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和上海的網約車地方管理細則一出,網絡輿論有點炸鍋。大家的關注重點都集中在京人京車與滬籍滬牌上,認為這樣的規定,其實有違法違憲之嫌。是否違法違憲,筆者也不知道。但是,我想從另外一些層面來談談個人的觀點。如果這些觀點,與你預計的不太一樣,我希望咱們依然允許不同聲音的存在,並嘗試讓自己換位思考。

安全是最重要的指標

我記得之前有提過,滴滴現在內部的要求是:

安全第一,體驗第二,效率第三。

很有趣的事實是,不管是哪個城市的網約車細則,都把「安全」放在了第一位。所有從事網約車的司機,都必須要有資格證,而沒有暴力犯罪記錄,沒有黃賭毒嗜好的背景審核,所有的細則里,都明確進行了規定。所有從事網約車的車輛,都必須加裝定位裝置與報警裝置。

why?因為你永遠都不想在坐車時遭遇人禍,而這些條條框框,至少可以保證在正常情況下,你真的不會遭遇人禍。

滴滴App里有個功能,叫「一鍵報警」。當你在乘坐網約車時,一旦發現有危險,可以打開一鍵報警,系統會自動開始錄音,並將當前位置標識到後台,Call Center會直接介入處理,但Call Center畢竟不是110。

當然,你懂的,一旦司機關機,或者網絡信號不好,這功能也就廢了。所以,曾有讀者和我吐槽:

這個功能沒啥用,可以改叫「一鍵救護」或者「一鍵火葬」了。

但實際情況是,按照現有的狀況繼續走下去,車輛沒有定位信息,沒有你和司機以外的第三人知道你的確切位置、車內外環境,別說及時救援,就連調查取證,都是問題。那麼,怎麼辦?要知道,滴滴每天在全國,日活躍車輛有500萬輛。就算只有千萬分之一的概率,每2天也有可能有1輛車上的乘客會遭遇到人禍,至少我希望,那個遇到危險的人,不是我和我認識的人。

事實上,只要目前滴滴上全職司機的數量不降下來,管理成本就會異常高昂,如果我們剝去「互聯網」,我想大多數人應該會同意,其實滴滴是比傳統出租車公司更加低端的出租車公司——更低的價格(早期)、更多的車輛、更加不認路的司機。

所以,司機與車輛的資格審查,幾乎可以認為是必然的結果。

城市的容量

北京的十三五規劃中,提出了治理「大城市病」為重點任務,要實現「疏解非首都功能取得明顯成效。四環路以內區域性的物流基地和專業市場調整退出,部分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機構、行政企事業單位有序疏解遷出。全市常住人口總量控制在2300萬人以內,城六區常住人口比2014年下降15%左右,「大城市病」等突出問題得到有效緩解,首都核心功能顯著增強。」的重要目標。

下圖中是首都之窗上放出來的表格,我理解「約束性」的意思是:必須要達成,如果你肯花時間仔細看看相關的約束性指標,你會發現很多有意思的事兒。

上海的十三五規劃中,也同樣對人口提出了要求:

落實國家嚴格控制超大城市人口規模要求,統籌人口與產業發展、城市布局、公共服務和社會管理,到2020年將常住人口控制在2500萬人以內。

並提出:

持續強化交通需求管理。堅持小客車總量控制,合理調控小客車擁有和使用。創新交通管理模式,大力推進公交、道路和停車等智能化管理和服務,有效引導交通需求。提升交通管理科學化和精細化水平,完善交通管理設施建設維護,充分挖掘存量交通設施容量。积極倡導文明出行,嚴格交通執法管理,提高全社會交通文明程度。

一個文化政治中心,一個金融中心,關注的點都差不多,一曰城市管理,一曰人口控制。why?你有一個杯子,很好看,這個杯子泡出來的茶特別香,但是如果你一直往杯子內注水,總有一天杯子會承不住水,然後水就會漫出來,流一地。城市和杯子一樣,本身是有容量限制的。幾乎所有人都會認可這樣的觀點:

北京和上海這兩個超一線城市,幾乎集中了全國最頂尖的資源。所以,人口湧入的速度極快。

2015年末,北京全市常住人口已經是2170.5萬人,而上海則已經達到2415.27萬人。

十三五,是到2020年,4年裡,如何控制北京和上海的常住人口數達到規劃中的目標,是一個非常難的課題。

而更難的課題是,如何緩解「大城市病」。

「大城市病」,指的是在大城市裡出現的人口膨脹、交通擁擠、住房困難、環境惡化、資源緊張等「癥狀」。

對網約車司機戶籍要求的限制,其實是不得不為的事兒。如果你們和亮哥一樣喜歡與出租車司機聊天,相信你們一定在北京、上海的出租車駕駛員並不都是當地人——上海,我碰到過好幾次,北京我依稀記得曾經碰到過。有一些是鄰近城市來工作的,因為大城市裡,出租車的生意會比在老家好做一些。如果你們經常坐快車、專車,會發現這種現象比出租車公司還要多。且不論很多司機原先就是黑車司機這一茬了。城市的容量始終是有限的,人們也總是傾向於向資源更多更好的地方去尋找夢想,這是本能,也是應該的。

和地域無關,和供需有關

即便,我們都有一個大城市的夢想,但城市並不能接納所有人,所以你會發現,這些年裡,大城市裡的人來來往往,有人繼續尋夢,漂着,有人決定回家發展,至少在家鄉有更熟絡的社會資源,也有人決定退而求其次,從超一線離開,去一線或者二線、三線城市發展。如果你仔細看過兩個超一線城市的未來5年規劃,你會發現,大家都在談經濟發展,談創新經濟,談人民福祉,談公共交通改善,談環境改善,但這一切,都需要資源,而資源的本質就是供需。

