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產品經理2010的決心:

1.做自己充滿激情、發自內心無比熱愛的產品。
很多產品經理,手頭的產品只是公司安排的一項任務,只是自己謀生討口飯吃不得不做的一件事情,而不是他自己發自內心想要去做的改變世界、讓世界因此不同的產品。

2009年,我徹底想通的一個道理是,要做自己每天早上一睜開眼迫不及待想去做的產品,要做只要和朋友們一聊起自己就會唾沫橫飛、比保險推銷員、比邪教教主還要充滿激情的產品。

這個世界上已經有了太多只是為了工資而做事的產品經理,還是重複一下我前幾天在Twitter(@inetpm,歡迎follow俺,呵呵)上的發言:大多數人都生活在平靜地絕望中,並且心愿未了地死去,我要成為一個異類。

2.我代表不了用戶,我只能代表“似我者”,為“似我者”做好產品。
在《應需而變的設計》中,提出產品經理可以通過“同理心(Sympathy)”來理解用戶。也許其他產品經理可以做到,但我必須沮喪地承認,我做不到。再多的用戶調研、再多的現場訪談、再多的焦點小組、再多的數據挖掘分析,我從哲學本質上理解不了與我相異的人群。

我只能一定程度上代表和我自己臭味相投、癖好接近的用戶,希望上帝保佑我不是過於異類過於特殊過於玉樹臨風過於鶴立雞群,在這個星球的60億人口中與我類似的人群(“似我者”)有一個足夠的規模,我可以通過竭盡全力為“似我者”提供最爽最滿意的產品獲得成功。

3.信仰Google的第一價值觀:Focus on the user and all else will follow.
我的產品所服務的人群,他們是不是足夠滿意,只要他們滿意了,其他一切自會到來。
不是說不考慮商業模式,而是說商業模式的設計要以用戶為中心,“創造顧客”。

4.產品經理要有大愛,像耶穌、特麗莎修女、聖雄甘地、馬丁路德金一樣熱愛所有人,包括“敵人”。
產品經理的工作職責要與方方面面打交道,常常聽到很多產品經理的抱怨。
與技術工程師,產品經理會抱怨,“槍指揮黨,不是黨指揮槍”。
與UE、交互設計師,產品經理會抱怨,“既生交互設計師,何生產品經理”。
與運營,產品經理會抱怨,“產品經理只是一個代孕母親,產品開發出來就交到奶媽手中,看見奶媽不會帶小孩,卻不好去說”。
與銷售,產品經理會抱怨,“銷售把我們當成提款機,當成無限擠奶的奶牛”。
說真的,屁股決定腦袋,每個人的立場不同看問題角度不同。
再說直白一點,露臉的機會就那麼多,公司升職加薪的機會也就那麼多。
經常聽到有職場大師們苦口婆心地說所謂“情商”、所謂“協調能力”,我深不以為然。那些花哨招式,可在一時一地管用,終歸只是術和器。
從道的層面,產品經理要有大愛,只有大愛可以凝聚一個團隊,可以感召眾人為產品願景而修建我們的“通天塔”!

作者:高巍      來源:互聯網產品經理博客(http://hi.baidu.com/inet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