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派的科幻電影,更喜歡宇宙飛船外太空的宏大場景,地球人手持光劍大殺四方;而近年來的科幻電影或者大製作里,更加青睞影響生活的高科技,其中人臉識別似乎成了必備技術。

例如熱播的美劇《疑犯追蹤》里,就講述了兩個有魅力的老男人和一台能預知罪惡發生的機器之間的故事。當網絡越來越便捷,我們每個人的身邊都被無數的監視器、攝像頭所包圍着,所有的畫面讓每個街頭每個走廊都難以逃脫監視。大到跨國毒梟的毒品交易,小到亂扔果皮紙屑,都因為人臉識別功能的強大而讓人類的一切行為再無秘密。

而《終結者》《少數派報告》里都有類似機器的身影。

科幻電影很多時候是人類未來的投影,《星際迷航》之所以成為一代經典,除了劇情之外,還有就是對科技的預測能力,無論是手機、平板、google眼鏡都能從20年前的電影里找到蹤影。

其實,人臉識別已經不再是科技片里的遐想,而已經深入到了我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一.什麼是人臉識別

從狹義上說,人臉識別特指的是通過人臉進行身份確認或者查找的技術和系統。但實際上,人臉識別是包括人臉圖像採集、人臉定位、人臉預處理、身份確認、身份查找等眾多環節組成的一項熱門技術。

人臉識別其實是生物特徵識別系統中的一種。生物識別就是指用生物體本身的特徵來區分生物體個體。例如臉、指紋、手掌紋(以後街頭算命大師完全可以換招牌為“生物識別系統資深科學家”)、虹膜、視網膜、語音、行為等生物特徵均可以用來識別生物個體。

舉一個淺顯易懂的例子,我們身邊有很多資深的島國動作片專家,他們中的有些人未必能辨識出每個AV女優的臉,但是如果這些女優不穿衣服,他們往往能如數家珍的叫上名來。這就是生物特徵識別系統,人臉只是其中一項分支。另外日本也有專門的娛樂節目,摸胸識人。

二.人臉識別的優勢

人臉識別的最大優勢是自然性,因為人類本身交往就是用面部來區別他人和確定身份的。指紋虹膜等生物特徵識別準確率雖然高,但是對於初次見面的男女來說,只可能說“你長得真像我的夢中情人”或者是“你長得簡直跟我前女友一模一樣(這麼說的都會死得很慘)”,絕對不能說“哇,你的指紋長得真性感”或者是“美女,你能湊過來一點兒嗎?我想記住你的虹膜!”

另外還有一大優勢就是不易察覺性。如果是指紋識別,那就需要你緊緊的抓住她的手,按在職位傳感器上,等待那紅光的掃描。如果是視網膜掃描,那就需要你按住她的腦袋,彷彿眼鏡店的眼科醫生一般,讓她的雙眼對準那神秘的窗口。跟這些識別技術相比,面部識別就顯得非常隱秘,你可以悄悄的躲在人群中,開啟攝像頭,看到心儀的姑娘,遠遠的對着她輕輕一掃,就看到手機屏幕上閃出幾個綠色大字“大波殭屍來了,主人快逃!”

三.人臉識別的算法

人臉識別的發展就跟中國的江湖、國外的議會制度一樣,有着不同流派的算法。目前被廣泛使用的是利用計算機圖像處理技術從人臉上提取人像特徵點,然後利用生物統計學的原理進行分析簡曆數學模型,即人臉特徵模板,再與數據庫里存儲的信息進行對比,通過相似值來判斷是否為同一個人。

這麼說聽起來讓人不明覺厲,實際上就是可能有人跟你長一樣的青蛙眼,也可能有人跟你長一樣的鷹鈎鼻,還可能有人跟你長一樣的雙下巴,但是能將這麼多特徵點無序組合在一起,那就非你莫屬了。

本文不在算法上贅述過多,以免暴露自己的無知,更多的讓大家知道,人臉識別大多是靠從臉部提取不同的點組成的模板來進行識別。Facebook之前收購的Face.com,用的人臉識別技術就是從臉上提取80多個特徵點來形成直方圖,精確度可以分辨出同卵雙胞胎。那些武俠小說上所說的貼鬍子等易容術基本失效,不過Facebook是否能分辨出韓國小姐,我還存在疑問。

四.人臉識別的應用

1.刷臉支付

創立僅半年的芬蘭公司Uniqul讓很多人的夢想成為了現實,那就是“刷臉消費”。現在只是在芬蘭赫爾辛基地區試運營,不過這不能阻礙我們的美好想象。我只用站在自動售貨機面前,它輕輕的看了我一眼,就不假思索的吐出一盒唐師傅紅燒牛肉泡麵。而一個長發飄飄身材姣好的女子挎着一個大腹便便的乾爹,機器輕輕的掃了一眼,就吐出了一個LV包包外加一句善意提醒,“乾爹已為你消費134722元,超過了全國35%的郭美美。”

2.電影人物識別

你還在為不認識電影里的人物而苦惱嗎?你還在為不認識電影里一閃而過的比基尼女郎而惋惜嗎?那麼谷歌針對安卓平板用戶推出的Movies and TV移動應用就不得不用,用這個程序可以在看電影或者電視的過程中,看到感興趣的角色時可以隨時按下暫停鍵,就會出現他(她)的姓名/資料/曾參演的作品/社交媒體動態等。可惜現在此項服務還只局限在美國本土,並且支持的電影在1000部左右。

