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我在 Spotify 的一名同事向我介紹了 “破窗理論”。破窗理論的淵源是指保護城市環境,防止故意破壞公物或者公眾酗酒等小型犯罪事件的發生,這樣可以創建一個有秩序的氛圍。最重要的是,這樣做可以防止大型犯罪事件的發生。

我可以舉一個不久前發生在紐約市的具體案例。

20 世紀 90年 代,紐約的犯罪率急劇下降。紐約的暴力犯罪率下降 56%,全美國的暴力犯罪率下降 28%。這種效果非常明顯,歸罪率為什麼在短期內下降這麼快呢?

一般來說,我們會認為能發生這麼大的改變,只可能是因為紐約警察署的採取了嚴厲的措施,例如規則更加嚴厲,控制力度加強,逮捕了更多的人,等等。但是實際做法非常簡單。

很多人將這種改變歸結於前紐約市長 Rudolph Giuliani 具體政策的功勞。更重要的是,他最突出的一項政策是將犯罪率降到了一個很低的層面,我們將這種方法稱作 “破窗方法”。

一般來說,通過清理城市,例如清除地鐵牆上的塗鴉,修補 “破窗”,這座城市就會變得更加安全,犯罪數量就會下降。這是一個有爭議的方法,因為人們沒有將重點放在大的犯罪事件上,而是首先修補那些看似較小且不重要的問題上。

前市長 Giuliani 說:

很明顯,謀殺和在牆上塗鴉是兩種非常不用的犯罪行為,但是它們在某種程度上是有聯繫的,我們的環境如果能容忍其中一種犯罪行為,就可以容忍另外一種犯罪行為。

從本質上講,這意味着你所在的環境對你和其他人做決策有巨大的影響。如果你看到一棟房子里有很多已經打破的窗戶,雖然你沒有犯罪的意圖,但你也很可能會打破其他的窗戶,闖進房子里。

我再列舉一個基於 “破窗理論” 的案例:

1969年,斯坦福大學的心理學家 Philip Zimbardo 進行了一次實驗。他將一輛沒有車牌的汽車分別停在布朗克斯和帕洛阿爾托的大街上,並且撐起了引擎蓋。

布朗克斯的汽車只在那裡待了 10 分鐘就被攻擊了,然而,在帕洛阿爾託大街上的汽車在一個星期后依舊安然無恙。Zimbardo 自己砸壞了一個窗戶。很快,路人(主要是受人尊敬的白種人)紛紛加入破壞汽車的行列。

“破窗理論” 同樣適用於設計和產品開發中。

我最近在我工作的一個項目中發現了這個問題。在這個項目中,我們推遲了一些小事。我們常說 “我們稍後再做這個事情。” 這是一個典型的錯誤。

結果,我們整個團隊對這個項目越來越缺少動力。我覺得所有的事情都開始崩潰了,我不高興,但是我說不出是什麼讓我很苦惱。

這讓我想起了 “破窗理論”。於是我們花了一天的時間,把 “破壞的窗口” 修好了。關注小的細節,清理了一些代碼,解決了很多小且不重要的細節問題。

從那天之後,我又開始再次欣賞這個項目了。雖然我們並沒有做大型的改動,但是項目像改頭換面了一樣。

通過 “修復所有的破窗”,我們又可以重新作出優秀的決策了。我們的工作變得更加專註,它使我們有了积極的推動力。在此基礎上,它防止了以後 “更多的破窗”。

從本質上說,通過設計&完善我們的環境是我們簡單地改變了我們做出反應的方式。如果我看到一座丟棄的房子里有很多已經破壞的窗口,我不會因為撿起一塊石子雜碎窗戶而感到內疚。即使我這樣做,我也沒有別的意圖,也不會把我自己看作罪犯。但是,環境可能會促使我做出這樣的行為,有時環境甚至可能是一個引爆點。這種行為可能完全是潛意識里的,我們甚至都沒有注意到。

當我做其他的項目時,我經常會考慮到 “破窗理論”。每次當我對項目不太滿意時,我都會花 1-2 天的時間清理所有的小且不重要的問題。

希望你也能受用。

 

作者@Tobias

來源@36氪

文章鏈接:http://36kr.com/p/5047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