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行動之前先思考,聽上去很對,不是嗎?在設計之前思考清楚。是的,做一些調查,研究更多的需求,用戶,情景,然後設計。這聽上去很對,也是為什麼我(唐納德.諾曼)要挑戰這個固有思維的原因。但是,先做起來,之後再仔細想,有時候這麼做也是有道理的。

在現實的產品開發世界里,時間總是很緊迫,預算總是受限。所以很多時候在有研究的基礎上做設計是不可能的事情。“是的,”產品經理會說,“我知道我們應該先做一些研究,但是我們沒有時間。我們已經落後計劃日程很遠了。但是下個項目,我們會先做研究,可以嗎?”但這個下次從來沒有發生過。下次項目還是時間緊迫的開始了。實際上,讓我來創造一個準則:

諾曼的產品發展準則:項目的開始總是落後於計劃而且超出預算。

我們總是教育別人先做研究再經歷構思、模型和反覆提煉的過程的重要性。我們大多數都喜歡這個方法,我也是,而且我也這麼教別人。但是當現實指示我們不能這麼做的時候,這些教條就變得沒有意義了。如果我們從來沒有足夠多的時間來開展研究,那麼我們為什麼要宣揚這麼一個不實際的方法?我們需要針對現實調整我們的方法,而不是一些冠冕堂皇的,只能應用在理想世界的紙上談兵的理論。我們要開發一些靈活多變的設計策略。

為什麼先做研究不是那麼必要

下面有五個支持現實中先設計再研究的五個不同的論據。

  • 第一,好的設計的存在不是先由研究產生的。
  • 第二,有經驗的設計師已經掌握了很多從研究中來的知識。
  • 第三,研究對於一個公司來說應該是一個不間斷的工作,那麼,在任何時候都應該是有相對研究結果的。
  • 第四個,也是最矛盾的一個論據,研究可能會阻礙創造力。
  • 第五,當項目開始,團隊建立的時候,做研究已經太遲了。

沒有經過設計研究的產品案例研究

首先,我們可以簡單地看一看大量現有的產品,他們中很多沒有經過設計研究,但都非常完美的合乎情理、啟發靈感和受人追捧,設計研究不一定都是必要的 。紙上談兵的設計師可能故意忽略這些產品例子,但是忽略他們不能讓他們消失。

有經驗的設計師已經有很多儲備知識

其次,我們可以理解為,有經驗的設計師從來都不是憑空設計產品的。老練的設計師已經有了很多先前總結的經驗,這些經驗在沒有新的研究和調查的情況下,提供了大量的知識。這就是為什麼設計專家們有時可以如此迅速地開始設計。

我發現,在我的設計諮詢中,我有時候會跳過研究階段。先動手做,再去思考它。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我在之前的幾年中就做了很多必要的研究,以此掌握了很多預備的知識。

實際上,預先建立的知識儲備是如此重要以至於它在很多其他的實踐領域被編寫成手稿、圖表等等。Ed Hutchins(聖地亞哥加州大學認知科學系,人類學家,《荒野中的認知》的作者)讓我第一次感知到了這種知識的重要性。他定義這種知識為“預先推斷的知識”,同時舉了一些例子如地圖、潮汐表、手冊以及一些我們日常工具從,手動六分儀到複雜的計算工具。這些工具在被使用的時候都立即提供了可用的答案而不需要去做研究和調查。每一個領域都有大量的預先儲備的知識以允許熟練的從業者不需要明顯的調查研究就能開始做東西。所以,其他人已經幫我們思考了很多,我們可以簡單地依靠已經存在的智慧來指導我們怎麼做。

工業設計領域並沒有很多圖表或者手冊、電腦工具,但是我們確實有很多累積的知識。

研究人員應該一直處於研究其具體領域中的狀態

在先前的一篇文章“why doing user observations first is wrong”中(發表於ACM interactions,人機交互的電腦科學雜誌),我堅決主張我們不應該費盡心思從研究開始做。其實,設計研究者應該一直在研究與其領域相關的各種問題。總之,一個公司的設計研究者應該知道什麼樣的產品公司是喜歡的。所以當一個項目啟動的時候,研究結果應該是一個水到渠成的事情。

第四個,也是最矛盾的一個論據。我強烈認為,太多的研究會阻礙想象力和創造力。我對此深信不疑以至於在最近一次的客戶見面中我感到非常沮喪,他們的設計團隊正在做非常多的研究。我非常怕他們實際上根本沒做什麼東西,如果他們有做,他們也可能被完全束縛於各種調研。“停止思考,開始行動!”我勸告他們,“建立東西起來,畫畫草圖,把你們的點子表達出來,再回去分析。先做,再思考!”

