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視頻網站的老總被問到,自己的競爭對手,也就是其餘的視頻網站都爭相去購買電視台的火爆節目,你們為什麼不買的時候。

這位老總如此回答道:同樣的錢我拿去買製作方的節目,養肥的是製作方,如果我們再加入搶購只能抬高價格,隨着時間的推移,我會養肥養大自己的敵人,與其如此,我還不如花錢自己製作節目,這就是“時間的敵人”理論。

初初在“邏輯思維”羅胖子的語音信息中聽到這個概念的時候,只是感慨視頻網站的老總是如此“聰明”,能夠悟出這麼高深的道理,覺得受用不少,但是幾日以來反覆思索,總感覺這個“時間的敵人”理論遠不止這麼簡單,ta更像是一條互聯網叢林法則,成為指導和造就如今互聯網生態體系的背後“看不見的手”,在當下拿出來細緻分析一下,更具價值。

曾經,敵我爭鬥,生死之間,險象環生

說到“時間的敵人”理論,其實蘊含在幾個文字背後是兩個實施的主體,主方和敵人方,同時我們也可以從兩個維度去解讀這種互動關係。

其中,如果主體施動者在兩者關係中是強大力量的代表,則意味着其在這種“敵對”關係或者是合作關係中處在培養自己“時間的敵人”的地位;

如果主動施動者在兩者關係中是弱小的一方,則意味着着其在這種“敵對”關係或者是合作關係中處於成為別人“時間的敵人”的地位。

培養“時間的敵人”的典型案例為中國古代通話中的“農夫與蛇的故事”,農夫撿到即將被凍死的毒蛇,助其起死回生,最終蘇醒的蛇卻將農夫咬死,其中農夫以其善良的本性救活了瀕臨死亡的蛇,卻無形之中培養了未來會對自己造成致命威脅的“時間的敵人”;

而成為別人“時間的敵人”的典型案例莫過於谷歌在誕生初期成為雅虎搜索技術服務提供商,以卑微的弱小合作方的身份參与與當時“巨鱷”雅虎的合作,最終隨着時間的推移,幾乎成長為一個在所有產品和服務業務中都超過當年合作的“巨鱷”雅虎水平的企業,從某種意義上說最終取代了雅虎。

互聯網生態體系中的“時間的敵人”關係現狀

以上的舉例最終真正印證了“敵人”的可怕性,毒蛇咬死了農夫,谷歌取代了雅虎,給人以“時間的敵人”都預示着生死,然而在當下的互聯網生態體系中,雖然存在諸多的“時間的敵人”,卻更多表現為一種生態體系自我生長過程中的一種必須的角色,而非一種直接導致生死的破壞性力量,反倒是一種完善互聯網生態體系的粘合劑和催化劑。

1、被包養的“時間的敵人”,共生的敵人

大組織的業務鏈條中,在1和2之間如果能夠出現一個1.5,會使得原來的業務效率大大的提高,正如兩個齒輪之間如果能夠增加一個銜接其中的齒輪,將大大提高真箇齒輪體系的傳動效能和穩定性。

前一輪,互聯網界一直在盛傳的阿里巴巴即將收購蘑菇街的消息,正是基於此原理的一次大膽猜測,在阿里巴巴原有的生態體系中,如果沒有蘑菇街的產品依然可以正常運作,但是蘑菇街產品的出現,在產業鏈條結構上豐富了原有的業務流程,使得業務效能最大限度的提高,因此蘑菇街儼然已經事實上成為阿里巴巴电子商務體系中的一個重要環節。

曾經因為流量入口的垄斷和轉移,可以認為阿里巴巴在培養蘑菇街成為自己“時間的敵人”,但是,如果通過收購和戰略合作,這種敵人就成為豐富阿里巴巴原有電商產業生態體系的重要新生力量,敵我雙方更多表現為一種共生合作的關係,而非生死的關係,但是與此同時,如果阿里巴巴與蘑菇街(一個創始團隊基本來自曾經的阿里巴巴)合作,那麼另外一個“時間的敵人”將面臨淪為共生關係的阿里巴巴和蘑菇街共同敵人的局面,或許一場生死的大戰即將上演。

2、發現機會躋身“時間的敵人”尋求共生

91手機助手,以其定位移動互聯網應用分發入口,在傳統互聯網大鱷激烈競爭的移動互聯網市場開闢一片天地,與擁有移動QQ客戶端和微信的騰訊,與擁有微博的新浪相比,91的對於騰訊和新浪的價值可能並不高,然而,在傳統互聯網巨頭百度的產業布局中,移動互聯網平台產品和服務的缺失已經嚴重威脅其未來的發展前景,此時的91理論上具備着在一個鏈條中挑戰百度權威的條件,或許可以成為百度“時間的敵人”。

