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車輪中,我們都沒辦法停滯,跟不上步伐的人將會被碾碎。

不管你承不承認,不管你接不接受,你被我革命的速度已經越來越快。儘管你還有一些慣性優勢和乾爹,但你,以及庇佑你的乾爹都會很快被我扔進歷史的故紙堆。

我知道你是誰,你也知道你是誰,你也知道自己將會被革命,但你不服,但在滾滾的歷史車輪中,我們都沒辦法選擇停滯,最終贏家是坐在馬車上的人,而跟不上步伐的你,將會被碾碎,成為滾滾紅塵。

愛與恨的千古愁,於是不願走的你,要告別已不見的我。

你是誰。

1、你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吧,遲鈍是你最大的敵人,你已經乾癟,你的衣服已經破舊不堪,你已無法吸引用戶再去關注你。

在信息被少數人垄斷的年代,在衣服被少數人買得起的年代,你風華正茂英姿颯爽,用戶要來膜拜你,要三叩九拜,要施捨銀子,才能尋得三分真容。

那時候的你,在不充分競爭的市場經濟下,活得滋潤。但很不幸,當我踏進歷史的長河,你的好日子也差不多了。

用戶可以不受時間限制獲得信息。用戶可以獲得任何他想看的信息。用戶可以隨時發表他的看法。

不思進取,缺乏競爭也能過得很好的好日子過去了,你開始裁員,你開始縮編,你開始關門歇業,用戶注意力嚴重轉移,廣告主們開始琢磨過味來,在一個已經沒有眼球關注的你身上去投放廣告,開什麼玩笑。

你是苦苦掙扎的傳統媒體們。

而最近的你,是財訊旗下的《東方一周》、《LENS》視覺、《證券市場周刊》,關張的關張,裁員的裁員。

人生最大的杯具在於,出生的時候無人知悉,卻在死亡的時候才被人提及。誰的痛苦誰知道,強顏歡笑與苟延殘喘的你們,夠了。

我是門戶、微博、微信。

2、至少10年前,你霸佔了每家每戶的客廳。

無論是黑白時代,還是彩色時代,用戶習慣操控着那個叫遙控器的傢伙,選擇着有限且按時、定量供應的頻道,還要強制接受你的廣告與看着無比可笑的自製欄目。

你現在仍然霸佔着家庭的客廳。但請注意,你現在的角色是裝飾品。用戶覺得客廳沒你不習慣,於是你就在那裡。

你越來越成為一個裝飾品,有即可。有沒有內容,以及用戶操控你是否舒服,你和你背後的主子不會關注。正是這種對用戶的漠不關心,才讓我有了用武之地。

現在有很多用戶開始看我,我可以提供不限量的影視,我可以隨時隨地讓他們看,他們可以選擇忽略廣告,他們可以選擇任何想看的內容。

你的開機率下降了有沒有,你的觀眾老齡化了有沒有。

你是已不被臨幸的電視機,你現在的角色是擺設。徐老半娘,數十年內外不兼修,談什麼風韻猶存。

最近的你,是那些個還固守着硬件思維的夏普們,內外不兼修的時代過去了,接受改造吧,快到碗里來。

3、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2013年初,某某部以搶票軟件其實是一種插隊行為對其他買票人不公平為由,叫停瀏覽器搶票軟件。

2013年5月,北京市某某局叫停淘寶預約醫院挂號,360預約挂號被要求引流至北京市預約挂號平台。理由是維護網民利益,保護用戶隱私。

2013年5月,北京、深圳、武漢等地某某委以打車軟件加價違規和不利監管為由,對部分打車軟件的“加價叫車”業務進行清理,甚至直接叫停。

北京96106統一出租車召車平台已經正式啟用,太讓人歡欣鼓舞了。市民撥通電話后就能進行車輛預約。預計15分鐘左右,就能知道有沒有車。

太棒了有沒有,只等15分鐘。我告訴你,打車軟件只需要1分鐘就能知道有沒有車。

某些部門喜歡進行各種中國式叫停,讓用戶回到落後生產工具時代,實質上是要保護有政府背景的相關利益集團。

狗攬八泡屎,泡泡舔不凈。用戶叫苦連天。但慶幸的是,並非所有部門都如此。

以前有關部門發布公告通過報紙、廣播、電視,現在他們越來越多的選擇了新浪微博進行即時公布,接受用戶信息反饋,至少已是進步。

現在某些部門也開竅了,堅決不背罵名,那怎麼辦,找互聯網大公司搭幫,如中消協司法部聯合百度發起網民權益保障計劃,上網被騙了找不到騙子投訴無門出不了惡氣,現在你可以去找消保計劃了,有關部門賺了名聲,還樂得清閑。

百度CEO李彥宏最近談到,互聯網正在加速淘汰傳統產業,這是一個很可怕的趨勢。雖然還是一個小產業,但每一個互聯網之外的大產業都面臨衝擊。

我並不是要衝擊你們,我只是潤物細無聲的水流,誰接受了我的潤澤,誰就可能容光煥發。

緩慢、遲滯、笨重、垄斷,迫使先進的我,與我先進的移動互聯網馬甲,就必須要等一等你們這些還在路上的靈魂。

但我願意等你們。

 

文章來源:新浪創事記   文 /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