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近娛樂圈的緣故吧,過去這兩年,中國的視頻行業一直頗為熱鬧:

2012年,優酷以100%換股的方式合併土豆,“銀行家”+“詩人”誕生了一個巨無霸。

2013年,百度以3.7億美元將PPS收入囊中,“愛奇藝+PPS”晉身為視頻第二極。

也是在這一年,蘇寧聯合弘毅斥資4.2億美元、搶走了搜狐的心頭好,摘得PPTV歸。

進入2014年,不少人一度以為大局已定,除了查爾斯.張重新出台照例逢場作戲,視頻行業將進入相對乏味的一年。但接連爆出的各種猛料,卻足以讓過去兩年加起來都黯然失色。

因為到目前為止,除了有乾爹、專註到美國撈錢的愛奇藝,以及在行業內頗為另類的創業板“股霸”樂視之外,幾乎所有的重要視頻企業,都被捲入了這一輪傳言中。

優酷土豆首當其沖深陷其中,近來一直被傳言或與騰訊視頻合併。最新的版本是,阿里巴巴亦有意插一腿。考慮到騰訊的市值已經超過千億美元,阿里雖未上市,但普遍估值都在千億美元以上,因此,一旦下定決心,各種“霸王硬上弓”的可能性都不能排除。

但其實,優酷最新的市值還不足60億美元,雖然能抗一般“自然災害”,但面對長期虧損出血又逐漸喪失行業老大絕對優勢的局面,在多屏時代又沒有果斷實施如樂視、愛奇藝的發展戰略,不靠棵大樹、很難說未來單打獨斗有多大的勝券。因此,古永鏘言辭曖昧,顧左右而言其他,也就不難理解。

昨天傳出的圈內最強笑話是一位媒體人在朋友圈中寫道:大清早被優酷土豆公關打電話教訓了一通,說早報只寫了優土Q4虧損,但沒寫在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是實現盈利。還指責我們在標題跟摘要里沒體現這一喜訊。#話能好好說嗎# #覺得美國會計準則對你不利可以去非洲上市# #你們是有多想賣#!

當然,騰訊視頻的緋聞對象,不止優酷一家。周五有消息言之鑿鑿,稱小馬哥將複製搜搜搜狗模式,把騰訊視頻和搜狐視頻合併成一家新公司,由擅長登台的查爾斯張出任新公司CEO,而騰訊獲得戰略性但非控制性股權。小馬哥的思路愈加清晰、也愈加讓人佩服,自己做不到行業頂尖的水平,要麼收、要麼合,哪怕不是控股,而把精力專註的放在最核心業務發展上,過去有QQ和遊戲,現在有微信,未來有互聯網金融。前有搜搜搜狗之舉,近有易迅京東之說,所以騰訊視頻和搜狐視頻這兩個難兄難弟將‘好基友在一起’的傳言也未可知。

騰訊視頻總經理劉春寧去年離職時,獵雲網就曾報道“從熟悉騰訊視頻內部的人士處獲悉,劉春寧離職絕非僅僅是個人因素的原因。表面上看騰訊視頻發展勢頭還不錯,主要是源於公司的大手筆投入,但在回報方面並沒有達到預想的效果,內部問題比較多。”而從外部分析看,騰訊視頻也的確一直連行業前三的交椅都摸不到,應該屬於近期小馬哥‘做不到第一就摻股合併’的標的對象。

而搜狐視頻雖有查爾斯張輪番登台撐場面,在美劇和自製劇方面也做的可圈可點,但其在2013年財報中談到的‘艾瑞數據显示,搜狐視頻2013年8月-10月的月度用戶覆蓋量位居視頻網站行業第一’已經和《中國好聲音》一樣離去,在近半年成長乏力。其實搜狐視頻的確有些可悲,本來一直是在和愛奇藝爭奪行業老二的位置,結果百度把愛奇藝和PPS這麼一撮合、就讓愛奇藝把搜狐視頻甩出了幾條街,而最能折騰的樂視這一年來又上位的很兇猛,同樣是艾瑞的數據,變到2014年2月,搜狐都已經被樂視超過去了。搜狐視頻的前途的確堪憂,以娛樂門戶支撐的一個重點頻道理念運營視頻,格局只屬於查爾斯閉關前的上一個時代了。

