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只要能實現用戶價值,就一定能帶來商業價值。這個在互聯網經濟中一一應驗的定律在移動互聯網上暫時失效了。對這些工具類App而言,在只做用戶不問盈利的生命期過後,他們面臨着同樣的困境:是被大公司收購還是獨立發展?如果選擇後者,支撐應用可以獨立發展的盈利模式又是什麼?

內容

移動互聯網生態演進到今日呈現出“冰火兩重天”的景象:手機遊戲因為明晰的商業模式正熱的發燙,而工具類應用卻經歷一個尷尬的時刻。

這些工具類應用有着幾乎相同的特徵:他們是最早一批做移動互聯網的工具類應用,比如天氣軟件墨跡天氣,自拍軟件Camera360,並引來了行業的追隨者,在眾多競爭對手中殺出重圍;他們手裡握有數千萬用戶,且用戶的活躍度、留存率都不錯,堪稱優質App應用,用戶價值可待發掘。

只要能實現用戶價值,就一定能帶來商業價值。這個在互聯網經濟中一一應驗的定律在移動互聯網上暫時失效了。對這些工具類App而言,在只做用戶不問盈利的生命期過後,他們面臨着同樣的困境:是被大公司收購還是獨立發展?如果選擇後者,支撐應用可以獨立發展的盈利模式又是什麼?

迷茫焦灼之下,在走過純工具的1.0版本時代后,多個工具類應用選擇了轉型社區或者加上社區的功能。墨跡天氣、天天動聽、大姨嗎、Camera360等都有嘗試。

這樣的選擇在業界已然分成兩派,或者認為是一條好的出路,或者認為是死路一條。如果簡簡單單從增強用戶粘性或者增加社區概念謀求融資角度看工具型應用轉社區的趨勢,似乎有些簡單化了。

“工具類軟件必須要平衡生存和未來。工具轉社區不是為轉社區而轉,而是工具如何利用社區在今天能夠活下來,然後再去尋找自己的出路。當下來看,這是一個勢在必為的事情。”大姨嗎創始人柴可這樣說。

轉型大勢所向

過去兩年間,谷歌和蘋果等平台級公司的系統更新一次又一次的教育着工具類應用的從業者。

過去幾次系統更新都在重複着同樣的規律:當產品做的好到一定程度時,谷歌和蘋果認同了這個產品,完全可以做出一個系統級的工具型應用,輕鬆地把已經做得很好的第三方應用擠掉。

蘋果iOS6推出Passbook,給很多第三方優惠券管理工具帶來衝擊。iOS6.1系統更新蘋果使用了自有地圖,谷歌地圖甚至被替換掉。

“小創業者在蘋果和谷歌的平台上玩到極致,他們就可以做一個一模一樣的。大家最後都會被谷歌和蘋果玩死。”柴可說。

工具類應用怎麼避免被玩死的命運?有用戶,用粉絲,在如何解決用戶問題上提供更深的價值,從更深的價值裏面去獲取利益,這是柴可的邏輯。

另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是,為什麼是現在出現了工具類應用不約而同地選擇社區方向?

一種解釋是,這與當前的社交大勢緊密相關,伴隨着社交應用的普及化而來。

過去兩年間,微博和微信等通用移動互聯網應用已經教育和培養了人們的社交習慣,移動互聯網社交關係趨於純熟,這些通用App在自身的發展中,裹挾着所有App的社交分享,從而帶動着App整體的的社區化升級。

天天動聽創始人王智罡回憶,五年前,聽音樂主要是基於本地存儲,要做好一款音樂播放器核心是要把編解碼能力做好,現在更重要的把社交功能做好,這甚至會成為App的一個標配。

工具類應用如何演進?

讓用戶用工具產生內容,再通過內容讓用戶和產品之間形成關係,讓用戶與用戶之間形成關係。這是工具類應用的社區化邏輯。

“要做特別好的工具類軟件,一定要有將來怎麼去做社交的眼光。”戈壁投資董事總經理童瑋亮此前對媒體這樣表示。

同童瑋亮的觀點類似,在這波工具類軟件轉社區的大勢來臨之前,Camera360早就有做社區的打算,何時推出社區化產品只是時機問題。

墨跡天氣則鮮明的亮出了自己社區化的路徑。比如時景天氣功能,該功能有社交和圖片分享元素,網友可拍攝天氣照片並上傳。大姨嗎也增加了社區版塊,論壇里可以討論婦科、健康保健、美容護膚等話題。天天動聽在最新一版的Android版本中增加了“音樂圈”的功能,開始做社區上的嘗試。

有趣的是,他們都強調並非為了轉社區而轉,而是工具的自然延伸。

大姨嗎創始人柴可認為,大姨嗎的社區不是社區。“在工具上不能被滿足的東西必須通過文字和互動來解決,社區不是社區而是工具。 ”

天天動聽創始人王智罡和柴可的想法類似,他認為,增加社區功能是圍繞應用的核心功能而來,通過社區UGC(用戶產生內容)可以有更多的音樂發現和推薦。

“以往音樂的推薦是由編輯來做,但編輯的精力和能力總是有限,通過社區可以調動更多的人和資源在做音樂的發現和推薦。”

但轉社區的過程中值得警惕的是,往往創業者用媒體的思路解決了流量和粘性的問題,盲目追求流量,卻沒有從用戶的需求出發解決問題。

商業化仍遙遙無期

另一個沒有解決的核心問題是:如何讓粉絲數量轉化成商業價值,這是工具類應用一直面對的現實問題。甚至於,這個現實的殘酷性並不因為是否轉了社區而改變。

可以值得留意的是,移動互聯網上的另類新玩法已經開始出現。

比如,以美圖秀秀為代表的,做軟件和硬件結合的產品。美圖秀秀今年發布首款美顏手機MeituKiss,每部手機售價2199元,截止到今年6月9日,美圖官方公布該款手機預訂量超過25萬部。到目前,美圖內部消息是已經超過30萬部。

一位創業者分析,如果30萬台確實是美圖手機實實在在的訂單量,這意味着美圖直接握有6.5億的現金,超過1億美元,相當於一個移動互聯網公司上市后融到的資金。雖然這筆資金只是營收而非利潤,但美圖可以利用資金的時間差做事情。

更多的創業者依然停留在比較傳統的方向——流量變現帶來的商業模式。

“中國用戶沒有對工具付費的意願和習慣,而社區的盈利模式很穩健而且已經被印證過無數次。”這是柴可轉做社區的邏輯。他認為,要想生存,“必須像一個媒體一樣活着”。廣告是其中的一種。

另一種是,在添加了社區元素后,這是與電商相結合的路徑。一個可以預見的路徑是可以影響用戶的消費決策。在社區中推送信息可以觸發用戶需求、考慮評估直至購買。這個環節上的參与方可以分成獲得利益。

但這依然沒有解決最核心的問題:應用何時不以媒體的身份獲得收入,而是從工具的屬性獲取收入?

顯然,通過工具本身獲取收入的道路依然迷濛且漫長。對創業公司而言,如果不想成為成熟的稻子被互聯網巨頭收割,最緊要的依然是想方設法將用戶價值變現,先解決生存問題,再談未來。

結語

依然沒有解決最核心的問題:應用何時不以媒體的身份獲得收入,而是從工具的屬性獲取收入?這個APP最主要盈利價值在哪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