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刀青衣 :最早也最有名氣的那款可穿戴設備,無線接收服務器命令,根據命令調整自身大小,只認一人的密匙。當年第一個用戶見證了此裝備后,忍不住大聲哀求:“師傅別念了,悟空知錯了!”

陪酒小姐修長的手指劃過你手腕上的手環,嗲嗲地說:“帥哥,這是什麼東西?看起來好先進。”你激動的大喊,“媽咪,關燈。”美女臉色一變低聲說:“帥哥你不要這樣,我只賣藝不賣身。要不我們換個地方也行。”你彷彿沒聽到她的苦苦哀求,在漆黑的包廂里,霸氣地指着手環說:“你看!夜光的!”

laura:本文的內容和配圖無疑暴露了人類真正的需求,這也是可穿戴設備的市場所在。如果可穿戴設備只能接收個文件,測量個體溫,那對我們的生活又有什麼指導意義呢?它應該更深入,更敏感,更貼心服務於人類~~

當你遇上一個心儀的美眉,卻擔心她已有高大威武的男友會瞬間秒殺你的時候,你的“智能耳釘”提示你,她已經以每分鐘30次的頻率關注你,並且显示她已長時間沒如此不淡定了,這時,你就鼓足了200倍的勇氣,解決個人問題。

其實,可穿戴設備如何避開與智能手機的競爭?如何與只能手機更好的集合?不要只做一些重疊的事情,這才是可穿戴設備需要思考的問題,同時也指引了可穿戴設備的研發方向。

這就是中國第一大自動售貨機運營商——友寶的商業模式

@新浪科技 :曾將公司以1.2億美金賣給新浪的王濱,這幾年又與銀泰沈國軍聯手創建自動售貨機公司友寶,現已佔市場份額25%。精明的王濱打的是什麼算盤?友寶要玩的是什麼生意

木木木木木:公司當初租的辦公樓裏面,一層放了四台友寶,厲害吧,因為我們一層有兩千人辦公。 友寶也購買過幾次,因為我們的地方比較封閉,購物不太方便,所以友寶變成相對唯一的選擇。一般有些熱門的東西經常缺貨,比如泡椒鳳爪之類。有個大屏幕確實會更容易吸引人。至少精彩的廣告,路過會看下。

有過幾次錢吞了,東西沒出來的情況,好在打了電話后,下次會通知過來領取。機器上的抽獎遊戲,就算中獎了,有的獎品機器裏面也沒有,這種體驗就很不好。

友寶的玩法還是很多的,只要找到用戶的痛點,市場肯定會有的。想想日本的自動販賣機的市場,這塊市場還是很巨大的。

沒用完的手機流量該清零嗎?及其他

@奧卡姆剃刀 :①相對廉價的包月模式可以有效地保證用戶量及流量的平穩性,這是全世界的電信運營商普遍採用的做法。用戶購買是“限時優惠服務”,跟健身年卡是一樣的。②中國有三家全國性運營商,分別運營三個3G國際標準,坦白講,垄斷程度並不高

cw1104:如果說國企中有能讓我們覺得靠譜點的,中國移動真的是要算一個了。在美國用iphone,你必須交流量費30美元/月。你要不買短信包,你連收短息都別想。在紐約這種地方,大馬路上經常沒信號。要不然就是這個街區ATT有信號,那個街區Verizon有信號。在地下室,高樓里沒信號是正常情況。就這樣的服務一個月最少也要交50美元(300RMB)

當然,我不是說一跟國際接軌了,移動公司的錯誤就能夠原諒了。文中舉的酒店的例子並不完全靠譜。因為廣大群眾是天天用手機,但不天天住酒店。但有一個問題是可以這兩者可以拿來對比的,就是收費方式。住酒店,明碼標價,xxx元一晚,屋內的商品也是有明碼標價。而移動公司的收費方式經常讓人有被騙的感覺。本來交了50元的月租,然後月底結賬結果是100元。簡化收費的條目,讓人一目瞭然,不搞或者少搞超出加價的項目,一次性收齊。

老司機:速度確實慢,但價格似乎不貴啊。日本LTE包月確實是無限量,不過月費要5600多日元,然後所有手機都還有個980日元的基礎月租費,想發彩信、語音留言等業務再加錢。打電話半分鐘21日元,打個十分鐘就420日元了。我和熟人打電話都用line的免費通話的,就這樣一個月話費要8,9千日元。

報刊亭,一個即將消失的行業?

@李光斗 :2013年以來,北京各報刊亭營業額均再創新低,日均營業額100元左右,即便是位置甚佳的核心地區,日營業額也不過300元左右。報刊亭比較穩定的消費群體是老年人和中小學生,但他們消費能力有限,甚至連購買4元的《讀者》都要討價還價

王新宇V:報亭的失蹤,並不是受到網絡的衝擊,或者僅僅是一部分而已。近期最火的新聞莫過於某地城管半夜暴拆報亭,很多地方的報亭消失往往伴隨的是冠以“城市面貌優化革新”的外皮,對於一座有文化底蘊的城市而言,報刊亭和書店一樣,已經是一個城市的標準符號。而在報亭不斷減少的同時,依託報亭的發行渠道的眾多傳統媒體,也只能成為幫凶,因為喉舌的作用受到體制限制,敢怒不敢言。最終的結果,是不斷被閹割。報刊亭是報紙市場好壞的晴雨表,一個重要發行途徑,也是最終與讀者接觸的終端。沒有了終端幫傳播,再漂亮的文字都寫不出傳統媒體骨子里的憂傷。報亭的消失,非網絡之禍,就是人禍,是當代中國發展進程中的恥辱!

阿里盒子,未遂的“客廳教育”野心

梅初九投稿:本以為阿里OS能依靠打通三屏(電視、電腦、移動)為在線教育帶來破局新契機,不料在阿里剛宣布智能TV生態系統成立,就爆出傳統電視企業“不參与”。如果阿里玩兒的好,本該利用互聯網基因,整合三屏,滿足隨時隨地的碎片化學習需求……

大傻:阿里或許應該學習一下智能電視購物和點播系統,將自己的教育產品打包做成節目,可在收到頻道信號的数字電視中付費播放。播放后可以選擇評價,定期更新節目並撤換評價低的節目,又可以在電視里播放教育產品的廣告,等等。

哦,這樣看來我是不是發現了一個新大陸,如果阿里把整個生態圈從網絡搬到這個節目上,會怎麼樣呢? 打開電視,像操作電腦一樣進入阿里頻道選擇對應的阿里服務,付費使用或免費觀看,似乎跟10年前的動畫片里的感覺一模一樣了呢。如果阿里做一個電視頻道成為現實的話,互聯網會在徹底的進入電視生態圈的同時與電視企業和廣電總局不產生矛盾。

2014年3月8日的下午,9歲孩子的年輕母親張女士回到家裡,打開60寸的智能電視機,在阿里天貓頻道訂購了下個月的衛生巾,又調到阿里支付寶頻道把她丈夫的工資劃到自己帳戶上,最後調到阿里教育頻道選擇了曾經購買過1的瑜伽課開始進行鍛煉。

#專欄作家#

快刀青衣,5歲小魔女西西她爹,羅輯思維聯合創始人&CTO,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曼聯死忠,健身嘴炮黨,朋友圈招聘小能手,死處女座。還是自媒體聯盟WeMedia的一員。專業惡搞自嘲,擅長都市情感,兼修校園和短篇小說的文藝青年。

本文系作者授權發布,未經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