據一位接近搜狐高層的人士對《證券日報》透露,“搜狐方面正在考量,是否可對已上市的搜狐進行私有化,並分拆出搜狐視頻進行單獨上市”,不出意外的話,百度旗下的視頻網站愛奇藝將在今年赴美上市,因此,搜狐視頻和愛奇藝誰能夠先拔頭籌,至關重要。”而搜狐視頻與騰訊視頻抱團取暖,再圖謀上市或許也是一個自救之舉。

試圖闖入視頻行業的,並非只有阿里巴巴一家。在互聯網思維的大風口比豬飛得還要高的小米,也被傳有意以2500萬美元戰略注資迅雷,以解決小米盒子、電視的內容短板之痛。

如果傳言屬實,那麼問題來了,TABEL中百度、阿里、騰訊、小米,這幾股中國最強大的互聯網勢力,除了360暫時置身事外,都不約而同地陳兵視頻戰場,背後的邏輯何在?

短期的利潤肯定不是最重要的因素。要知道,去年第四季度,優酷土豆也才剛剛宣布盈利,呃,還是在不按美國通用會計準則計算的情況下。樂視的情況算是行業內最好的,按照業績預告,去年的凈利潤至多也不超過3億元。

邏輯1:流量入口

易凱資本創始人王冉,在最新發表的一篇文章(《如何打造面向未來的新型內容公司》)中,就持這個觀點。在他看來,視頻平台作為一個殺手級應用,已經成為巨大的流量入口。

根據艾瑞最新的統計,目前排名前三的優酷、愛奇藝、樂視,以及老四搜狐視頻,日均覆蓋人數都已經超過了2300萬。要知道,電商網站的日均人數到達這2300萬的十分之一就可以躋身行業前十了!而在alexa的統計中,前列視頻網站的排名也都超過了除阿里旗下的淘寶、天貓之外的其它電商網站。

如果說之前,人們認為視頻人群和購物人群距離較遠,因而這種流量價值不大的話,那麼隨着大數據技術的進步,從視頻流量到電商流量的轉化率大幅提高,則使得視頻網站作為流量入口的“含金量”越來越高。

這或許可以部分解釋,阿里、蘇寧為什麼都對視頻虎視眈眈。蘇寧從傳統零售半路出家,從出身而言沒有互聯網基因,缺少流量自不必說;雖然淘寶、天貓甚至阿里巴巴的網站排名都比較靠前,但考慮到商家的數量以百萬計,流量饑渴也是絕對的。

樂視則給這個邏輯提供了一個註解。你知道過去一年上升最快的電商網站是哪個么?既不是天貓,也不是京東,而是樂視商城。今年1月份,樂視商城的日均訪問量已經突破了150萬人;除了社會化傳播和推廣之外,很大一部分流量都來自樂視網。據說,2014年樂視商城的目標是衝擊中國電商前十。

邏輯2:內容入口

雖然《紙牌屋》是不是真如Netflix所言,是一部大數據神劇,目前還有爭議,但有一點毋庸置疑,那就是視頻網站正從影視內容消費者,向優質內容生產者的角色快速轉變。

國內亦如此。優酷自製的內容,實現了向電視台的反向輸出。《萬萬沒想到》在春節期間,就以“番外篇”的形式登陸了湖南衛視。而其另外一檔自製欄目《侶行》,則有望在3月份登陸央視。古永鏘更是放言,今年要拿出3億元砸自製。

早在2013年,樂視就在國內視頻網站中首家推出“午間自製劇場”,每天12點播放一集自製劇,今年則進一步增加為兩集;《XGIRL》、《唐朝好男人》、《屌絲日記》以及《光環之後》等眾多劇集,都引起了網友熱捧。以近期熱播、吳宗憲監製的《光環之後》為例,其百度整體搜索指數超過了許多一線衛視在熱播的大劇。

