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說,性是人類前進的源動力。如果將“人類”換做“互聯網”,同樣生效。

成人網站為互聯網貢獻了大量的技術創新。在線點播、P2P下載、點擊廣告、彈窗廣告。連在線支付、高速光纖和雲存儲技術的發展,一部分源動力便來自人們的相關消費。相關網站佔全球網站整體數量12%,產生的流量超過30%,創造的收入則高達近千億美元。

但這些“光榮”的歷史屬於PC時代。PC正在沒落,未來屬於移動:智能手機、平板電腦、智能客廳、智能汽車……今天,讓我們站在科技和人性的交叉點,關注移動互聯網時代成人信息服務的走向。

一、移動“色”交:荷爾蒙社交開路

馬斯洛需求層次將生理需求歸為人類的基礎需求,飽暖、淫慾屬於這一層。而絕大部分社交網絡都是生理需求驅動的,或者靠這個起家的。例如靠做大學妹紙選美起家的Facebook,是社交網絡的鼻祖。

這種社交雅稱“荷爾蒙社交”。顧名思義,荷爾蒙分泌導致的社交。“沒有異性,就沒有社交”,是社交第一定律。——同志社交網絡除外。

Facebook在移動時代完美蛻變,用戶移動市場超過PC,移動廣告收入近半。

而完全在移動時代發家的優秀社交應用,如美國的Snapchat、中國的陌陌,之所以快速爆紅,也多少因為滿足了大量用戶想給社交加點荷爾蒙的需求。

不論你在什麼群組,不論你泡哪個貼吧,不論你在哪個BBS灌水,最能活躍氛圍的主題有且只有一個:成人兩性,抑或男女八卦。不論是PC還是移動,它都經久不衰。你仔細觀察會發現,只有男人的群是非常沉悶的,只有男人的群是沒人發紅包的,只有男人的群是很難長期存在的。

二、移動化對草榴們的挑戰

草榴們拯救了無數宅男,消滅了太多紙巾。“時間去哪兒了?”“問草榴”。不過,這是PC時代。當人們都已經不在端坐PC前時,草榴們何去何從?宅男們的需求又如何釋放?這是個問題。

三個技術趨勢正在影響草榴們的生態環境:App、4G和家庭互聯網。

App的內容分發被集中控制在少部分應用分發老大哥手裡。iOS是App Store垄斷,安卓則是百度一家獨家,360擔當老二,此後的豌豆莢們也都可一張名單列完。內容分發權被控製得越集中,管制內容到達用戶手機的機會則更小。也就是說,你可以開發一款草榴App,但你沒有地方將它提供給用戶下載,應用市場們不敢也不會幫你分發。App Store審核這一關都難過。

4G來了,人們隨時隨地高速上網,當前資費、覆蓋、終端使得普及還存在問題,但這隻是暫時的。如果人們都用手機、用平板看視頻,在線看視頻(即拖即看)之後,草榴們如何侵入到人們的手機和平板?快播(一款著名的P2P播放器)又還有何存在的理由?

家庭互聯網意指以智能電視為代表的,圍繞客廳、卧室等家庭場所的互聯網生態。從硬件到內容到應用,再到市場都與PC、手機和平板平行。視頻、播放、卧室這些元素放到一起,如果還有新一代草榴作為催化劑,或許會起化學反應。夫妻、情侶們的客廳和卧室生活會有什麼變遷呢?

三、智能硬件創業者豈會錯過成人市場?

筆者之前已經撰文《可穿戴設備的下一步是可嵌入,來看看在“性情”市場的可能性》,分析了可穿戴設備如何會幫助人們的兩性生活。

Google Glass錄製了第一部成人電影,但這不是它具備的唯一功能。有人會為之開發LBS社交App,用眼鏡隨時隨地搜尋、拍攝陌生人,腦袋搖一搖眼鏡眨一眨,有緣人就在眼前,多酷的交互!當然,隱私問題依然存在。

當你在網站瀏覽草榴視頻時,不希望旁邊有人吧?聲音你可以戴上耳機讓自己專享,但視頻、圖片別人可以看到。Google Glass就像耳機一樣,將視覺信息變成你的專享,再加上4G,隨時隨地,想看就看,一個人。

可穿戴設備在2013年更多地是圍繞健康(安眠、計步等)下功夫。而成人健康是健康裏面的一個細分領域,可穿戴設備與成人結合自然而然。

加入傳感器,收集體征數據;加入陀螺儀重力感應,收集運動軌跡;加入聽筒,收集叫床聲音;加入測力計,收集運動力度……是不是想到了傳說中的“大數據”?跟用戶的個人ID結合,屬於你一生的私密數據隨時給你分析“良性報告”;Google 曾預測流感趨勢,以後就是預測包括性健康在內的人體健康趨勢了。

當然,還可以加入具備通信模塊,進而實現遠程功能,社交功能,甚至可以讓第三方為可穿戴設備開發App!聰明的國人已經在進行相關探索,為避免廣告嫌疑,不介紹。

四、別忘了還有O2O!

O2O,Online 2 Offline,簡而言之,傳統電商是實物,需配送上門;O2O更重服務,大多是到店消費。很多人聽到服務行業第一個想到的是什麼?沒錯,成人行業也會有O2O。

如同新聞報道的垃圾短信攬客,手機號售前諮詢,線下服務和支付,這不正是O2O的雛形嗎?售後的點評、客戶維繫等做的怎麼樣,是否實現了閉環還待調查研究。

短信、QQ群、網站是PC時代的玩法了,移動互聯網時代,或許一些有心思的人已經在思考如何用App、用微信公眾賬號咯。當然,移動時代最大的問題還是管制,2012年App Store便下架了一款叫做“東莞桑拿情報”的應用。昨天,陌陌創始人唐岩在知乎提到,“陌陌用戶數虛高的因素大致有兩個,真實小號以及性工作者或營銷帳號的批量註冊。”這側面證明了我提到的O2O。

O2O還有兩個關鍵環節是地圖和支付。現在有美食地圖,以後會不會有“美色地圖”?人們付錢刷實名信用卡風險太高會留下記錄,以後是用微信支付還是支付寶錢包(推出匿名支付是遲早的事兒)?給小費會用誰家的紅包?完了順便加個微信或者關注下微信有公眾賬號,前者可以朋友圈營銷,後者可以粉絲經營,你懂的。

最後我還想起了微信支付聯合嘀嘀請全國人民免費打車。打車類App被我總結為“我要我有”模式,它們實時對接本地化的需求和資源,精準匹配,即時響應,完美閉環。“我要我有”模式未來如果複製到移動社交,叫車就變為約飯、約電影、約酒、約……如果收費呢?加價呢?不敢想了。

最後鄭重聲明,本文為學術探討交流,並無任何商業目的,更無傳播不良信息之目的。真誠希望經過CCTV這樣大手筆的曝光動作后,全國不良行業早日被清除乾淨,屆時必將喜大普奔。不過歷史和現實就擺在眼前,它們確實存在過,本文基於此思考科技和人性的交叉點,以作紀念。

來源:互聯網分析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