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上半年,我們在談自媒體、網紅,在談論這其中的技巧與方法,討論了太多的東西,筆者在這裏拋出一個觀點:我們是時候放棄對自媒體和網紅的討論了。

成功的人從來不到處兜售自己的成功,只有失意的人才喜歡抱團取暖。

我一直不明白自媒體有什麼好討論的,討論來討論去不就是怎麼吸粉、怎麼粘住用戶、怎麼讓用戶轉發、怎麼打造商業閉環、怎麼誘惑VC嗎,然後成功找到接盤俠,買到一個好價錢嘛。

這其中確實有很多技巧,比如吸粉就有108種,粘住用戶的話又可以延伸到社群,總之,每一個小的方面都可以寫一本類似於操作指南一樣的書。

討不討論,情況都差不多:閱讀量下降,留言的用戶減少,打賞的朋友開始遞減,點贊轉發的沒有以前勤奮了,廣告主越來越挑剔了……

當矩陣形成,聯盟走向聯合,這個盤子收割的也差不多了。剩下的一些剩菜殘根就留給80%的人去搶吧。當你以公眾號為業的時候就不要談什麼情懷和理想了,努力掙錢,保證有充足的現金流就好了。

也不要期望這個東西將來能做成多大的產業,用公眾號來打造IP,顯然不显示。自媒體最大的特質是賦能於人,企業號也好,個人號也罷,講究的都是人的調性。

目前公眾號的狀態都是打開率降低,閱讀量下降。這幾乎是所有公眾號的新常態,大家都在死磕都在堅挺,不能堅挺的就只好放棄。我的判斷是20%的是在傳遞價值(其中也不乏一些優秀的營銷賬號),其餘的80%基本上都是在刷存在感。

討論的越多,思維越狹隘。與其把大量的時間浪費在怎麼吸粉上,還不如多想想如何拓寬內容的深度和高度。140字的微博非要用1400字的長文表述,一個標題都能概括的觀點,非要寫篇八股文,一條朋友圈就能說清的問題,非要用一、二、三、四、五。

我是一個在寫作上沒有什麼天賦的人,說起來真是慚愧,既沒有寫出過10萬加,又沒有寫出什麼像樣的文章,估計這一輩子也寫不出什麼,整天還嫌這不好嫌那很糟糕,這是典型的想的多,做得少的問題少年。

隨着年齡的增長和思維模式的成熟,發現自己漸漸喪失了對新鮮事物的敏感度和敏銳性。比如:網紅現象。作為一個常常在圈子外徘徊的人,不寫一兩篇“網紅”的文章,真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搞新媒體的。

每年都有新的風口起來,但是能飛起來的豬太少了。觀察一個風口,我首先看的是它的價值。網紅能紅多久,網紅的價值在哪裡?

這些年,商業的價值開始往個人的身上傾斜,無論是社群、公眾號還是直播平台,莫不如此。顏值、內涵、聲音、專業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合格網紅的標配,而如果再添一點學歷、閱歷、經驗那簡直就是職場殺手了。

任何一個領域都會出網紅,雖然持續的時間不會太久,但“15分鐘”的名人還是可以的。網紅的最大價值在於:一是品牌加持;二是導流。品牌加持即自帶流量,通過平台自身就可以變現;網紅導流電商、導流微店,導流公眾號比比皆是。後者的變現價值遠大於前者。

一個網紅能紅多久,主要是看這個行業的熱度,一旦降溫,網紅就會過氣。能轉型成功的少之極少,像鳳姐這種隔三岔五搶佔娛樂頭條的實屬奇葩,大多數賺到錢后不是退隱江湖就是另起爐灶。這也沒什麼不好,新陳代謝。江山代有才而出,各領風騷數兩年。

身處這個行業,每個人或多或少會有一些焦慮感。因為行業的起伏即關乎着自己工作的起伏,甚至有的人已經把自己的身份和這個行業綁定了,尤其是KOL們。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你抓住的不過是時代的情緒,當你這種情緒讓更多的人產生絕望的時候,事物就會開始向相反的方向發展。

海子在面朝大海的時候尚可關心糧食和蔬菜,而你在打開電腦掏出手機時只能面對一堆未點開的紅點,和那永遠也看不完的信息。

最後,一切流行的都將煙消雲散。

#專欄作家#

褚偉,微信公眾號@褚偉(chuwei2016)。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移動電商、微信營銷觀察者,做過產經記者,后投身移動互聯網。熱愛研究,關注新媒體,微信電商等領域。希望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多多交流。

本文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