當大量人口集中到少量的超一線城市,就會出現一大堆問題:

  • 資源分配不均衡加劇
  • 地區發展失衡加劇
  • 城市管理難題增加
  • 各種「難」愈加嚴重
  • ……

有人會認為,規定「京人京車」和「滬籍滬牌」是一種地域歧視,我倒是不認同這種觀點但我可以理解這種觀點。有一年我回老家,出了火車站打了輛車,司機車機酷炫,把60公里時速的出租車開得和飛機一樣,結果和司機聊天,發現他並不是本地人,於是我就更加緊張了。而這位大哥之所以從外地跑到我老家去開車,就是因為老家的需求比較多,所以錢比在他自己家鄉好掙。

不管任何時候,供需關係,都是影響價格的關鍵因素。

大城市為何房價高?

需求旺盛,且有錢人並不少。

大城市為何交通擁堵?

因為人人都希望可以開車上下班,周末還可以去遊玩,有自己的空間。

大城市為何限行限牌?

因為車太多了,政府要控制車輛總數,倡導綠色出行,所以必須減少供應量。

我們不得不承認,放到供需關係里,資源總量的限制,是基本不可能隨心所欲像玩遊戲一樣去調節的。那麼,當供需失衡的時候,價格就會成為指示器。網約車碰到這樣的細則,我幾乎百分百肯定,可服務車輛數必然下降,而價格也必然上升。當然,我相信服務質量未必就能一樣上升,但也未必就一樣下降——畢竟細則里對消費者權益的維護還是很細緻的。

變味的共享經濟

不得不承認,共享經濟在國內其實早已變形。從我的理解來說,共享經濟的關鍵詞都是:

  • 閑置
  • 分享
  • 共贏

共享經濟本身一點兒都不新鮮,傳統商業中的房屋、商鋪租賃就是最簡單的共享經濟——房屋和商鋪的所有者將自己閑置的空間資源有償提供給其他有需要的人使用,所有者獲得了收入,而使用者獲得了空間,在這個過程當中,中介在中間環節完成撮合,提供服務。互聯網爆發之後,線上租售房屋的平台很多,也沒有人稱此為共享經濟。

直到Uber的爆紅。

我有時候會錯覺國內出行類產品大多數的做法,其實是將大量原先無組織的兼職黑車司機變成了有組織的全職司機——當然其中一部分還沒那麼職業。

當越來越多的網約車司機從閑暇時接個乘客賺零花錢、順路帶個人路上聊聊天,甚至拓展自己的交際圈,變成了專職做百姓司機開車賺錢的角色,執業資質的要求,就必然會出現了。

既然是職業,就要有執業資質,這本身是無可厚非的。

說實在的,這政策最後,可能只會傷害到網約車平台的利益,為什麼?可以自己想一下。如果你不在意安全,不care服務,只在意價格和便捷。其實你是直接叫黑車,還是用App上網約車,需求始終是可以滿足的。

但是,一旦討論到這裏,你就發現有問題了:

限制本地號牌其實沒有什麼問題,畢竟北京和上海都有限行的要求。但是限制了戶籍,似乎原本可以通過監管解決的安全問題,現在只能通過各種整治行動去實施懲罰了……

對此,我認為只有第四部分聊利益問題的時候可能能找到模糊的答案。

三對利益

三對利益,如下:

  1. 企業利益與用戶利益
  2. 政府利益與人民利益
  3. 企業利益與政府利益

事實上,這三者之間存在着關聯,但又彼此不同。政府的利益應當和人民利益一致,否則政府利益無法保障;企業利益要與用戶利益一致,否則企業利益就會受影響;企業利益和政府利益,有時候就是無法一致。因為,人民和用戶通常並不完全在一個集合之內。

之前,某台灣藝人掀起了軒然大波,有些人搞出了「資本控制輿論」的觀點。對此,我只能對相信這個觀點的人表示遺憾,但是我就不展開討論了。我只能說,哪怕Musk、Gates、Jobs,也不能損害美國政府的利益,這放在哪個國家都一樣。

前面已經說了,十三五規劃中,超一線對於人口數量控制的課題是嚴峻的,能否完成影響政府利益,而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對出租車行業來說,快車、順風車這種低端網約車模式,其實是鼓勵外地人口繼續向超一線集中的,而滴滴的企業利益,其實就是建立在提供巨大的供應量解決市場需求,獲得海量用戶去謀求商業變現。

你站在政府利益上想一想,面對實際上的企業利益和政府利益的衝突,你會如何解決?

所以,我其實並不欣賞這次滴滴的公關,會哭的孩子有奶吃的前提是,孩子對着媽哭。如果是對着爸爸哭,或者別人的媽媽哭,有沒有奶吃真的不一定。

小結

當然,這裏對很多創業者來說,其實又提了一個醒——認真研究政府政策,或許對未來5年的創業會很有幫助。

OFO與摩拜單車為什麼能獲得巨額的投資?正是因為考慮各方利益以及商業模式,發現其實這樣的項目,在一定的時間階段內,是可以保證投資人利益,並且具有較大的想象空間的做法。以此為據,我想或許能夠給打算創業或正在創業的讀者一些啟發。

#專欄作家#

張亮,微信公眾號:zhangleo1983,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知乎大V,互聯網從業者;《從零開始做運營》作者。聊產品聊運營,偶爾深度。分享一切有益有趣的內容。

本文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