當我作為一個認知科學的專家的時候,我認識到當我不斷地學習現有的研究資料,並變成其中專家的時候,一種非常微妙的折中主義產生了。太多的知識有時候很有害。我所有學生的博士論文的重點在於對一個命題的認知上有一個明顯的發展。當你讀了太多現有的有關先前研究者怎麼想怎麼做的資料之後,你就會跟着他們的步伐亦步亦趨了。這就意味着你會和先前的研究者一樣遇到死衚衕。當你不局限於這些資料的時候,你就可以更加的有創造力,發現更多有價值的思維和方向。但是(這也是一個最重要的“但是”),每當我這麼做和要求學生這麼做的時候,我會要額外的資料報告,當他們的工作開始進行的時候。這是為了阻止他們去做別人已經做了的東西,去阻止他們陷入別人已經描述過的陷阱,同時也是阻止當他們需要解釋給別人自己在做什麼的時候反而別忽略的情況。深入的研究、思考和理解是需要的,但是,很多時候,在原始的行動和決定之後再做這些是非常有利的。

當產品已經啟動,隊伍已經組建之後,一切都太晚了。

一個項目啟動、團隊組建的決定已經包含了需要建立什麼基本元素的決定,一般都會伴隨着時間規劃、市場定位、目標價格、交貨日期等等。這個決定經常伴隨着一大堆的需求。

但是開展用來建議新的方法以及確定設計是否真正達到了用戶需求的設計研究的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去影響並塑造一些關鍵決定。設計研究的用武之地應該是在這些決定被確定的決策檯面。在這個時候,設計者應該和市場團隊、工程師、商業分析師有一樣的影響力。比如在市場研究方面,市場方面的代表在這個領域應該已經做的很好了,除非設計師能有市場潛力方面的相關看法,不然他們沒有能力去贏得這個決策層面上自己的位置。我們需要的設計研究的結果要包括類似計算潛在銷售的表格以及推薦方向不被採納的時候所有潛在的將失去的機會的分析報告。

如果設計者沒有被包括在決策制定的檯面上,那麼他們已經被人從重要設計決策制定的圈內省略了。當一個團隊被建立的時候,主要的一些決定應該已經被決定了。這時候要介紹研究已經太遲了,不管這些研究結果是從一直延續的研究上來,從設計團隊的經驗來還是其他地方。

需要研究和謹慎的地方

當設計成為有非常重要的影響因素,有非常大的影像範圍的時候,犯了錯是非真的很致命?明顯的,我們應該謹慎地行使當我們的行動會有非常大範圍的影響。不管什麼決策、行為或者試驗設計,當他們有非常高的影響力和大的範圍的時候,我們總是應該在小的範圍內先嘗試一下。就像我說的,只有在做東西的人有相當多的經驗的情況下,研究階段被跳過才是合適的。你可以說,他們已經早就做了很多研究了。

總結

讓我來總結一下,是的,我相信研究是非常重要的,但是這並不意味着設計項目一開始的時候就要介入設計研究。這些研究可以在非常早之前就被完成了,或者甚至在項目開始以後做也可以。好的設計師應該總是專註於觀察、思索、創作設計表現產物、手繪、書寫、計劃 等等。最後,所謂的“用兵一時”,好的設計師完全不需要研究來做設計,依靠的只是不斷積累的智慧。

明顯的,如果涉及的領域是非常陌生的,設計師馬上要轉換自己的角色,去當以為學生,去快速吸收相關領域的知識,和這個領域的專家緊密合作。但是,研究和設計活動的聯繫不需要是時間性的必然前後聯繫。很多時候,這些活動可以被拆分開來,時間性上的順序有時完全可以顛倒。

先行動,后研究?嗯,不盡然。一直研究,一直行動!

附:諾曼最後的總結,在我看來,權且把它理解為老爺子在各種歷練之後頓悟到教條的界限都是可以被打破的,有種悟禪悟道的微妙的感覺。其實現在在做的項目也遇到行動和研究先後的問題,雖然我是半路插到團隊中來,但是還是感覺得出來當時項目的研究做的不多,主要從競品分析開始做的,根據老爺子之前說到的,很容易陷入到亦步亦趨的問題中。在總體設計上來說,現在在做的產品設計體驗上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來源:http://www.core77.com/blog/columns/act_first_do_the_research_later_20051.a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