強烈要求國內有團隊能山寨此項技術,特別是當我看到雷劇的時候,能讓我按下暫停,去他的微博吐槽一番。另外在看愛情動作片的時候,我們可以按下暫停,去由衷讚美一下人民藝術家的敬業與精湛演技。

3.考勤系統

對於人臉識別技術,離我們最近的應用就是考勤系統。畢竟代打卡的違規成本比較低,但採用人臉識別後,不想去上班的話,就需要做一個照自己五官1:1等比複製的人臉硅膠模型貼在一個充氣娃娃身上,這個充氣娃娃還需要有37度的正常人體問題。還需要找一個願意為你抱着一個充氣娃娃去公司不怕嘲笑的真愛,能做到這些的人,難道還需要上班考勤?

在國內,讓人臉識別技術成功接地氣的應用是百度的“PK明星臉”,那一段時間無論是微博還是微信,都被這一張張自戀的臉頰所佔據着。

抱着對應用背後人臉識別技術的好奇心,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讓某百度內部人士明白了一個開放的互聯網世界需要你我他共同的努力,答應了與我的見面。

沒想到在了解“PK明星臉”的時候,卻無意看到了另外一個系統,“百度移動辦公平台”的人臉登錄功能。

他馬上關閉了系統,彷彿生怕我掏出AK-47,拿着手機強迫他對着攝像頭微笑以登錄內網。

我只得微笑着說:“如果我抓住你們百度的一個妹子,關在陰暗潮濕的地下室里,讓她叫天天不應求地地不靈,只有她一個人……”我對面坐着的他已經被故事完全吸引了,一臉猥瑣和期待的說:“然後呢然後呢?”

“我每天喂她吃巧克力披薩漢堡包,你說過一年後,你們的面部識別系統還能認出她來嗎?”

他說他會回去尋找願意合作的妹子。然後就杳無音信了。

五.人臉識別的無節操應用遐想

以下文字全為作者無節操遐想,謝絕一切衛道士惡語攻擊。

1.情趣用品上的面部識別

現在國內的情趣用品市場還是工業化生產,全是山寨工廠的量產貨。這種現實讓很多對生活有追求的文藝青年無法接受,充氣娃娃居然不是個人定製的?按摩棒怎麼能這麼平庸,上面連首三毛的詩歌都沒有?

而加入面部識別功能的話,每個情趣用品都賦予了生命,它們有靈性,認識自己的主人。當它發現手持按摩棒的並不是自己那最親愛的女主人時,就毫無猶豫的啟動了“自主攻擊”程序,例如將震動頻率提高100倍並加入了放電功能。當充氣娃娃發現自己身上的人不是自己最愛的屌絲男主人時,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指令讓它奮起反擊,先來100次猴子偷桃。

同時,這項技術也能明顯改善中國人前戲不足的問題,按照主人以往OOXX的頻率、持續的時間、達到頂峰的時間結合本次夥伴的各項戰鬥指數來得出結論,需要提前多久打開情趣用品的開關。(不但運用了人臉識別,還有大數據和雲計算)

2.分辨禽獸

在很多影視劇里,我們總能看到萌妹子傷透了心之後,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在暴雨中大喊:“XXX,你這個禽獸!”

那麼有了人臉識別之後,萌妹子只用對着前來搭訕的漢子輕輕一掃,就能看到他的全部信息和感情經歷,從而選擇是否接着交往。

當然,如果願意付費的話,可以像前不久風靡網絡的那部戴着谷歌眼鏡的小電影一樣,可以直接查詢他的床上戰鬥指數。

3.流氓分佈地圖

人臉識別技術如果配合上遍布街頭的監視器,在系統運算能力達到之後,完全可以出一個流氓分佈地圖供用戶使用。並且在開車導航時,也可以選擇是否“避開流氓”。

當然,如果你對人生沒有了熱情,覺得萬念俱灰的時候,也可以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深夜裡,拿着手機,按照地圖的指引一步步的走向女流氓聚集的地方。

這時,我們不得不大聲疾呼“禽獸,放開那個流氓!”

小結

《春嬌與志明》里,曾經有句讓人笑中帶淚的台詞“人這一輩子那麼長,誰沒愛上過幾個人渣。”但是如果人臉識別系統能普及的話,我們就能讓人渣無處藏匿,然後開心愉快的玩死人渣。不過有個問題,我苦思冥想了幾十年也沒有想通。

為什麼無良人渣總能有女朋友?為什麼單純碼農總單身?

這個問題,恐怕單靠人臉識別技術無法解決。

 

作者簡介:@快刀青衣

搜狐內容部新媒體中心副總監。

能畫原型切頁面挖數據改頁面懂運營,業餘時間寫字博君一笑,立志當產品經理里最能碼字的,碼字里最懂產品的。

曾出版四本書,分別涉獵校園/短篇小說/惡搞/都市情感,以幽默惡搞語言風格成名。

寫過不少IT熱門文章,友人蓋棺定論“將開啟IT文字的無節操流派。

本文由作者快刀青衣授權發布,轉載請註明來自人人都是產品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