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工業革命后時代的我們,一個人一輩子所經歷過的變化可能比之前幾代人經歷的都多,所以在我們這個時代,創新才成為一種必要。

創新是一個很大的題目,實話說我其實很難hold住,更難的是在一篇小文章里說明白這個大道理。但這篇是一個朋友給我出的命題作文,不得不寫,所以就挑戰一下自己吧。

這世界上不存在什麼絕對的好和壞,糖是好東西,但是吃多了牙齒也要壞。創新,在我們這個時代總是一個帶有正面色彩的詞語,大多數人都把創新當作一種無需多想的正面事物去追求,卻其實很少去反思創新——創新是必要的嗎,什麼樣的創新是好的,創新是怎麼發生的?

創新的時代背景

現代人其實已經習慣了“進步強制”的思維方式。當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我曾經天真的認為,人類的技術會無限發展下去,總有一天科幻片裏面所描繪的那些未來場景會變成事實。為什麼?因為我們看到我們一直在進步,電腦的CPU越來越快,汽車速度越來越快,城市的建築越來越高,所以我們就很自然的相信進步會一直持續下去。這,就是“進步強制”。

進步強制其實是一種很年輕的思維方式,在人類的整個歷史當中,它充其量只是一個小嬰兒罷了。人類的歷史並非如我們所想那樣,呈現一個線性前進的發展過程,真實的歷史其實呈現出一些無序性。在歐洲,古希臘的哲學是一個高峰,之後1000多年人類的思想都沒有太大的發展,進入漫長而黑暗的中世紀,然後是文藝復興。文藝復興復興的是什麼?就是古希臘、古羅馬的文藝,這說明在1000多年後的後人看來,前人的思想依然是一座高峰。

在那樣的時代里,創新其實並非是必須的,因為整個時代的變化很小,甚至沒有變化,所以傳承其實是更重要的事情。如果你搞創新,那你就會成為異類,你就無法被社會所包容,在那個時候創新估計就不是一個什麼有正面色彩的詞彙吧。

而生活在工業革命后時代的我們,一個人一輩子所經歷過的變化可能比之前幾代人經歷的都多,所以在我們這個時代,創新才成為一種必要,才成為大多數人視為普世價值的一種東西。即便如此,創新也是需要被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的,它也是有很多不同的類型的。

創新的7種類型

經過一番搜腸刮肚,我把我所能想到的創新大致歸結為以下這7種主要類型,肯定不全面,但目前只能想到這麼多了,歡迎大家來幫我進行補充。

1、開拓式創新——開拓式創新是最有價值、也最有難度的一種創新,這種創新所創造的事物是歷史上不曾出現過的,是全新的,並且對於歷史進程具有深遠的影響,它往往伴隨着天才人物的靈光乍現,帶有一定的偶然性。比如牛頓開創的經典物理學,愛因斯坦開創的相對論,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萊特兄弟發明飛機,喬布斯發明的個人電腦、iPhone,製藥公司發明新葯,等等。

2、升級式創新——開拓式創新固然重要,但我們也聽說過“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這句話,我們也看到很多開拓者沒有賺到錢、模仿者賺了個盆滿缽滿的例子。比如說福特並不是汽車的發明者,但福特卻靠T型車成為了當年的美國首富,比爾·蓋茨雖然不是圖形化操作系統的發明者(圖形化最早的發明者是施樂公司、最早的商用者是蘋果),但他的windows卻幾乎統治了個人電腦。升級式創新其實非常重要,因為早期產品往往是比較粗糙的,而且往往是價格昂貴的,升級式創新起到了完善產品、降低門檻的作用,因此他們同樣值得尊敬。

3、差異化創新——大概10年前,定位理論開始風靡於營銷界,頗有營銷就定於定位、定位就等於營銷的感覺。其實,定位理論所適合的,只是差異化創新這個領域。差異化的例子估計大家隨便就可以舉出來一大堆,比如說專門給老人使用的手機,專門定位於辦公的thinkpad筆記本,專門用來越野的Jeep車,專門用來約炮的陌陌……差異化創新應該是最常見的一種創新模式,它是由消費者驅動的創新模式。

4、組合式創新——要理解什麼是組合式創新,想想瑞士軍刀就明白了。當我們給一個拖拉機裝上一門大炮的時候,我們就得到了一輛坦克。當我們給手機裝上攝像頭的時候,我們就有了“掃一掃”的可能性。當我們給眼鏡裝上小電腦,它就成了google glass。當我們給牙刷裝上發動機,他就成了電動牙刷。組合式創新同樣是一種常見的創新模式,它依賴的不是技術進步,而是對於新需求的敏銳洞察。

