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認為,任何人天生即是有罪的,他們的罪先天的來自其祖先——亞當與夏娃,他倆違背與上帝的約定,吃了分辨善惡樹的果子,這種悖逆帶來了罪。

1、直播的原罪到底是什麼?

毫無疑問的是,移動直播大幅解放了視頻內容的生產力,五花八門的內容瞬間佔領了我們的視線。據悉,移動直播平台已經超過200家,其中超過110家有融資,覆蓋用戶超2億。但是,當這種酷炫的形式是否真的有為我們帶來更多好內容還未可知的時候,壞內容已經撲面而來。

前不久我的手機上,收到新浪新聞的一條推送,雖然只是某媒體一篇報道東莞風月女搖身一變當上女主播的新聞,但編輯小哥依然貼心的為此文佩上了三個比較知名的涉黃直播視頻:

  1. 遊戲女主播穿黑絲直播“騎馬”
  2. 女主播忘關攝像頭,睡覺過程被直播;
  3. 電競女主播直播脫衣,邊脫邊說好害羞;

我們一直在聊由於智能手機和4G普及之後的移動直播所帶來的爆炸性發展機遇,我們一直在聊產品架構,在聊運營活動,在聊商業模式,卻忘了光明的另一面總是有那麼一些陰暗。

由於內容生產的門檻空前降低,好內容出現的可能性雖然提高了,但是壞內容一定相伴相隨。

這就是原罪,好內容和壞內容都可以成就一個平台,但是壞內容可以更快成就一個平台。

富人的第一桶金,往往都不那麼乾淨。對於直播平台來說,在初期不管是用戶爭奪還是融資大戰,影響可能都是決定性的。然後,由於平台影響力的增大,不管是來自上面還是下面的壓力,壞內容在平台上漸漸消散,好內容佔據主流。

上個月,映客、花椒、在直播、陌陌等平台的40名主播因涉黃被永久封禁,這是自公布《北京網絡直播行業自律公約》后,因違規首批被列入黑名單的主播。文化部下發的違法違規查處名單里,不但有鬥魚、虎牙、戰旗TV、龍珠等新晉直播平台,也包括YY、六間房和9158等多家老牌秀場,全都赫然在列。2016年,凈網行動還在繼續,我們不能忘了快播的教訓。

我認為,現在的時間節點,對直播行業來說恰恰十分微妙。之前,大家拼的是資本實力,拼的是產品運營,拼的是商業模式。儘管這些東西依然重要,但現在,你有多大的能力,把壞內容對你平台的影響控制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可能是決定直播行業最終座次的X因素。

2、黃是原罪:為什麼十年過去,直播平台一直解決不了涉黃問題?

主要的原因有以下三點:

鑒定違法難

比如,女主播直播吃香蕉到底算不算涉黃?如果算,那麼,男主播直播吃冰棍就不涉黃了?有時候,什麼是涉黃本身也還沒有規定清楚。

違法成本低

之前很火的鬥魚直播“造人事件”,兩度共計被罰款6萬元,沒收違法所得15.74萬元,這對於服務器成本一個月就上千萬的直播平台來說,等於什麼都沒罰好嗎?

經濟利益大

與此同時,由於“造人事件”而帶來的傳播度和下載量,令直播平台願意自己主動去做一些事情。的確,色情內容是快速拉動人氣和產品各項數據最好的方式。有的平台甚至會把涉黃事件當作一種手段,為融資、上市製造噱頭。

3、想做移動直播領域最後的贏家,必須洗白!

在直播行業里,如果你只想做個小平台,偏安一隅,那麼,其實涉黃這個問題真的不太重要。但是,由於直播行業的燒錢特質,比如邀請主播,比如帶寬機房,想要活下來必須融資,而資本在投資回報的驅動下,決不會允許你偏安一隅。

我在之前的文章里討論過,直播市場競爭到最後,很有可能也是一個寡頭市場:“最後的老大很可能是從創業公司獨立發展起來的,在用戶的認知中,直播就是它,它就代表直播(我就不說是誰)。在保證融資能力沒有問題的前提下,這位老大在最終的封王前,很有可能經歷一次和另一家獨立發展起來的老二的合併。但是,被BAT中的一家投資是在所難免的。是否被收購,還得看該行業的發展程度和創始團隊的態度。沒投到老大的另外兩家,會選擇自己做直播業務,或者收購行業老三。”

所以,如果最後真的發生這種情況,比如剩下三家平台,那麼它們必然是把涉黃的問題給徹底解決了。否則,就算相關政府部門不盯上你,你的同行也會把你舉報到死。

那麼,直播的原罪,到底如何解決呢?

