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屌絲經濟學”這個詞比較火。有人稱,得屌絲者得天下。“高富帥”史玉柱要甘居屌絲,甚至註冊了“屌絲”和“屌絲網游”兩個商標。

盤點那些成功運用“屌絲經濟學”的企業,他們是如何俘獲屌絲的心的?這些當紅的大賺屌絲錢的企業、或許包括YY、360、巨人網絡、淘寶網、光線傳媒等。不過,儘管他們賺了屌絲的錢,他們自己可都是貨真價實的“高富帥”。

1、YY:屌絲才是互聯網的核心

一個嗲聲嗲氣的女生或者一個操着滿口東北腔的男生,坐在攝像頭和麥克前,一邊切換着各種知名或不知名的歌曲,一邊進行着二人轉式的調侃,有時還會自己秀一下歌喉甚至說一個滿座皆喜的段子。隨着YY語音在美國上市,使屌絲經濟現象更是成為了學術界的一個研究熱點。

據YY上市前發布的招股書显示,在YY的營收構成中,2012年上半年YY音樂的營收已達到9272萬元,佔總收入的30%,遠超過外界熟知的在線廣告業務。而這要歸功於在YY語音作為語音通訊工具已經通吃遊戲江湖之時,李學凌賦予YY的另一種新角色:娛樂社交。

真正在互聯網上花錢的人,到底是高富帥、還是草根呢?李學凌的看法是:“很多高富帥,在互聯網上基本從不花錢。”

在李學凌看來,草根才是中國互聯網最核心的用戶,任何一個真正成功的公司,必須抓住草根用戶。沒做到這一點的話,基本上還飄在天上。而且,他還有具體的舉證。他說,中國現有的大公司,都深深的抓住了草根用戶需求,比如淘寶,可以讓每一個二三線城市賣家都能夠活下去,騰訊更是從骨子里就是草根公司。

2、360:顛覆式創新就是屌絲的逆襲

在移動互聯網界,奇虎360CEO周鴻禕以“本人偏屌絲”自居,但有着一顆屌絲逆襲的心。

360的產品生來有一股屌絲的氣質。免費的殺毒軟件,聲稱要逆襲的360搜索,所謂“0利潤智能手機”,都是這一路數。

周鴻禕特彆強調屌絲的逆襲。周鴻禕說:別人消費你免費,別人做的很貴,你把它做的成本很低,你讓過去不是你的客戶的用戶變成你的用戶,或者把很多低端用戶都變成你的用戶。所以,所有顛覆式創新,我總結一句話,就是吊絲的逆襲,如何擊敗高富帥,贏得白富美。

3、巨人網絡:誓將屌絲進行到底

“我是真屌絲。我就喜歡自稱屌絲。是自賤嗎?本屌絲也不知。反正我以後繼續以屌絲自居。據說我的部下去註冊“屌絲”商標了,為我保駕護航。以後誰自稱屌絲,向本屌絲交一分錢。”在中國商界大佬圈中,以“真屌絲”自稱最徹底的非史玉柱不可了。

巨人網絡“中國首款屌絲網游”《仙俠世界》項目組與易觀智庫共同發布了《中國互聯網“屌絲”用戶遊戲行為調研報告》報告显示,我國屌絲人數超達5.26億人。這意味着,在13億中國人口中約4成屬屌絲人群。

巨人還斥資在美國紐約時報廣場打出《仙俠世界》“屌絲DIAO SI——Made in China”的戶外显示廣告,並稱之為“中國首款屌絲網游”。廣告播出幾天後,因“屌絲”一詞存在爭議,日前遭到美方廣告播出機構的禁播。

據悉,巨人網絡2013年已經推出屌絲online網游。

企業領導人代言,註冊商標,發布雷人屌絲研究報告,去時代廣場做廣告,史玉柱帶領的巨人網絡無疑是認準了“屌絲”二字的巨大商業價值。

4、淘寶餘額寶是如何聚到屌絲們的錢的?

剛剛誕生半個多月的餘額寶公布了首輪戰績。7月1日,餘額寶和天弘基金共同宣布,6月13日上線的餘額寶服務,截至6月30日24點,累計用戶數已經達到251.56萬,累計轉入資金規模66.01億元,累計用於消費的金額12.04億元,存量轉入資金規模達到57億元。

這是一種純屌絲和民間的投資。你若是餘額寶的用戶,不難發現餘額寶其實有個投資上限,就是100萬元!100萬元在投資市場是什麼概念,差不多就是你投資一個信託計劃的最低門檻。跟傳統基金理財戶均7至8萬元的投資額相比,餘額寶用戶的人均投資額僅為1912.67元。

不少信託計劃都超過10%的預期年收益率了,屌絲們為何都愛去買年收益率5%-6%的銀行理財產品,碰到7%-8%的理財產品發售就爭得頭破血流?

據調查,收入在6001-8000元人民幣的男性和收入在3001-6000元人民幣的女性最愛自稱為屌絲。如果這個調查實在,那麼上述分析就靠譜。屌絲的收入決定了他們在多年裡幾乎與雙位數收益率的投資品無緣。

餘額寶正是這樣,門檻低,網絡原生態,適合屌絲。

5、光線傳媒:不經意地賺了屌絲的錢?

《泰囧》一個月票房達12億、《致青春》16天破6億、《中國合伙人》三天破億,光線傳媒連破票房記錄。

光線傳媒也許沒有刻意,但他們確實很懂賺屌絲的錢。

《泰囧》是原本只有3000萬元投資的低成本電影,上映后首周票房卻突破3億元。有人笑言,《泰囧》與同期上映的《一九四二》,就是“屌絲”逆襲“高富帥”的現實版本。前者投資不足3000萬元,後者投資2.1億元;而兩部影片的導演,一個是首次擔任導演併兼主演的演員徐崢,一個是成名已久的著名導演馮小剛,兩者可以說完全不在同一個級別上。

王長田自述,他們很大的一個特點就是“接地氣”。譬如,建立地面的發行系統,而不是高高在上的中央總部式的發行系統。四年多以前,光線傳媒在全國七十個票房最高的城市,都安排了一個人每天和當地的影院、院線打交道,事實證明效果非常好,這個系統可以吃掉30%到40%的票房。

另一個就是做商業類型,比如《致青春》,它是中國青春類型片,反映的狀態、人物、故事和中國“接地氣”。

來源:九個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