然而對於一個弱小組織體,以“時間的敵人”的身份彌補百度產業鏈條中1和3之間的空當,成功其中的重要紐帶,豐富完善百度整個產業鏈條的棋子,才是更加有利於91生長的選擇,一種以“時間的敵人”存在卻最終發展成為敵我雙方共生合作關係,91為我們詮釋了發現機會,躋身“時間的敵人”行列並最終確立共生關係的標準做法。

合作共生是當下互聯網生態的主流關係類型

為何曾經敵我生死的爭鬥,在傳統行業中表現尤為明顯的“時間的敵人”生死案例,諸如家電行業中榮事達小天鵝等的被收購,被湮滅;國產化妝品牌小護士、李醫生等被國外化妝巨頭收購后的生不如死,都基本沒有在互聯網生態圈中上演呢?

究其原因,正是互聯網生態體系中競爭遊戲規則2.0升級之後的必然結果,存在競爭關係的組織體之間的關係,更多表現為一種合作共生的關係,互聯網開放、合作、共贏的精神實質,主導了這種“時間的敵人”在互聯網生態體系中的進化升級,因為我們有股權合作、戰略投資和產業合作,這或許也是互聯網產業能夠取得如此神速發展的根本原因和動力。

“時間的敵人”雙重性及其表現

曾經,面對互聯網新媒體的挑戰和衝擊,傳統媒體選擇將自己優質的內容,通過版權售賣的方式,提供給互聯網門戶和新聞網站,收穫當下的收入的同時,卻也在培養自己“時間的敵人”,隨着互聯網媒體進入2.0時代,大量UGC內容的產生以及傳統媒體人大量加入互聯網門戶企業,傳統媒體曾經親手培育和養活的“時間的敵人”正在一步步將自己逼向死亡的深淵,現實版的農夫和蛇的故事正在上演,此時的“時間的敵人”更多表現為一種生死的較量。

然而,隨着互聯網進入2.0時代,傳統媒體培養起來的敵人,正在展開與傳統媒體的第二輪的交鋒,此次的交鋒更多的表現為互聯網企業培育自己的“時間的敵人”,諸如以騰訊大網戰略相匹配的,騰訊總部與各個地區主流媒體合辦的區域大網互聯網網站為代表,佔據主導地位的騰訊,正在進一步包養自己的“時間的敵人”,一種合作共生的關係,正取代1.0時代一種生死較量的合作關係。

又如,當下視頻網站一方面購買一些連續劇產品,一方面又着手將一些優秀的微電影和電視製作團隊收歸麾下,成為自己重要的共生合作夥伴,共同完善互聯網產業鏈條。

“時間的敵人”原理的核心啟示

分析了這麼多“時間的敵人”的案例,那這個原理在當下互聯網生態環境下,又會給我們帶來多少現實指導意義呢?

在互聯網生態體系中, “時間的敵人”是一種廣泛存在的現象,對於一個個體或者小組織,如果希望有大的發展,就需要努力成為大組織的“時間的敵人”,以合作者的身份躋身互聯網產業鏈條核心體系中,在BAT巨頭林立的互聯網競爭環境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機會,確立自己的地位;

而大組織,特別是一些發展較為成熟的大組織,現實的體制制度以及管理規範之困,直接決定着無法通過體內自身的創新機制來實現產業的升級或者業務流程的優化,通過在體外一個全新的環境下,在一個沒有體制制度束縛,沒有嚴格規範流程限制的環境中,找到可以培育成為“時間的敵人”的對象,進行體外的業務催化劑項目培育,最終通過收購或者投資等方式將其收歸麾下,來彌補自身產業鏈條中的不足,提高其效率,不失為一種明智的選擇。

互聯網叢林中山頭林立,巨頭眾多,但是巨頭垄斷的大背景下,需要跟多時間投入才可以取得主導地位,才可以顯現價值的產業機會眾多,這也正是BAT這種產業巨頭擁有品牌、資源(資金、技術、人力)都無法在短時間內迅速佔領的領域,無法迅速填補的真空地帶,在諸多此類的機會中,也只有投入更多的時間和耐心才能確立“敵人”的地位,才可以在巨頭林立的互聯網叢林中取得自己的一片天地。

時間對於任何一個個體、組織亦或巨頭都是公平的,擁有豐富資源(資金、技術、人力)的互聯網巨頭或許唯一一個無法迅速獲取的就是以時間培育而來的機會,因此,在互聯網叢林內,雖然巨頭已經霸佔了眾多的資源,只要找到合適的切入點,成為巨頭的“時間的敵人”,最終用時間的投入贏得與巨頭共生合作的機會,不是不可能,這或許就是“時間的敵人”這條互聯網叢林法則給予我們的最大啟發和現實指導意義。

(本文作者微信公眾號:道哥論道/dogdaoge)

轉自:http://www.tmtpost.com/86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