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經濟平台最核心的工作是聚攏供需與匹配供需,所以我們看到共享經濟的巨頭們都在吸金補貼,瘋狂擴張,因為唯有聚集起足夠多的供需資源時,才有機會去匹配供需,但每個產品的使用頻次和人群又不同,這就決定了一個共享經濟產品的體量,低頻次與人群的小眾,分散是讓一部分產品提前退出市場的第一要因。

「熱詞」總伴隨某些事件跳入到我們視線中, 這次「分答」的出現又把眾人的注意力從網紅經濟拉回到了共享經濟。據說產品上線4天時間已有百萬級的用戶湧入,併產生20萬條問答沉澱。不過,同樣在共享經濟領域中,也會不時傳出那些曾被人津津樂道的產品,宣布轉型或直接倒閉。

美食版Airbnb的私房菜預定平台“我有飯”近期已宣布轉型至包桌業務、餐飲共享平台「媽媽的菜」也已轉型為葯膳菜品為主的平台,一度火爆的拼車市場也在一陣廝殺后沉寂,但為什麼「分答」這樣的產品在推出后就能火起來,而許多產品卻變得舉步維艱?決定成敗的關鍵點又是什麼?

不妨把焦點先收回來,看看共享經濟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模式?

共享經濟實際上是將閑置的資源高效地利用起來,你的錢你的知識你的時間你的物品都可以算,你有它的「擁有權」而將「使用權」交給他人,從而獲得一部分「收益」。事實上這樣的模式在很久以前就已存在,但為什麼沒有像今天這般發展的如此迅速。

那是因為共享經濟是一種雙邊發展的模式,一方面他需要具備有需求的用戶,一方面他需要提供資源的共享者;從前制約這種模式擴張的就是供需的用戶量以及快速的供需匹配,而今日的技術發展給共享經濟提供了一張溫床,讓他在近幾年以非常快的速度,吸引資本市場的注意力並快速擴張。

共享經濟平台最核心的工作是聚攏供需與匹配供需,所以我們看到共享經濟的巨頭們都在吸金補貼,瘋狂擴張,因為唯有聚集起足夠多的供需資源時,才有機會去匹配供需,但每個產品的使用頻次和人群又不同,這就決定了一個共享經濟產品的體量,低頻次與人群的小眾,分散是讓一部分產品提前退出市場的第一要因。

在目前共享經濟的形態中,可歸兩類,一類有型共享,一種無形共享。有型即以物品或技能共享為主,一些項目還有時間,俗稱力氣活兒;無形則以認識盈餘分享為主,再加上時間,俗稱腦力活兒。

Uber算是有型共享中的傑出代表,司機共享出他汽車中的座位與行車時間,為需要的人進行服務,賺取利益。出行打車是一項高頻需求,之前一直被專業的出租車公司接手,如今是全民接客時代;有人說Uber就是黑車,這個我不能認同,說這話的人,你們一定沒坐過漫天要價的真黑車,另外黑車只在特定的一些地點出現,與Uber相比完全是兩種東西;在我看來Uber是將社會的資源合理利用,許多「閑置」的人通過Uber賺到錢,這樣的業餘化的工作行為正在一點點補充上專業化不足的那一部分。

再看看同為出行需求的順風車,他在市區中的使用場景並不多,但需要付出成本卻很多,市區中擁堵的路段很多,真正100%順路的情況少之又少,誰會為了賺10塊錢搭上自己寶貴的時間,而順風車需求場景,更多出現在市區郊區通勤或返鄉上,但是這樣的需求量與頻次又不是非常高;所以當用戶面對高付出成本,低收益時,就會導致撮合概率與用戶參与度降低,這就導致了順風車從一個最「共享經濟」的模式慢慢走向無人關注的原因之一。

在共享行為中「成本」對其結果影響很大,Uber、滴滴司機就是在「行車」中以「輕鬆」的方式賺去「可觀」的收入;不難發現,共享經濟的成功是基於在自然狀態下,做出分享行為,並獲得收益。如果在分享過程中,讓分享者承受過多的執行步驟,那麼很快就會讓分享者喪失動力。

比如鄰居阿姨做菜給周邊上班族吃,涉及到的配送與客服售後服務,如果這些工作都落到了分享者身上,試想離開補貼的這些人還有多少動力參与呢?因為他的投入遠遠比收益要大很多,你見過Uber司機提供搬行李服務的嗎?

鄰居做菜這個邏輯中,阿姨閑置的其實是「時間」或「手藝」。那麼平台就合理利用這些閑置,讓阿姨來做飯。但配送環節呢?客戶服務呢?這些都需要阿姨來做嗎?若平台自建配送、客服團隊,平台成本就會增高,若交給阿姨,那這時阿姨本身閑置的時間,突然變得異常飽滿,在超負荷的付出成本后,收益不如預期就會很容易放棄。

在來看看最具有型共享經濟的典型:以物品共享的共享平台。

最經典是一個電鑽的故事,畢竟是一個講爛了的故事。

為什麼電鑽共享沒有最成功,歸根結底還是「成本」與「匹配」問題。一個「實用」的產品,人們會以便捷和他本身能起到的作用來衡量物品的價值,而當你在平台上搜索一個電鑽時,你發現附近沒有你想要找的型號,有型號的在3公裡外的一個地方,你聯繫了主人,主人說10塊錢借給你,但是他今天出差,明天才回來,而且無論是你過去取還是他送過來,都需要承擔5塊錢的費用和時間成本,這時候你會選擇繼續等,還是索性到樓下五金店買一個電鑽呢?

