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運營是錢燒出來的,並不為過。從學科的角度,運營是各類基礎學科的綜合,並輔以大量實踐和創新嘗試,因此絕無可能“教育”出好運營。

運營是新產業催生出來的崗位,它隨行業變化之快,以及衡量之非標準化,以至於很難獨立納入正規的持續教育體系中。

與一般崗位相似的是,運營的成長也有“標準”,並高度依賴個人“天分”和際遇,而不同的是無可複製的成長曆程和到達高度。今天想閑聊運營的成長環(困)境和歷程,如同人生指引一樣,了解才能選擇。

校園環境變化

除了計算機技術外,高校內和運營直接沾邊的專業就屬“电子商務”了,而這個專業實際上是國家信息化整體建設的產物,包含了建站、營銷、編程等全套課程,而長期以來也非主流的專業。

直到阿里巴巴的發展,讓這個專業一定程度上與現在所謂的“電商”畫了等號,很多人念着念着就去開淘寶店了。

從課程的涵蓋度就可以看出,這個專業的體系並不深厚,而是將技術、市場、物流和支付等原本不同的環節和專業結合在一起灌輸,即使電商類公司也並不會特別青睞這個專業。

年前後,很多站長通過自學技術和網絡營銷成名、賺錢;門戶網站和社區的運營也並非什麼科班出身,而多為新聞媒體、市場營銷或者對內容有興趣的人;阿里巴巴的運營更是不限任何專業,自成培養體系。

所以當時去互聯網公司也非主流之選,甚至跟父母解釋不清楚。

2010年前後,還是PC時代,沒有微博微信。大公司實習和校招是校園裡“觸網”的極少數方式之一,運營也只是側耳旁聽。逐步出現一些產品類書籍比如“結網”,案例也只是圍繞BAT、網易、盛大的產品分析。加上這些公司的運營選拔之嚴,身邊沒有更多的聲音引導。最終入網的運營,很大部分只是慕公司之名,或誤打誤撞而入。

2014年之後,學習環境極大拓寬,來自於多個方面:

  1. 移動社交和新媒體的發展,信息渠道增多,速度加快。比如關注各類行業的微博和微信公眾號;
  2. 創業浪潮,實習機會增多,提前參与行業競爭和技能學習;
  3. 垂直招聘、垂直平台的發展,學習方式專業化,比如拉勾網、人人都是產品經理,以及諸多在線培訓課程,社群分享等。

從校園環境的變化看,並非是校園本身的教育加深,而是行業發展反向滲透到校園,沉澱的知識輸出和更多的實踐機會,這是好的前行。

但可怕的是,諸多創新企業因為發展需求而對校園的過分汲取,比如缺少培訓體系的低端泛濫的實習崗位、灌輸企業發展過程中的不良動機(刷單)等,會讓很多學生缺少對行業和商業的敬畏,對機會不珍惜,甚至學業的荒廢。

求職環境

首先談談需求的變化

顯然,行業的發展會拉動崗位供給數量(否則拉鈎網也不會崛起),包括大公司新項目的啟動,比如淘寶閑魚、釘釘、支付寶徵信;傳統公司的線上化,比如傳統金融的互金項目、製造業的電商化;創業潮的興起。這些契機都會釋放大量的崗位需求。

除了上述大周期的趨勢外,還有小周期的影響,譬如今年的 O2O項目倒閉潮,很多人被迫離職,包括應屆畢業生,剛就業即失業;以及經過早期階段的創業公司,大範圍提高招聘門檻(3-5年),減少基礎運營崗位的需求。

再談談要求的變化

大公司以及渡過早期發展的創業公司,很明顯提高了社招要求,一個是年限的硬指標,另一個是資深的單一技能和案例。譬如招聘社一個3年以上社區運營專家,2013年之前並不難,而放在當下,似乎捉襟見肘。從這個角度看,這對運營意味着,最好不要亂跳槽,不要亂跨度!

生存的壓力下,創業產品對運營的要求更顯得急迫。可直接複製的運營經驗、可直接導入的資源以及行業的經驗等等。這對運營通常意味着,最好選擇一個持續的行業,有足夠多和持續的事情做,而不是有肉就吃!

從自身品質而言,個性、短期利益是時代潮流的一部分,但抵不過商業需求的規律:品質、經驗持續性、成長可塑性。

運營成長

運營是藝術和理性的結合,運營手段有規範,可以通過結果評價,但沒有“標準”。規範督促事情完成,但不能優化結果。

這是一個需要“天分”的工作,由你的“天分”驅動你的努力方向和程度。舉個簡單例子,在做用戶運營的時候,你覺得用戶的提問或回答都能最快響應,用戶應該會很爽,會更加信賴產品,你就會每10分鐘,5分鐘去刷新動態,時時留意。反之,規範只能讓你每天定時去查看回應,效果完全不同。

運營“天分”需要經驗來孕育,歸納一下理解的幾個成長階段:

階段一:規範處事

根據分配的事務和要求規範去完成。用幾個不同崗位的一般要求來說明。

  • 內容編輯運營,包括產品主題內容、社區內容和新媒體內容等多種。根據執行規範,每天固定時間節點完成目標數量的素材採集、內容發布,以及一定的數據跟蹤分析。
  • 用戶的互動運營,通過話題、活動的方式保持活躍。根據執行規範,通常是保證周期內發起的話題數量,活動數量,用戶互動的及時性平均時間要求等,並承擔UGC數量,活動參与數的數據結果。
  • 流量推廣,包括免費流量優化、廣告投放、地推等。根據執行規範,保證每天的投放費用,平均成本和流量目標,或是周期內的平均目標,以數據統計為導向。

除了中大型企業的精細分工和背景要求外,對運營而言,文案、策劃等職能一般可以包含在上述智職能中,說到底,是基於對產品和用戶的理解提供運營思路。如果沒有好點子,只不過是因為案例知道少,用戶了解不深入。

在這個成長階段,目標有幾個:徹底執行、優化方法拿到結果、積累學習(行業、案例、競手、用戶)。

那麼如何在這一時期做得更好?有幾點:

  1. 來龍去脈。了解所在業務線甚至是公司的運營體系,數據趨勢和因果關係,弄清楚所做每一件事情的意義;
  2. 信息獲取。習慣搜集學習內容、行業和競手動態;
  3. 反饋。提想法,提反饋,才能收到建議,才知道不足。

階段二:PM分化

進階的時期,有兩個類似M和P的分化,第一種是成為基層的運營管理者,帶領小團隊完成特定職能的整體目標,並承擔管理職責。

第二種是在單一領域技能上有更持續的積累。譬如做推廣的,可以轉而負責全部的推廣相關職責,或繼續研究操作廣告投放,SEO、ASO等。

1、第一種情形,通常包括地推團隊、新媒體多平台運營、流量推廣等不同的管理職能。圍繞目標達成,成為執行規範的制定者,監督執行過程,關注結果。

能力上需要對執行過程的所有環節都很熟悉,才能通過結果可以找出問題所在,以及優化方向。

在管理職責上,承上啟下,是上級指令的充分理解和傳達者,並將目標合理地分解到每個人所負責的事務上,並制定激勵機制。

2、第二種進階情形,經過初級運營的經驗積累,爭取到更大體量或不同類型的平台實踐機會,比如從小公司到大公司,從輔助職能到核心業務,從PC經驗到移動經驗等。

通過多平台的沉澱,具備不同類型平台的經驗,或者做出有代表性的案例。

階段三:全局視野和掌控力

擁有更深厚資歷的運營,一種是在單一行業或(大)平台沉澱多年,對項目的開展和流程熟悉,管理水平規範,有掌控力,做事會有條不紊,足夠自信。

另一種則是在不同項目中滾打而來,經歷過市場的洗禮,見過各種坑,有寬廣知識面和較強的學習能力。

兩類人各有優劣,相同的是,在面對所負責項目的時候,必須可以掌控一切。需要對競手如數家珍,預判產品的不同發展階段和運營策略,人才的需求,以及執行過程的監督。

從管理的角度,運營的每一個成長階段都有清晰的衡量,標註了你要升到下一級需要做到的標準。

互聯網市場的多變,讓運營的職場之路很輕易被一次選擇所改變。如果能更早的知悉成長的階段,可以幫助更好的做選擇,和完善知識體系。

成長誤區

最後再總結幾點運營成長過程中的一些思維誤區。

1、執行與總結並重。明明做過很多事情,涉及很多運營面,但簡歷總結出來卻是各種零碎的事務,能力體現立馬降級。究其原因是因為沒有弄清楚上文所述的“來龍去脈”,只是被動執行。

豐富運營的知識面,和周報,review制度就很有幫助。

2、表裡不一。有些人覺得自己明明踏實做事,很投入工作,卻得不到肯定。相信大多數的運營管理者對人才素質的要求是一致的:執行力強、积極性高、思維發散。

踏實做事不是默默做事,而是要讓leader知道你所做的事情,反饋結果。有困難要提出來,自己提出解決方案,而不是等被催促的時候才告知困難。對數據結果要有追求,而非按照規範執行完成即可。

還有就是多提想法!多提想法!多提想法

3、關於離職求職。首先去了解運營的不同成長階段,找到符合自己的成長方向,選擇才有依據,而非有奶便是娘。

其次是對個人和公司現狀的正確評估,所謂的“學不到東西,沒有發揮空間”是一眼看破,還是能力不匹配,亦或是暫時不如意。

忠誠和隱忍也是一種品質。

運營的“標準”

用規範(流程、歷史數據參考)來指導運營開展,用“天分”來主導運營優化,用結果來評價運營效果,用管理來衡量運營成長。這便是“製造”運營的四大標準。

運營成長七分靠標準,三分靠際遇,雖千變萬化,但可追蹤溯源。

#專欄作家#

天佐,微信公眾號:運營有毒。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擅長案例分析,線上運營和推廣。

本文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