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宮崎駿的動畫到北野武的電影,久石讓用音符的魔力,讓觀眾沉浸在一個個的光影故事中。即使曲折的故事,隨着時間而慢慢退去,但是當熟悉的旋律響起,卻能給人帶來曾經記憶中的感動。久石讓擁有一顆匠心,這也許就是他成為配樂大師的緣由。最近閱讀完久石讓的著作《感動,如此創造》。從中提煉出一些觀點,來解讀這位配樂大師的匠心。這些觀點,也會為我們的產品工作帶來啟迪。

1.工作是一條連貫的“線”,並非只是單獨的“點”。

點,久石讓指的是單個的優秀作品。工作,不僅是單獨做出一兩個好的成績,而是連續不斷的表現自己的專業能力。這樣就能成為專業人士。並且,久石讓用一流和二流的標準,對專業人士進行劃分。久石讓認為,所謂的一流,就是每一次都能發揮高水平的能力。

2.心靈的基本建設始於規律的生活。

久石讓在每部電影中,需要工作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去創作30首左右的曲子。面對繁重的工作量,久石讓必須要讓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富有規律和節奏。

他在為《哈爾的移動城堡》進行創作時,將自己一天的時間安排成這樣:早上9:45,起床,喝咖啡;10:00,上山散步1小時;11:30,洗澡,吃午飯;12:00,進錄音室,專註創作;18:00,強迫自己吃晚餐;19:30,回去繼續創作,一直到凌晨;接着就是放鬆一下,看看書;凌晨3:30到4:00之間,入睡。就這樣,久石讓在10天內,寫出了11首交響樂版的配樂。

所以,在工作開始時,要讓生活維持固定的步調,過着有規律、平順的日子。

3.作曲需要的是符合邏輯的思考,以及驟然閃現的靈感。

雖然,音樂是感性的藝術。但是,久石讓認為感性的創造,要有邏輯的思考。這些邏輯的思考,要依據所積累的知識、經驗等。也就是說,曾經學過什麼,體驗過什麼,才能逐漸構成創作的血肉。這些都無關於情緒。

同時,久石讓認為稍縱即逝的靈感,似乎大多出現在無意識的時候。所以,他會經常會隨時記錄下自己的靈感。比如,《龍貓》的配樂《散步》的旋律,就是久石讓在泡澡的時候捕捉到的。

4.若迷失了方向,我會重新回想剛開始的印象。

久石讓在創造的時候,往往會產生很多的想法,也會走入迷宮。這個時候,他就會回想,這部作品的要求的是什麼?對這部作品最初的印象是什麼?他覺得,創作者的第一印象非常重要。因為,第一印象,是由“想做出好作品”的想法衍生出來,而且還沒有受到多餘觀念的影響,這是最好的呈現方式。也許這就是我們經常說的:不忘初心。

5.自己創作出來的樂曲,第一位聽眾就是自己。

作品,就像自己生出的孩子。久石讓認為,如果連自己聽起來都沒法感動或者興奮,那也就沒法打動聽眾的心。等同於工作,自己交出的成果都不滿意,就不能僥倖的期許別人的讚賞。

6.如果兩條路讓我選,我往往傾向於選擇困難的那一條。

久石讓曾經為中國電影配樂時,面臨着在哪裡錄音的抉擇。日本的吉卜力工作室採用6·1聲道的超高標準。而中國當時還沒有採用主流的5·1聲道。但是,久石讓覺得,環境中的事物會反映時代的潮流,毅然選擇去中國錄製。

久石讓的人生哲學就是這樣。決定某件事時,他的判斷標準大部分都是取決於自己能否完全的說服自己。如果不是走在一條由衷認同的道路上,也是無法對自己所要背負的辛苦或失敗有所覺悟。

7.如果豁出去徹底裝瘋賣傻,反而不會不好意思。

久石讓也曾為《冬日戀歌》這樣的韓劇着迷。他曾經覺得他是做不出這樣狗血俗套的劇情和配樂。但是,他反思自己,不應該用這種高高在上的態度來輕視別人。久石讓覺得這是羞恥感在作祟。所謂羞恥感,就是想要好好表現自己的反面,也是恐懼毫無保留呈現自己的心理。 他覺得越是通俗,越具有震撼力。自命清高,反而會缺乏人性。

8.愚蠢會傳染,水平也會因此降低。

久石讓認為,只要有一個實力不足的成員存在,團隊的水平就會下降。就像球隊一樣,一個人明顯的缺陷,就有可能成為全隊的弱點。解決之道,唯有讓實力不足的人提升自己的水平。

9.鍛煉知性才能拓展人生的寬度。

久石讓認為最好能夠不要吃苦。沒有所謂輕鬆的人生,每個人總有不為人知的痛苦,所以也不必自討苦吃。把吃苦講的很偉大的人,通常都是在炫耀自己的辛苦。這些人缺乏對自己人生冷靜的思考,沒有客觀的觀察能力。

所以,他認為,一般的辛苦無法擴展人生的寬度。想要拓展人生寬度,需要鍛煉自己的知性,並且經歷真正困苦的檢驗。

對於知性,久石讓更可能指的是每個人的心智,它包括樂觀,积極,向上等。每個人的心智,不能因為反覆的生活所麻木。

10.今日的我要超越昨日的我,明日的我要勝過今日的我。

隨着年齡的逐漸變大,久石讓內心充滿了太多的事情要做,經常自問:“甘心就這樣結束嗎?”。

就是這樣不停挑戰自己的久石讓,通過不斷的創作,給我們帶來永恆的感動。

通過這十條創作感悟,久石讓的匠心,值得我們去品味。

 

本文由 @wideplum(微信公眾號:wideplum )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