5、移植式創新——所謂移植式創新,就是把在A領域所使用的技術或模式,移植到看似沒有關聯的B領域,從而創造出新的產品或模式。例如,吉列在剃鬚刀領域發明了“刀架+刀片”的模式,把重複購買率低的刀架以極低的利潤出售,提高市場佔有率,然後再通過出售重複購買率很高的刀片來賺錢。亞馬遜的kindle在策略上和吉列簡直如出一轍,它以極低的利潤率出售kindle,基本上沒有在硬件上賺到多少錢,但是kindle的普及帶動了电子書的銷售,總體來看亞馬遜還是賺到的。在电子書項目上,亞馬遜沒有學習紙質書的商業模式,反而學習了剃鬚刀的商業模式,這就是移植式創新。移植式創新依賴的是對於商業模式本質的理解。

6、精神式創新——在大部分發展到成熟階段的行業當中,不要說開拓式創新、升級式創新的機會沒有了,就連差異化創新的機會也沒有什麼空間,這時候可能你僅僅能夠依賴的就是精神式創新了,你只能通過取得人們在情感、文化、價值觀層面的共鳴來實現創新。如果你的消費者消費你是因為可以通過你向外界傳遞出自己的價值主張,比如說通過開牧馬人標榜自己很man、通過穿無印良品來標榜自己很小資、通過去西藏旅行來標榜自己很文藝,那麼你就成功了。不過精神式創新是一道宅門,因為真正具有價值觀輸出能力的企業並不多。

7、破壞式創新——可能很多人都聽到過這樣一句話:“不要和傻瓜理論,因為他會把你拉到和他一樣的水平線上,然後用他豐富的經驗打敗你。”破壞式創新就是這樣一種創新,行業的新進入者相對於行業領先者,唯一的優勢就是他沒有什麼東西好失去,所以他就可以制定新的、帶有破壞性的行業規則,然後把你拉到和他一樣的水平線上面,再用他的經驗打敗你。當年淘寶打易趣,易趣是跟商家收取上架費的,交易也要收傭金,而淘寶作為後來者直接打出免費牌,一下子就把商家給吸引過去了,這就是典型的破壞式創新案例。

創新是如何產生的?

創新一定是依賴於創意的,這毫無疑問,但僅僅依賴於創意,對於創新肯定是遠遠不夠的。這就好比說,投資一定是要有一定的資本,但是你僅僅有資本肯定是不夠的。

對於創新來說,第一位的要素還是能夠把當下放在一個歷史的背景當中,看到大勢往哪個方向發展,這就是我一直所提倡的“浪潮之巔”理論。這個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選擇,選擇的方向太多,就會令人無所適從。看清大勢的作用是你可以把90%的選項排除掉,把你有限的那一點創意資源投入到10%的選項里,這就等於增加了你的創新成功率。因為我判斷我們的時代正在走向一個開放的去中心化時代,因此我很願意在這個方向上賭一把,賭未來的企業會採取開放的社會化協作工作方式,替代現有的封閉式工作方式。

第二位的,則是看到你在行業當中的位置。大部分人的命運可能是給定的,由於某種機緣巧合的原因而進入到了某個行業,那麼你就要對於行業的格局足夠了解,然後清楚的判斷自己在行業當中所處的位置。如果你是領先者,那麼你可能只要“守正”就夠了,就不需要“出奇”了,這個時候創新可能不是特別必要的事情。如果你是追隨者,那麼你可以選擇升級式、差異化、組合式、精神式、移植式等創新方式。如果你是新進入者,那麼你甚至可以採用破壞式創新策略。

我們看到,蘋果這幾年就從一個銳意創新的進取者變成了小心翼翼的保守者,估計也和它目前所處的市場地位有很大關係。而跟隨者三星則敢於推出5寸以上的巨屏手機,差異化出來一個新的細分市場。接下來國產手機廠商們作為破壞者,把巨屏手機的價位從4000多直接降到了3000以內,甚至有些新生品牌降到了1500元以內,這又讓三星也變得很難受。

在汽車市場里,Jeep採取了激進的“升級+差異化”策略,通過配置9速變速箱(相當於智能手機上8核的概念)這種當前最先進的技術來提高自身的科技感,然後通過外觀設計的大膽轉變把自己從單純的越野車品牌扭轉到城市SUV的定位上,這也是結合自身所處的行業位置而選擇的創新策略。

第三,創新需要有一個開放的土壤才能產生。我們有沒有發現這樣的現象,某個公司的老闆發現創新很重要,於是就成立了“XX研發中心”、“XX研究院”、“戰略部”專門負責創新工作,有些可能沒有設立專門的部門,但是卻組織召開很多“XX創新工作會議”、“XX頭腦風暴”,但他們往往都是無功而返。為什麼?道理很簡單,創新並非某種專業技能,它的來源非常複雜,有可能是第一線的銷售、客服人員發現了創新機會,有可能是市場部門發現了創新機會,有可能是研發部門發現了創新機會,如果單純依賴於某個“創新部門”,則會抹殺其他員工創新的可能性。

創新依賴的是群體智慧,要實現創新,就必須具備能夠激發群體智慧的開放土壤。

來源:i天下網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