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馬雲(微博)8年前的這句話,是如此的擲地有聲。

自10月12日起,支付寶將對提現收取0.1%的手續費,每人僅有累計2萬元的免費提現額度。這意味着,免費提現服務將正式終結,而此前微信支付也對提現予以收費,第三方支付開始進入收費時代。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就在9月30日,央行下發了《中國人民銀行關於加強支付結算管理防範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有關事項的通知》,《通知》要求各大銀行對本銀行行內異地存取現、轉賬等業務,收取異地手續費的,應當自本通知發布之日起三個月內實現免費。

《通知》中以下兩條規定對第三方支付影響較大:

自12月1日起,非銀行支付機構為個人開立支付賬戶的,同一個人在同一家支付機構只能開立一個全功能支付賬戶。也就是說,以後每個人只能擁有一個全功能支付寶賬戶,多餘的賬戶將在11月30日之前被清理。

自12月1日起,支付機構在為單位和個人開立支付賬戶時,應當與單位和個人簽訂協議,約定支付賬戶與支付賬戶、支付賬戶與銀行賬戶之間的日累計轉賬限額和筆數,超出限額和筆數的,不得再辦理轉賬業務。這對日交易筆數諸多的第三方支付影響較大。

如果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

馬雲(微博)8年前的這句話,是如此的擲地有聲。支付寶在與銀行的競爭中,的確曾多次佔得上風,並贏得億萬用戶的支持,並在某種程度上逼迫銀行進行改變,但最終以支付寶等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由於無法承擔銀行對第三方支付賬戶充值時收取的高額手續費,不得不對銀行的收費政策做出妥協,開始在用戶側由免費轉為收費。

實際上,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一直都在向商業銀行爭取免費權益,以使得普通用戶將自己的銀行賬戶餘額充值到第三方支付賬戶時能夠免費,但最終也沒能取得實質性進展,商業銀行不可能輕易丟掉收費這塊蛋糕。

隨着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提現由免費轉為收費,而銀行異地存取和轉賬由收費變為免費,銀行與第三方支付的兩極分化正在被打破,至少在轉賬和提現等方面,第三方支付的優勢已不再。

支付寶從野蠻生長到搶地盤

2013年底,支付寶因淘寶網網絡購物擔保交易而誕生。商業銀行由於效率低下、亂收費現象嚴重,飽受用戶詬病已久,直到支付寶的出現,才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轉賬收手續費、到賬時間慢等難題。

最初的十年,支付寶野蠻生長,相繼推出水電煤生活繳費、信用卡快捷支付等基礎服務,直到2011年,支付寶才正式拿到支付牌照。這十年,儘管支付寶與商業銀行在合作中也存在一定的競爭,但總體仍是相安無事,井水不犯河水。

但2013年6月,餘額寶誕生,其年化收益頗高,甚至一度高過銀行定期,這直接影響着銀行賴以生存的存款業務這一根基,這下銀行自然不幹了,五大銀行開始封殺餘額寶,紛紛下調銀行卡快捷支付轉入餘額寶的額度,每日單筆不超過1萬元。馬雲一度為此發文質問誰給銀行這樣的權力,他還被《華爾街日報》曝出 “五大銀行想扼殺我”的驚人之語,隨後馬雲本人又進行了闢謠。

這場鬧劇最終以餘額寶難以持續維持很高的年化收益而結束。如今,餘額寶年化收益一直處於2.3%左右,僅比銀行定期存款利率略高,這對銀行已經不能構成實質性威脅,餘額寶與銀行的矛盾也不再是矛盾。

銀行正在奪回失去的領地

儘管餘額寶的威脅不再,但如果上億用戶的支付寶或微信支付賬戶上都躺着大量現金,就意味着支付寶或微信手中掌握着巨額存款,有存款就可以對外放款,一旦有了這兩項業務,支付寶或微信支付也就等同於銀行了。

不過,今年7月1日正式實施的《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已經堵死了這條路,可以說第三方支付可以做的事情已經變得越來越少。《辦法》規定餘額付款限額每年累計20萬元,也就是說,用戶通過賬戶餘額網上購物、充值、發紅包或轉賬給好友每年只有20萬的支付額度,一旦提前用完,當年剩下的時間內將不能再使用餘額支付,後續只能直接綁定銀行卡支付。

辦法》明確定位了第三方支付的職能,即“支付通道”,而不是讓其拓展業務吸收存款,然後再自己發展出一個“銀行”。

儘管螞蟻金服主導的網商銀行和騰訊主導的微眾銀行也都拿到銀行牌照,但二者均服務長尾客戶,不做大額借款,避免與商業銀行產生正面衝突。

與之相比,傳統商業銀行正在一步一步收回失地。除了餘額支付20萬限額將大大降低支付寶餘額支付的佔比以及大大增加銀行快捷支付的佔比以外,去年7月出台的《關於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也規定第三方支付不能做P2P存管,只有銀行業金融機構才能走資金存管,此前曾為P2P做資金託管的第三方支付的這一業務因此停止。

銀行搶奪第三方支付的蛋糕並非主要依賴於政策劃清各自的界線,也因為移動互聯網的衝擊,銀行自身開始蘇醒,並進行了一系列與時俱進的改革。

今年2月25日,工農中建交五大銀行聯合宣布對手機銀行轉賬進行免收手續費的決定。實際上,銀行做出這樣的決定並不容易。有統計显示,2015年客戶通過工商銀行手機銀行完成的轉賬匯款交易筆數達2.18億,交易金額近5萬億元。即使以平均每筆交易收取5元手續費計算,工行每年也少賺了10億元以上。

銀行也在慢慢適應移動互聯網的節奏。當網商銀行的網商貸和微眾銀行的微粒貸可實現線上審批、快速放款之後,商業銀行也紛紛試水純線上借貸產品,而招行的“閃電貸”專門針對手機用戶放款,更是誕生於微粒貸和網商貸之前。

銀行與第三方支付各有優勢

如今,無論是在轉賬、理財(存款),還是在借貸方面,銀行系的整體實力已經不弱於第三方支付。

而在品牌信任度上,銀行系比互聯網公司也更具有優勢。根據企鵝智庫最新調研數據显示,人們對於知名互聯網公司的信任排名第三,相對而言,銀行金融機構和政府機關是更受信任的平台。

只是,目前還沒有、未來也很難出現一家可以通吃全民的商業銀行,就像蘋果有眾多iPhone用戶也很難讓Apple Pay在全球流行起來一樣,因為還有更多的人不用iPhone,同時iPhone用戶將下一部手機改換成安卓的成本極低。

由於二維碼掃碼支付方便快捷,在支付便捷性方面,手機銀行支付仍不如微信和支付寶。尤其在線下小額支付領域,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已經得到廣泛認可,佔據了很高的市場份額,而銀行即便與銀聯和Apple Pay等進行合作,也依然難以撼動微信和支付寶地位。

 

作者:王潘

來源:http://www.sootoo.com/content/666984.shtml

本文來源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速途網,作者@王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