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線教育爆發性發展的最佳契機來臨了!可以預知的是,今年在線教育領域將會出現非常多的機會,不管是互聯網人還是傳統教育從業人員都會集中的湧入到這個領域。

最近一段時間接觸的那些人和事,讓我不得不感慨:中國在線教育爆發性發展的最佳契機來臨了!可以預知的是,今年在線教育領域將會出現非常多的機會,不管是互聯網人還是傳統教育從業人員都會集中的湧入到這個領域。

誰能2013年在該領域有所作為,誰就能在未來5—10年內具備行業話語權,可以毫不誇張的說2013年在線教育的風起雲涌將決定5—10年後中國在線教育的基本格局。

在進入主題之前,我先說下我最近一年來生活中看到或經歷的一些小碎片,透過這些小碎片我們能從中看出來一些東西。

碎片一:從金山詞霸到劍橋wowo的賈琳

在今年5月中旬一天,一位陌生又熟悉的賓客到訪速途網,他就是原金山詞霸的CEO賈琳。從金山詞霸離職后,賈琳說要進行移動互聯網創業,但面對着當前移動互聯網的火熱,賈琳最終出人意料的選擇了在線教育,殺入幼兒英語這個細分再細分的領域。

碎片二:西直門轉暈頭的立交橋

2013年8月8日,我搭乘某在線教育企業CEO的小車上了西直門立交橋(這個外觀打扮屌絲的CEO現在身價估計千萬級,但幾個月後身價最少過億,到時候大家就知道是誰了),車子經過凱德商城七繞八繞上了西直門立交橋,突然該CEO電話來了,一看是重要的需要第三方人員規避的電話,屌絲CEO眉頭緊鎖。

沒辦法,已經上了西直門立交橋了,一時半會下不來,又不好意思趕我下車,無奈只能把電話接起來。電話里聽到該CEO和風投談融資的下一個階段,大體意向雙方沒問題,現在還在糾結融資額500–1000萬美元的哪個區間,占股比例多少的的事情。

碎片三:創新工場小會議室的高效談話

在2012年7月,我和好友李俊超一起去創新工場旗下的多貝網做客。出了地鐵中關村站徑直上了鼎好,在工場的大開間見了多貝網CEO陳廣濤一行,雙方見面沒有任何的客氣話,陳廣濤直接說“來,大家到我們會議室說,劉豪把投影儀開了”。不像我之前去一些企業探營的時候,雙方會花10分鐘的時間進行扯淡增進感情。如此高效的創業者非常罕見,在我的媒體生涯里這樣的人加起來不超過5個。

在多貝網的小會議室(其實這個會議室還不是多貝網專屬的,李開復老師旗下其他團隊也在共用)里,陳廣濤闡述了他們團隊做多貝的整個思路和運營理念,當然由於講的比較專業很多具體的話術我已經忘記,但在當天出了鼎好后我對李俊超說:這個團隊能成!前幾天,多貝網獲得308萬美元的融資,相信2013年後半年多貝網將會開始快跑。

碎片四:奧林匹克公園的長跑

奧林匹克公園應該是北京最大的公園,跑一圈需要10公里,微博上比較活躍的潘石屹就是這個公園的常客。2013年3月,我在和一幫IT人環繞奧林匹克公園時,遇到了世紀佳緣的前CEO龔海燕,現在她做了91外教網,放棄一家上市公司CEO的榮耀,轉身從新開始創業涉足在線教育領域,我們除了看到小龍女弱小但偉岸的身影外,還應該看到未來在線教育要比在線婚戀網站市場大了10倍不止,以至於有人放棄了現先前的巨大成功,從新從一個學生做起。

今年4月,我找王瑾(就是知名薦書欄目《王瑾薦書》的發起人)給龔海燕做了一期專訪,幾個月後91外教網獲得丁磊400萬美元的投資。

碎片五:新東方的小寶老師

2013年8月8日,新東方的一個朋友找到我說“新東方的小寶老師(韋曉亮)和翟少成聯手創業了,也進入了在線教育領域,你們能報道下嗎?”。後來我知道這個名字叫做極智批改網,研發了口語和寫作的評改控件,用標準化批改流程,融合了先進的數據挖掘模型,為個人、高校以及企事業單位提供專業、地道、高效的寫作批改與口語批改服務。可謂又一個垂直又細分的領域,基本上少有競爭對手。不難看出,這個網站極易成功,當然,做的不會太大。

碎片六:李學凌載譽歸來

2012年末,多玩YY上市成功后李學凌從美國載譽歸來,一下子成為了明星。李學凌在北京一個大酒店裡出席活動,蜂擁的媒體擠上去採訪李學凌,我問了李學凌一個問題,但還沒等李學凌回答完,又被其他的媒體打斷,這如果放在幾個月前是不敢想象的。

在多玩YY之前,中國太久沒有互聯網企業赴美上市了,李學凌帶領YY上市其意義遠不僅僅上市這麼簡單。多玩YY雖然沒有說自己是一款教育軟件,但多玩YY的上市股票大漲和其涉足在線教育領域密不可分,如果不附加教育的標籤,YY只是一款屌絲自娛自樂的軟件,難以有今天這樣的地位。

碎片七:環球資訊廣播的直播間

上周我去了趟八寶山,不是緬懷先烈,而是去那邊的環球資訊廣播做節目,談了在線教育的話題。沒辦法,行業太熱了,嘉賓也缺,我因為開過幾次在線教育的研討會,就被掛上資深人士的頭銜,最近幾周經常因為在線教育的話題我都會被叫出去做節目或者接受媒體採訪,可見這是一個快速發展,又同時是一個浮躁的行業。

從環球資訊廣播的備播間走出來,迎面撞上了葛甲,他也做客環球,不過談的是紙媒的消亡。不禁感慨行業興起和消亡只有一扇門的距離,或許若干年後我也會做在線教育衰落的節目吧。

真不知道是這些企業推動了行業發展,還是行業造就了這些企業。

我認為查看一個行業是否火熱,可以去在百度新聞里輸入這個行業名稱,如果出來的結果很多,說明這個行業非常火熱,反之亦然。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判斷標準,非常值得投資人去嘗試參考。

我非常想和大家探討一個問題“什麼是在線教育”?

如果通過字面意思理解,我們認為通過互聯網開展的教育活動就可以稱之為在線教育或者網絡教育。但真的可以這樣解釋嗎?前面我們說過,在線教英語,在線搞網絡策劃培訓都屬於在線教育領域,這點沒有多少爭議。那麼有人通過互聯網教人學習如何插花或者如何做飯?這種模式能否也歸納到在線教育的範疇?

百度知道和百度經驗甚至百度百科能否歸納到在線教育?在淘寶上賣教輔書是否算在線教育?我個人認為,廣義上來說,這都可以歸納到在線教育的範疇。

還有一個問題大家比較關心“中國在線教育一年的市場有多大”?

有人說一年80億,也有人說一年1000億。我覺得這個市場具體有多大,誰也不知道,誰也沒有準確的數據。申音和羅振玉都靠自媒體收了160萬了,還有大量的教育網站連發票都沒有,也有很多教育網站的學生直接跳過網站用支付寶給講師打款,這些數據難以進行統計,市面幾種針對在線教育的數據都不大靠譜。

教育是剛性需求,各個層次各個年齡的人群都需要接受教育,足夠龐大的市場是驅動大家紛紛投入該領域的主要原因。一個激動人心的行業正在全新的開啟,這股浪潮到來之際我們能做些什麼呢?

via:鈦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