4、公約和聯盟,作用不如想象中大

今年4月,將近20餘家直播平台共同發布了《北京網絡直播行業自律公約》,對直播行業做了一些自律性規定。而後不久,又有多家直播平台聯合成立“網絡直播自律聯盟”,希望共同合作,和諧發展。

這樣的公約和聯盟,雖然在與政府的溝通中有一定的作用,且能樹立行業积極尋求健康發展的正面形象,但是,在各個平台本就有競爭關係的情況下,如何在這一塊共同發展,良好合作?我依然存疑。

說到底,這些公約和聯盟的表態性質更多一些,宣傳意味大於實際作用。但是依然不得不讓人感慨,這個行業相對以前很多野蠻生長起來的行業,還是要早熟很多。新事物一旦出現,大家已經為它未來的各種可能性做好了準備。

然而,直播平台要做的還有很多。

5、如何自我凈化:機器or人工?

想要盡量解決平台涉黃問題,可行的方法無非技術審核或者人工審核這兩種。

在PC秀場時代,由於內容的生產量相對有限,我們可以看到YY、9158和六間房等都主要採用人工審核的方式解決涉黃內容偏多的問題。再加上在這些傳統秀場,家族和公會對主播的控制力相對較強,導致惡劣內容早就已經被比較好的控制下來了。

但是在在移動直播的時代,手機讓生產力解放,全民參与到這場遊戲中,內容失控且呈指數級增長,在中國勞動力成本一直不斷高企的大環境下,再用人工審核,顯然不是一個太明智的法子了。

人力審核移動直播的麻煩在哪裡?

  1. 人力成本太高:映客的相關負責人曾表示:“為了對主播監管,我們成立了800人的審核隊伍。”呵呵, 800人的審核隊伍,雖然可能有不少是兼職,但是在很多C輪公司全公司仍然才一兩百人的情況下,這顯然有點奢侈了。 另外,高峰時段主播的人數在5000人以上,800人審核團隊依然是杯水車薪。
  2. 突發性太強:直播由於實時的特性,不像文字、圖片和視頻那樣,一遍審核通過了就通過了。某個主播在直播,可能前10個小時沒事兒,第11個小時違規了。
  3. 身份認證無法實時:移動直播平台由於想打造全民主播的概念,如果沒有任何限制的情況下,肯定是希望所有人都直接開上攝像頭就開始直播的,但由於還是有身份審核的要求,就必然增加了成本。

在這種情況下,技術審核 成為一項補救措施,例如,有的公司自己設置了監控系統,每3秒掃描1次所有直播間的畫面,比如根據畫面中肉體顏色的比例,判斷是否存在不雅舉動。

我認為最好的方式必然是:人工+機器。機器可以做掉90%的事情,識別出高危疑似惡意內容后,轉交人工,由人工做最後的審核,選擇刪除或者通過。

這裏面,唯一的問題是,機器的這套技術解決方案,並不是所有的直播平台都有實力或者精力去做的,成本還是很高。但是,正如很多電商平台選擇了一些第三方視頻服務平台來外包自己的直播產品一樣,市場上已經出現了諸如騰訊雲這樣的第三方審核技術解決方案,可以幫助直播平台實時審核直播內容、數天內存儲相應內容和快速實名認證等。創業公司的資金 當然還是應該花在刀刃上,比如產品改進和品牌推廣,當確認自己的直播業務能起量后,可以再選擇自己來做審核技術的解決方案。

6、洗白原罪才有機會選邊站隊

我曾經有過一個判斷,直播因為和團購、外賣和視頻行業十分相似的特性,比如:

  1. 全都非常燒錢,極其依賴資本;
  2. 模式依賴供給端,so瘋搶供給端;
  3. 缺乏用戶自增長能力,有賴平台輸血;
  4. 商業模式不確定,市場有待探索,

所以,5-10年內的直播行業可能會發展成如下的樣子:“ 由於用戶、流量和資金方面的優勢,加之行業的發展模式在老大的探索下已經成熟,BAT可能只需要花一半的時間和資源即可沖入前三甲,比如直接收購行業老二和老三。並且,由於直播和視頻類似,也是用戶線上完成全部的體驗的特性,隨着行業繼續發展到5-10年之後,BAT旗下的直播業務也很有可能超越原行業老大。”

但在那之前,行業必然已經徹底完成了整頓,大佬才會入局。比如,團購沒有了一些不正規的按摩店加盟,外賣沒有一些黑快餐的商家上架,視頻沒有了無版權就隨意播放的電影電視劇,等等。除了最後的直播行業的老大,其它的直播平台的“站隊能力”十分重要,而只有洗白了原罪的平台,才有被大佬收購的機會。

#專欄作家#

柳胖胖,個人微信號:leslie0724,微信公眾號:一個胖子的世界。11年起有過兩年O2O創業實戰經驗,現在互聯網金融社區做產品,長期對互聯網產品保持觀察,對商業模式和實戰案例有自己獨到的見解,偶爾也會發表出來,最近正在瘋狂健身減肥。

本文系作者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