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又一次遇到在眼見可以將辛苦設計和評審修改完畢的交互文檔交付視覺的時候,突然發生了需求變動,方案面臨重設計的狀況。「改需求」一直是設計和開發們容易深惡痛絕的事情,雖然有時候這確實是需求方沒想清楚的鍋,客觀上也難以避免,但作為用戶體驗設計師的我們,也許還可以多做一些事情,來更好地預防和減少這類情況的發生。

培養戰略思維

對於一些用戶體驗設計師來說,能夠在和業務方溝通確認后說清楚當前需求對應的產品業務目標、還原用戶場景、推導出設計目標再思考方案是前期基本功,做到並不困難;但如果涉及到產品的長期方向、核心差異化競爭力等非純粹用戶體驗層面的思考,他們就會變得支支吾吾,或只會轉述上游 PD 們給出的答案,而缺乏自己的主見。

戰略層的思考意識缺乏會讓我們只能看到和應對短期的需求,而難以從更長遠、全局的角度思考產品設計。當 PD 們判斷出現失誤、方向偏差越來越大時,我們卻在渾然不覺地繼續執行他們的需求,當失誤中途被某個大 Boss 發現叫停時,設計方案已經基本完成,最後不得不推倒重來。

當我們接到需求設計產品的時候,除了從用戶體驗的角度思考和給出建議,也要有從業務/商業角度思考和追問的意識:這個產品在未來 1-3 年內會是怎樣的形態?核心競爭力和差異化亮點是什麼?這個短期需求是否能和長遠業務目標契合?這個需求的設計投入/產出比是否合理?在整體的業務產品鏈路地圖中處於怎樣的位置?在和業務方溝通確認需求的過程中,也要敢於連續追問幾個「為什麼」,而不是得到一個表層的答案就滿足。

雖然這次我在完成交互設計后被大 Boss 將需求喊停,但對於對方給出的理由還是服氣的,比如投入/產出比過高,耗費很大的設計開發成本但實際場景中用到的頻率太低;可以結合長期一點的產品整體信息架構優化綜合考慮入口設計,而不是生硬地在隱蔽的二級菜單里添加一個模塊等。為什麼這些問題我發現不了,或者萌生過相似想法但沒底氣去說服業務方?大概是對產品戰略層的思考理解還不夠透徹吧。

不過早陷入細節

誠然,對體驗細節的關注和極致追求是設計師的重要素質,細節說明清晰完整的標註文檔也是幫助設計師更好贏得開發信任的重要助力。但設計師同樣需要判斷准介入細節設計的合適時機,過早陷入細節會有更大的被全盤推翻的風險,造成更強的挫敗感。

作為一個完美主義者,我有時會習慣性畫出高精度設計文檔后,再去和業務方溝通確認一些自己的疑問和創想,在這個過程中會發現一些之前沒意識到的非普通文案、設計細節的問題,造成整個模塊都需要推翻重來,而與此對應的一些細節設計考慮和表達也化為烏有,耗費了多餘的設計成本。

回想起來,我和業務方的溝通確認過程應該是缺失了一个中間環節,我的模式是 Prd 評審前後一次(純語言、文本式交流)、高精度交互文檔完成前後一次(基於設計稿甚至高保真可交互 Demo 演示),前者會因為圖形化表達缺乏導致一些環節的理解表達不到位、事後才發現不對勁,而後者會有更大的修改成本、不得不修改時自己的抵觸情緒也更強。如果中途能多藉助白板、便簽紙、手繪線框等低精度的圖形化表達工具來輔助思考、發現疑問、溝通確認,把疑問爭議都確認得差不多了再投入高精度細節設計(當然,在實際中可能會面臨設計 – 正式評審周期緊張,業務方除了評審很難抽出時間之類的情況,未必能如此理想地進行),也許就不用頻繁陷入「摳完細節最後發現全部白摳了」的尷尬境地。

必要的強勢

有些時候,業務方對於設計的具體完成周期會缺乏清晰的認知,覺得設計師只需要花費很少的時間就能解決,需求改了也不會增加太多的時間成本,但真實情況未必如此。這時候,必要的解釋說明和強勢堅守時間底限(包括向上級求助爭取)就更加重要。

之前績效訪談時也和老大聊到過這樣的事情,當時的情況是業務方的需求很緊急,三天內必須確定方案,而我的應對方案是盡量提升自己的設計效率,壓縮內審時間,適當加班等,然後被挑戰:下一次給的期限變成两天了怎麼辦?

這一點我覺得開發同學普遍做得比我要好,他們能很明確地告知業務方需求變更的時間成本,讓對方清楚意識到這不是隨便改一改就能應對的事情。面對不合理需求不敢主動爭取,而是隨意壓榨自己的設計時間,不僅會讓自己疲於奔命,設計質量也會變得更難以保障,最終影響到的還是我們自己的信用。

 

本文由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 @鴻影 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