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了解,自《北京網絡直播行業自律公約》實施一個多月以來,截止目前公布了北京市第一批違規主播黑名單,涉及北京市網絡直播平台9家、主播40名。一時之間又把“叫好賣座”的互聯網直播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在“娛樂至死”的年代,網絡直播呈低俗化的態勢。泛娛樂化的“網絡直播”到底能走多遠?

網絡直播呈泛娛樂化、同質化、低俗化發展態勢

近兩年,網絡直播越來越火,越來越多的人湧入直播領域試圖分得一杯羹。為了“突出重圍”,主播們想法設法迎合大眾。網絡直播逐漸變得無聊化、庸俗化,其內容大多是“娛樂為主,兼顧吹牛賣萌”,多數時候都是講故事、要錢、唱歌。

我們點開任意一家視頻直播平台,幾乎都可以看到花哨的界面、誇張妝容的主播以及奇葩的表演。這两天在微博上引起熱議的“吃貨鳳姐”吃燈泡等視頻,就被眾多網友質疑。一些主播為了博出位,出口成臟。一些主播為了賺錢,“即便不脫衣服,也會弄一些喘息聲吸引粉絲扔錢”。

網絡直播處在商業模式不穩定的階段,內容同質化、低俗化現象嚴重。一旦新的無聊方式,轉移了受眾的注意力,那麼網絡直播將失去生存的土壤。到時,直播平台可能面臨大量用戶的流失,不利於行業的良性發展。

內容才是網絡直播的持續走紅資本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全國已經有200多家與直播相關的創業公司,網絡直播平台的用戶數量已達2億,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時段同時進行直播的房間超過3000個。但從內容貢獻上來看,最終貢獻優秀內容的還是最頂端的5%的主播。

“打擦邊球”的低俗內容終究只是一種快消品,不可能成為商業的主流。直播平台的核心競爭力應該回歸到內容本身。直播在發展,用戶的內容需求也在不斷增長,用戶在成長,直播的發展就必須跟得上用戶的成長。直播的發展應該朝着高質量的原創內容發展,才會在競爭異常激烈的互聯網中長盛不衰。內容才是網絡直播的持續走紅資本。

無聊經濟不是社會經濟的主流

網絡直播催生出的無聊經濟讓眾多創業公司看到了機遇。社會需求就是商家的動力,在互聯網背景下,無聊經濟滲透到年輕人的生活中。大家瞄準無聊經濟,進行直播創業。創業者一窩蜂地湧入,並不是一件好事。直播看似門檻低,走紅卻不是易事,靠着博出位的表演,無聊的交談,獲得收益,並不能長久。“無趣型”無聊經濟不是社會經濟的主流。如何利用現代通信業務幫助用戶使無聊時間變得更有意義,才是經濟價值發揮到極致的表現。

互聯網時代,除了看直播,我們還能幹什麼?

技能分享

目前互聯網出現一批類似滴滴、時間財富網等的技能分享平台。通過滴滴打車軟件,你可以接到單子。只要你有車,就可以在上下班的路途中,賺取額外收入。當然,類似時間財富網這樣的大型眾包服務平台,只要你有裝修設計、營銷策劃等才能,在家就可以利用專業知識,賺取錢財。分享你的專業技能,在互聯網時代,你可以收穫財富。

知識分享

王思聰在分答上回答的八卦問題,把知識變現的熱潮又推進了一步。藉著分答、在行、知乎的火爆,知識分享會逐漸熱起來。這是一個消費升級的時代,人們需要有價值的信息和內容來完成消費決策,付費問答正代表着一種消費升級。提供高質量的談話內容或者是問題,草根也能有話語權。

結語

泛娛樂化的“互聯網直播”到底能走多遠?互聯網在野蠻生長的過程中,已出現了諸多問題。互聯網直播要想持續吸引受眾的注意力,單純依靠同質化的內容,是遠遠不夠的。網絡直播的健康發展,離不開直播平台的自律。直播平台必須承擔起主體責任,保障用戶權益。當然,作為受眾,也可以把目光轉移到其他互聯網領域。無聊可以是一種生產力,但前提是建立在實現價值的基礎上。

 

本文由 @張小魚  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