我們的身體動作產生,在那裡我們可以結識朋友、建立家庭、去酒吧夜店、去運動場打球等等。我們可以做那些在真實世界已知的所有活動,也許將分不清這是真實的世界還是虛擬的世界。

由於可以追蹤每一個人的軌跡與動作,就像英劇《黑鏡》中的一集劇情一樣,我們可以在虛擬世界不斷回放過往發生的事情。有一次很贊的虛擬約會?在播放一次感受一遍。某一次約會體驗不滿意,跟我們的設想發展不一樣?按一下“摧毀”鍵,體驗就會消失不見。沉浸式的虛擬技術,非常可能像毒品一樣讓我們對虛擬社交成癮,這個世界我們可以更加隨心所欲,釋放想象的空間。

四、虛擬教育

虛擬現實不只是能通過3D效果讓我們感受1000年前的雅典或羅馬的場景,身臨其境的學習歷史那麼簡單。

在虛擬教學中上課時,教師可以增強他們目光的力量,渲染計算機會分別將個性化的信息發送到所有學生的系統中,讓每一個學生產生認為自己唯一被老師注視着的人。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曾做過相關虛擬課堂的實驗,研究表明該項技術不只是讓學生注意力集中到了老師身上,更提高了自身的記憶力表現。

虛擬現實還將扭曲距離,真實課堂只有少數人能坐到教室最舒服最好的位置,而虛擬現實中,是有可能為每個學生都單獨渲染所坐位置,我們的数字化身將發現自己正坐在教室前排中間,而其他人看來我們可能坐在教室後面,而沒有重疊在一起。

虛擬現實可以讓我們在虛擬化身上學習,伯克利分校已經成功做了相關的實驗,當我們學之前從沒學過的太極拳套路的時候,我們在虛擬房間里可以實時看到渲染的化身的動作,進行實時的糾正。我們還可以在打拳時保持自己化身的四肢在教練化身的肢體範圍內,更精準的學習。

五、虛擬醫療

手術培訓,傳統手術訓練所使用的道具人的屍體,昂貴且難以獲得,又難以重複使用。人體的虛擬現實显示,加上提供觸覺反饋的設備,能為訓練醫生提供更高效便捷的方式。哈佛大學的團隊已開展過類似技術,在10期課程中培訓了約20名經驗豐富的外科醫生和三年級醫學生,有效提高了他們的技能。

疼痛管理,華盛頓大學的心理學家亨特曾使用一種沉浸式的虛擬冬天場景,來降低患者劇烈的身體疼痛,一個三度燒傷患者戴上頭戴式显示器,進入一個冰雪覆蓋的峽谷中,峽谷里滿是企鵝、雪人。與此同時,醫生從患者的燒傷部位移除死皮。臨床試驗表明,患者報告的疼痛有效減少了50%-90%。

虛擬醫療在復健康復,創傷后應激障礙,治療心理恐懼症等方面均已展開了一定的試驗,並取得了不錯的反饋效果。

六、虛擬戰爭

相比生活中的看似遙遠的體驗,虛擬現實不僅在醫療上已開始初步實踐,在軍用上也已經發揮作用。

美國國防部曾耗費巨資投入到虛擬培訓計劃中,在2006年投入使用。它讓軍事人員做好準備來應對城市戰的危機,如簡易爆炸裝置、失去通信信號,面對灰塵砂礫和煙霧的挑戰等等。製作者根據衛星、情報機構收集的數據生成了一個高精度的巴格達虛擬模型,不僅包括200萬個以上数字對象的3D物理結構,還有城市的社會、政治和經濟勢力。

此次虛擬培訓計劃在幾個月的時間很快訓練了即將部署的士兵,還包括判斷出技術和規劃上準備不足的地方。因此美國侵入伊拉克戰爭,已經是虛擬戰爭的成功應用之一。2013年上映的電影《安德的遊戲》通過虛擬現實訓練與蟲星的大戰,那樣的場景也已經不遠了。

 

虛擬現實VR其實是一個看似很時髦但並不陌生的名詞,早在上世紀50年代末就已研發出了幾個類VR設備。但因為產業鏈不完善,技術不成熟(分辨率不夠,屏幕刷新率過慢,显示延遲,視場角度不足,底層算法缺失)等問題在消費級市場並不成功,而在軍事、工業領域已逐步投入使用。

未來虛擬現實的應用將滲透到生活中每一個角落。虛擬現實將提供一個新機會,讓我們可以脫離現實世界的限制,在虛擬世界重新審視和重塑自己。我們可以獲得現實世界得不到的體驗,可以與他人更充分地溝通,可以更高效地學習和工作,可以更沉浸的娛樂放鬆,甚至可以在某種意義上通過数字化個性存儲真正永生。這是只有技術才能帶來的奇迹,而技術奇點已經臨近,

當然技術都是把雙刃劍,有光明的地方必有陰影之處,虛擬現實技術也將澆灌出黑暗軍團。隱私泄露、身份欺詐、極端情緒等等,幾乎是可以斷定必然發生的悲劇。就像互聯網的出現也滋生了大量的低俗網站、虛假信息、暴力犯罪誘導、網絡暴力一樣。

但以上不會影響虛擬現實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就像當年美國里根總統遇刺槍擊后說的那句話一樣“不是槍殺人,而是人殺人“,擁護者相信技術本身並沒有錯。人類貪婪的慾望,資本家無止境的商業利益,技術發展的必然趨勢,三種力量的合力將使虛擬技術的發展成為不可阻擋的洪流。

未來也許就像我們無法想象沒有互聯網前,沒有電視前,沒有電前的世界一樣。以後的幾代人會問他們的父母,在沒有虛擬現實VR之前,世界是什麼樣子。也許那些家長會回答:“為什麼你不去拜訪下你曾祖父的数字化身,然後自己去找到答案呢?“

 

作者:Link  微信公眾號:aboutlink,一隻新美大產品汪,愛生活,才會愛產品,有好奇心,才能驅動世界。專註分享一個產品經理從0到1的進階之路。

本文由 @Link 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