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9萬餘用戶近期約900萬條有效微博表明:該片觀眾平均年齡20.3歲

你可以討厭《小時代》,但你卻不能忽視《小時代》的觀眾群,因為他們或許將決定中國電影的未來。

整個7月,有關《小時代》的爭議都在不斷髮酵。從新浪微博的“大V聯合論戰”( 史航、周黎明微博聯手對抗《小時代》粉絲圍攻)到《人民日報》發文批判,在各界對《小時代》的口誅筆伐中,處處可見“大神級”的高端黑。對立的一邊,則是《小時代》龐大粉絲群自發地持續地堅強地激烈地捍衛着他們偶像的利益。在一片爭議聲中,成本僅2000萬元的《小時代》獲得了接近5億元的票房。按投資回報比計算,它甚至有望成為今年“最賺錢”的華語電影。

除了票房數據令人驚訝,新媒體上的數據統計也足以說明《小時代》在市場上掀起的滔天巨浪。從微博提及量的數據統計圖,我們可以看到,《小時代》上映第五天時,新浪微博上有關“小時代”的當日提及量達到了驚人的195萬。相比之下,《致青春》、《中國合伙人》、《西遊降魔篇》這幾部話題影片,上映期間最高單日提及量都沒有超過50萬,僅相當於《小時代》的四分之一。

那麼,《小時代》是屬於誰的小時代呢?《小時代》的觀影群體有何特徵,他們在關注什麼,這是我們關注的問題。

數托邦工作室(簡介見文末)採用新媒體大數據分析手段,對《小時代》的觀影人群進行了調查分析。接下來,就讓我們從大數據的角度,對這部精確定位的所謂“腦殘粉”電影的觀影群體,知道多點。

數據採集方法

群體勾勒

從數據显示的年齡構成來看,《小時代》的觀影人群中,平均年齡20.3,而《致青春》的觀眾平均年齡為22.5歲。相比之下,《小時代》的觀眾群體更為年輕。

在“小時代”的9萬多位微博原發作者中,女性佔到了八成以上,接近半數還是微博達人。可以這麼說,《小時代》的年輕女觀眾們,同時也是微博等新媒體上比較活躍的人群,她們积極地參与了《小時代》這部電影的觀影、評論、分享、傳播甚至爭論,創造了數倍於其他電影的有關《小時代》的各種微博。她們既是《小時代》電影的主要觀眾群體,也對這部電影的傳播和營銷起到了至關重要的推手作用。

地區輿情參与度指數

從地區分佈上,我們也看到一些有趣的現象。湖北、四川、浙江、江蘇、江西、湖南、遼寧、廣西、重慶、河南、貴州等地區的觀眾輿情參与度指數排在前10位,這些地區的觀眾討論《小時代》更加活躍。北京、上海、廣東的參与度指數則墊底了。

一般而言,北上廣的微博輿情都最為活躍,但有關《小時代》的微博輿情體現了完全相反的狀況。這從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小時代》觀影人群的地區分佈在向二三線城市和地區傾斜,同時受到這些地區年輕觀眾的追捧,而北上廣地區的觀眾對《小時代》的討論熱度相對較低。

《小時代》觀影人群關鍵詞畫像

“皇冠圖”勾勒出了《小時代》觀影群體的微博關鍵詞,“腦殘粉”、“林蕭”、“非誠勿擾”、“楊冪”、“謝霆鋒”、“至上勵合”……它們共同勾勒出了這個觀影人群最關心的話題圖景。很多人說,小時代是一部腦殘粉電影,而通過對其觀影人群的關鍵詞分析,我們發現“腦殘粉”一詞居然也是最醒目的存在。當然,當我們具體去看上下文時,又會看到,提到“腦殘粉”的微博原文大多都是說“我不是四爺的腦殘粉,但我很喜歡《小時代》”,“不管別人怎麼看,我就是《小時代》的腦殘粉”這樣的文字……腦殘粉其實成為了他們自嘲式的標籤。

看着這張圖,我們可以大膽想象一下,如果有這樣一部電影:請新晉的郭導操刀,楊冪、謝霆鋒主演,至上勵合、炎亞綸當彩蛋,五月天唱主題歌,繼續講友誼地久天長的故事,這部電影會不會也大賣呢?