張朝陽的野心,或許更大。自復出之後,當年的互聯網江湖第一show哥就開始為搜狐視頻輪番站台,從《紙牌屋》到《屌絲男士》。這也難怪,在戰略性放棄搜索業務,媒體平台前景未明的情況下,要打造中國的內容“迪斯尼”,視頻可謂最後的賭注了。遺憾的是,搜狐這個平台從資本、到流量入口還沒強大到足以支持他和搜狐視頻的野心,目前已經被樂視這條“鯰魚”超過;如果能順利與騰訊視頻重組,或許希望更大一些。

沒錯,雖然中國互聯網企業中,目前能真正憑藉優質內容賺錢的並不多。但幾乎也沒有人否認,影視內容以及衍生產品(遊戲、玩具等)擁有超強的吸金能力。以《哈利·波特》為例,其電影、影碟、遊戲以及其他周邊產品所帶來的收入,超過了200億美元。

內容生產的大變革正在逐漸逼近:未來誰真正掌握了具有影響力的視頻網站,誰就掌握了距離影視內容最接近的龐大消費群體,從而也就掌握了優質內容生產的主導權。樂視的“劇情熱度”、愛奇藝的“綠鏡”這樣基於大數據的產品,實際上已經讓我們可以管窺這場革命的一斑:我們比劇本作者、導演更了解影視內容的“尿點”和“痛點”,我們甚至可以根據喜好生成精編版的內容;這一切,都不再單純依賴於個人的天才,而是海量用戶的大數據分析。

邏輯3:硬件入口

去年以來,中國互聯網圈最炙手可熱的一個概念,就是“軟硬結合”,或者說智能終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非小米和樂視莫屬,兩者分別在手機和智能電視領域把整個行業攪動得天翻地覆。

表面看起來,這些互聯網企業進入硬件市場,爭奪的是傳統廠商的市場份額。但真正顛覆的,實際上還是原有的商業模式。

對於傳統廠商來說,把手機、電視這些硬件賣掉,就是終極目的;一旦賣掉,就意味着錢已經賺到手了,剩下的更多是成本(售後、維修)。

而對於互聯網企業來說,卻是截然不同的一個圖景:硬件銷售本身固然能帶來一定的利潤,但這個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硬件本身將成為一個新的入口,通往更多豐厚的“后產品”市場。

以小米為例,去年年底,其手機操作系統全球用戶已經突破3000萬,每月帶來的應用、遊戲等收入也超過了3000萬元。而在樂視超級電視的帶動下,樂視去年的付費用戶激增了十倍;樂視網的日均覆蓋人數、播放時長等多項指標,隨着超級電視的一款款產品發布、逐步通過多屏協同戰略,先後超越了土豆、騰訊視頻、搜狐視頻,目前進入行業前三。

樂視超級電視的Letv Store已經有超過3000款應用,雖然至今還沒有真正的“殺手級”,但“智能家居”的未來爆髮式增長可期,整體市場規模或將比擬手機應用市場。無論對於樂視還是小米而言,蘋果都已經展示了這條道路的光輝前景:2013年,蘋果僅來自App Store的收入,就超過了100億美元。

“軟硬結合”互聯網思維在國外成就了蘋果,在中國互聯網圈成就了小米、樂視。而要逐鹿智能電視及相關的硬件市場,以及背後更具想象空間的應用、服務市場,就必須先在視頻行業站穩腳跟。百度之所以通過愛奇藝布局視頻,除了順利實現流量變現、內容掘金之外,或許在戰略布局上亦與此不無關係。

小米電視之所以遲遲未能放量,除了和產能有關之外,業界也多猜測和缺乏有影響力的視頻網站依託,導致內容匱乏的尷尬現狀有關。因此,此次傳言小米有意戰略入股迅雷,也是為了儘快破局。

無論出於何種邏輯,以及具體細節如何狗血,視頻行業在2014年的再一次洗牌,看來都已經無法避免。貌似唯一的疑問,只是何時,以及如何組合。

最後一個問題是,這會是視頻行業最後一輪撼動格局的大洗牌么?如果我們記憶力還差強人意的話,以史為鑒,也許沒有人能給出肯定或者否定的答案。因為在互聯網行業,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本身,一切皆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