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微信的“APP終結者”論調甚囂塵上,但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里,企業定製開發APP的需求依然會旺盛,企業商業價值的核心關鍵點在於匹配消費者和用戶的個性化需求,而個性化需求是難以完全標準化的。

做APP開發和業務拓展的團隊越來越難了。除了開發團隊多如牛毛之外,更要緊的是,APP這種移動互聯網階段性的產品形態正逐步邁向一個沉澱的過程。

根據百度官方披露的一份移動數據調查表明根據統計,在應用商店中下載量最大的前1000個APP(數量佔比不足總應用的0.1%)卻佔據了下載總量的55%。那意味着百萬APP中,能夠獲得用戶青睞的不足千分之一,更要緊的是2012年Q3高頻APP佔據了用戶83%的使用時長,而2013年Q1,數據增長到了85%,這種趨勢導致的結果就是,不僅現有的APP使用時長會被排名靠前的APP吞噬,那些新開發上線的APP也將難以搶佔用戶的時間和眼球。

大約3年前,APP市場在國內剛剛興起的,各種新奇有趣的應用吸引了眾多用戶大量下載,然而現在,你還能想起最近一個月的時間里,是否有下載一個新的APP?另一組數據也能印證了這個現狀,根據2013年Q1的數據,過去半年時間平均每個用戶手機“Native APP”數量增加了5.6個,但每天人均使用的數量卻減少了0.9個。

因此,我認為,APP這種階段性的產品形態已經渡過了熱鬧紛繁的嘗鮮期,現在已經犹如靜止的水杯一樣進入了沉澱期。那些與用戶需求緊密相連並且在第一波浪潮集聚大量會員的APP將繼續綻放光彩,而,原來依靠市場喧囂而燦爛的APP將慢慢的沉入水底,水越來越清,市場越來越理性,用戶也不再因為好奇而對各種新鮮的小玩意趨之若鶩。

作為東吳相對論的粉絲,前些時候專心聆聽了梁先生與吳先生主持的一期節目“APP終結者”,引用節目中的一些觀點:“每位用戶常用的APP一般不會超過七個”以及“隨着微信有可能發展成為公眾平台,傳統APP將會進一步失去其存在的必要”。我們不難想象,未來APP的發展很有可能會被新的產品商業模式影響甚至徹底顛覆。

面對目前我們所見的趨勢以及行內外人們的評論觀點,作為APP產業生態鏈里的最基層工作者,我們確實需要做一些反思。雖然依然對未來充滿自信,但,作為APP產業鏈里的一份子,我多少為此而感覺到憂慮與少許的迷惘。

如果真如媒體和行業人士說的一般,APP產業發展趨勢不明甚至正在慢慢走向衰亡,那我們應該做何打算?

事實上,除去小型遊戲之外,眾多定製開發的APP實際目的性都非常強,也就是說,企業開發一款APP應用通常都是基於明確的現實需求來推動的。例如會員管理、無線進銷存管理、預定挂號管理等。我相信,企業的個性化需求是難以完全標準化的,同時,這些個性化的需求大多成為了企業本身實現商業價值的核心關鍵點。因此,我預測,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里,企業定製開發APP的需求依然會旺盛。

同時,聽完東吳相對論后,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面對傳統企業萬千個性化需求,開放平台應該如何去滿足企業的需求?我的想法是,微信也許更應該向運營商的角色去轉變,提供最核心的三項服務,然後通過開放接口將這些應用統一到微信平台中來。而我所認為的三項核心基礎服務分別是:第三方支付服務;客戶及會員管理服務;包含了視頻、圖片、語音、文字的信息服務

從另一個角度來闡述,當年的阿里巴巴成就了供求信息發布的開放平台、淘寶及天貓成就了買賣的開放平台,基於目前移動互聯網生態鏈,在現有的APP主導的發展模式下,如何通過開放接口讓眾多企業應用APP能夠將功能與價值實現,嫁接到微信平台上來才是微信的更大的價值所在

因為,無論是阿里巴巴還是天貓,對傳統企業的業務滲透還有很大的局限。所以,我做這個大膽的猜想,雖然從技術實現,商業模式還存在諸多的問號。是徹底顛覆APP產業還是充分利用現有的百萬APP資源,個人覺得後者能產生的價值更大。

若非如此,未來的手機屏幕會是什麼模樣?難道就真的只有七個圖標留下?那留下來的又將會是哪七個?

作者:恭弘=叶 恭弘海,via:鈦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