他們關注的人TOP50

《小時代》觀影群體最關注的TOP50人中,影視娛樂明星的比例超過了80%。其中郭敬明(第三)、柯震東Kai(第七)、楊冪(第八)這幾位《小時代》的招牌人物毫無懸念的出現在前十位。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快樂大本營》的主持群在這個排名表中極其引人注目。何炅、謝娜是最受大家關注的前兩名,《小時代》觀影群體中接近半數的人都關注了這兩位快樂家族的台柱子。而其他幾位快樂家族成員,杜海濤排進了前20,吳昕在前30,李維嘉在前50。快樂家族的五位成員排名全在veggieg(王菲)、黃曉明、李冰冰、吳彥祖等大牌明星之前。

從另一個現象,我們也可以看出《快樂大本營》對這些年輕觀眾的影響力。今年年初,快樂家族出演的喜劇電影《快樂到家》上映,其在豆瓣網和時光網上的評分很低,分別只有2.7分和1.8分,卻從市場上輕輕鬆松捲走了1.6億票房。並且,該片上映期間,其豆瓣評分曾一度被粉絲觀眾刷分到8分以上。可見,若片方想從這群年輕觀眾腰包里掏錢,在為影片做宣發時,上《快樂大本營》轉一圈,或許會事半功倍。

他們關注的企業品牌TOP10&他們使用的手機品牌

還有一些數據統計也很有意思,讓我們可以管窺這個群體的消費習慣。

這個觀影群體中超過60%的觀眾在使用iPhone,這個數據遠遠高於iPhone在中國市場的佔有率,表現出這個群體對於iPhone的特殊偏好。如今在淘寶上甚至已經衍生出了一門新生意:只要付費就可以得到這樣一種服務,不論用什麼手機發微博,發布終端都會显示“來自:iPhone客戶端”。

而在他們關注的企業品牌TOP10中,香奈兒CHANEL、Dior迪奧、路易威登等奢侈品牌均榜上有名,體現出這一年輕群體對於高端消費的慾望。

結語:一部電影而已?

郭敬明在今年的上海電影節論壇上是這樣解釋為什麼那些著名導演反而拍不出賣座電影的:“中國電影市場觀影群體已從上一代變到下一代。2009年的時候觀影的平均年齡是25.7歲,但是到了2013年的時候已經變成21.7歲。如果還用上一代的想法拍電影,那會出現問題的。”他認為自己的作品抓住並表達了這一代年輕觀眾的共同感受——《小時代》的主體觀眾,正是一群20歲上下,愛看《快樂大本營》和《非誠勿擾》,喜歡讀郭敬明的書,喜歡看楊冪演的影視劇,喜歡用iPhone手機發微博愛表達的女孩子們。

在微博大V們如浪潮般的“批評”聲中,《小時代》製片人安曉芬說了這樣一句話,“我們只是拍了一部讓孩子們喜歡的電影……裏面有他們喜歡的演員、喜歡聽的音樂、喜歡的畫面就夠了……一部電影也亡不了國,只是一部電影而已,用不着這樣聲嘶力竭的”。

在電影圈,作品的所謂“勝、敗”,“高、低”,“好、壞”,並無公平秤可以稱量。而作為中國電影史上又一部現象級電影,有關《小時代》的種種分析與討論,也必將長久地存在於中國電影的案例分析中。但是,“任何對某部影片的分析,離開了對它和整個當下中國電影趨勢的聯繫,都不會得出正確結論(珠江影業董事長趙軍語)”。既然《小時代》已經把新一代中國電影的主流觀眾人群帶到了中國電影人的面前,那麼接下來,電影人就該好好想想,該給他們看點什麼了。

作者:DATATOPIA(新浪微博:@數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