但在有型共享中,我認為也有可以拋開「成本」去共享的東西,因為那些不是「實用」物品,他不能立馬解決你現實中的問題,比如書籍、遊戲光盤,藍光電影碟這種東西,但這樣的東西人們分享時的動機已從解決現實中的實際問題,變成了尋找現實中的共鳴。

當精神層面的收益夠大時就會淡化利益在其中起到的作用,而轉向以分享為主,經濟為輔的模式。只是能夠給人精神帶來收益的實體物品並不多,就像之前說的人群體量若過於小眾,分散,平台會很難發展,小範圍操作可行性大,但是否能形成大規模共享仍是未知,至少現在還沒有看到這方面的成功案例湧現。

再看另外一種分享形式——無形分享;

早期大家喜歡說百科百科或Wiki是這方面的代表,後來有大神們存在的BBS也開始加入,再比如原來的VeryCD等等;如今我們習慣的案例是「在行」或「分答」。這些平台都是用戶將一些虛擬的東西或個人知識進行分享,他們實際上做的就是將自己的知識或虛擬資源、閑置的時間進行了共享。這種依靠線上進行共享與傳播模式的好處就是相對成本的降低,促使人們更有慾望去進行分享行為,但是劣勢也很明顯,不論是形式,還是內容都會受到表現形式的限制。

將線下作為共享行為場景的「在行」,需要供需雙方付出最大的「成本」是「時間」,而真正的大牛時間又是非常寶貴,他們正是缺時間的一類人,閑置的只是他們的知識,而不是時間,所以其實這不是一個非常自然的狀態;同時發起者也需承擔約談的費用,這就讓約談的那個「約」的動作成本走高。

我認識的一個朋友想要約「在行」中的一個老師,老師在北京,他人在外地,如果要來見一面,需要支付相當的費用,誠然就像我說的人們在精神層面收益大於付出成本時,會淡化付出,但對於一次約談的成本與收益評估會讓人糾結。

而分答算「在行」的線上改造版,許多生活中的「小牛」「路人甲」也可參与其中,門檻比一直逼格高高在上的「在行」要低很多,共享的成本低,用戶基數大,費的時間少,提問與回答雙方都能獲得收益,這就是他比「在行」能更快吸引更多人的原因之一;

相信未來一段時間里「分答」會成為「在行」的一種補充存在,而「類分答」的產品也將不斷的湧現,它能不能靠大量的KOL打雞血一般的撐過去,仍是未知數,曾經的微博就是前車之鑒,當太多的耀眼光芒覆蓋長尾人群時,長尾人群變成了沉默者,而當雞血打完,大V力量褪去還會有多少人湧入到分答中呢?但不能否認的是,提問與在線語音回答這種形式,讓供需雙方都能獲得收益並付出的成本又低,恰恰符合共享經濟的一些優秀特質。

其實說來說去,會發現共享經濟中最主要的衡量單位就是成本。時間成本,知識成本,物品單價成本,所獲得的收益,用戶會在其中進行權衡后選擇是否用這樣的服務,所以當那些費時費力,收益不多,看似有情懷的東西脫離補貼與新產品上市熱度褪去后,剩下的只能是抱着「共享經濟」的大腿艱難行走。

大家都在擔心,Uber在撤掉補貼後會不會沒有人會再用了呢?我認為用戶數量會下降但不會消失,在長期補貼下人們已形成依賴習慣,即便Uber的補貼在下滑,但我認為他會去試探一個零界點,讓供需雙方都能享受比從前出行方式上仍有優惠的價格。

有型分享不會因為沒有補貼而消失,但會以更內斂的方式發展,我相信依然會有一群人可以用他們的力量,讓人們產生信任,讓分享行為勝過收益所得,從而開始享受分享的過程。我曾想如果一些以共享經濟為出發點的公司,採取大規模協作方式會不會有改觀呢,每個公司都把自己的產品當做類似API接口的東西,接到其他產品的一個環節中,比如互助保險,比如人人快遞,比如食材供應,也許今天的共享經濟平台就不再是今天的樣子。

不是他不行,只是才剛剛開始。

#專欄作家#

辛超,微信公眾號:pmnote,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九櫻天下產品經理,關注社區共享經濟領域,曾任藍標集團策劃經理,負責運營百萬級粉絲微博賬號,現轉崗產品,擅長產品設計與運營。希望未來自己打造的產品,能讓世界變得更好一點點。

本文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