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和直播在今天看來似乎是老生常談的話題,各類觀點層出不窮。當直播平台已進入紅海,網絡主播是否還有機會?各平台爭搶主播的現象依然很常見。那直播平台進入紅海,網絡主播仍有機會 是一個偽命題嗎?

從傳播的發展看,我們經歷了文字、圖片、聲音、視頻的多元化傳播方式。當短視頻興起的時候,Papi醬抓住了風口,成為短視頻網紅的佼佼者。用戶從對短視頻的興趣轉向了對Papi醬的關注,這是從內容到人的轉變。

直播平台的演進

從直播平台的發展來看,在直播1.0時代是錄播,直播2.0時代是類似於YY等平台的秀場直播,說笑逗唱的主播解決了一部分人空虛寂寞問題。3.0時代則是移動直播,智能手機,移動互聯網的發展,視頻直播風生水起,資本的介入推動了各類移動直播平台的發展。帶寬技術的發展,也給直播平台帶來便利。帶寬又成為視頻直播領域的關鍵。

直播平台的3.0時代,能不能產生一個比Papi醬還有影響力的移動直播的網紅?

在內容方面,從2.0時代的以內容為主,轉向現在以主播風格為主,更加個性化和風格化。同時,網紅不僅僅是為了內容而內容,當網紅有一定影響力之後,進而轉向了網紅+直播+電商的模式,形成一個三角閉環。利用網紅的人氣構建品牌影響力,從而實現盈利。

網紅的發展模式

從目前國內網紅的發展看,多數為草根主播,由兼職為主轉向全職為主。存在着批量複製與孵化現象,不免會有同質化問題,從而引起用戶的審美疲勞。但從整體發展看,有網生平台,網生紅人,網生內容的共振爆發。大量網紅孵化器的出現,使得網紅髮展趨向功利化,吸引了部分年輕有顏值的妹子躍躍欲試,在大量崛地而起的網紅中分得一塊蛋糕,吃一碗青春飯。

對於一定規模的網紅經濟公司,對網紅進行規模化培訓,公司化運作。目的在於當網紅形成個人風格,贏得粉絲,變現之後,從而抽取網紅的分成。當網紅有一定影響力之後,想要穩定得留住網紅,不被高價挖走,只能提高主播身價。由此,在各大直播平台中,無論直播平台有沒有機會,只要主播有影響力,有潛力的主播一定有機會。

什麼樣的主播可以脫穎而出?

無論是平台還是個人,有趣有用一定不會被淘汰。內容依然為王,而內容的本質,從內容走向了個人。

在以內容為中心的直播時代,關鍵在於主播表現了什麼內容?用戶的焦點以內容為導向,在內容傳遞的背後包括了三觀、美學和趣味。

內容是核心要素,隨之流行的形象、明星等只”是副產品”。

在以人為中心的時代,以人的“魅力”為核心,採用各種工具將其傳播和擴散出去獲得認可。“魅力”是最核心的要素。各種平台和內容的形態充當的是媒體和工具的角色。人的“魅力”是一種更高段位的內容。

寫在最後

無論是直播平台還是主播,並不能武斷的肯定哪個更有機會。有機會的主播必定也是有特色和差異化,懂得與粉絲互動維護社交的主播,具有內容創業能力的才可脫穎而出。而直播平台與主播的關係則存在狼多肉少的現象,在各大平台爭搶主播的過程中,是不是主播顯得機會多一點?

 

本文來源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速途網,作者@翟子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