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的本質是啥玩意兒?一個字:錢,兩個字:貨幣,三個字,現金流。欲吸其金,先吸其心。欲創其新,還是先吸其心。

始稷本系列文章即來忽悠江(shi)湖(chang)上聞風喪心的“吸心大法”,不管是吸投資人心、用戶的心、消費者的心、員工的心, 土豪的心、屌絲的心,“吸心大法”是行走江湖的必備招式。

不夠酸辣,哪來粉絲?

人人都有明星夢,產品皆有加粉心。怎麼讓粉絲像巧克力一樣到碗里來?成了各路高手頭疼的問題。對於這種問題,只能說兩個字:活該!你越搖尾乞憐,粉絲離你越遠。

粉絲是打哪兒來的?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為啥來的。其實幾千年以前有個騎牛的老者就明確的告訴我們了:

“執大象,天下往”——《道德經》。(原文: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太。樂與餌,過客止,道之出口,淡乎其無味,視之不足見,聽之不足聞,用之不足既)

這6個字就是練就粉絲的無上內功心法(這裏的大象不是動物,大道之象)。打鐵還需自身硬,產品着道了,粉絲自然一窩蜂的往上來。

老子《道德經》里的粉絲練就法是大招,始稷暫且稱之為“通心粉”,是勾心攝魄的,因大“志趣”而來。因為老子在後邊又說““道之出口,淡乎其無味,視之不足見,聽之不足聞,用之不足既”。說出來平淡無奇,但卻取之不盡、用之不絕。

這種境界不是誰都有的,即使人有了這境界也不是什麼產品都能達到的。如果想用社會化媒體上的粉絲去傳播、去建立黏性、掩蓋產品的殘疾,除了“通心粉”,還有一種“愛的愛到死去活來,恨的恨到歪鼻撇嘴”的“酸辣粉”。即是中間那句:“樂與餌,過客止”。

聞香下馬,知味停車!

這八個大字,是一個饞嘴的皇帝南巡時在江蘇洋河留下的。具體是誰就不點名了(也無從考證)。總歸就是粉絲是為你的氣味而來,接着被你的氣味所感染。

也正如喬幫主說,用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直到你把產品擺在他們面前。粉絲本身是沒味的,直到你用醋和辣椒、麻椒把它煮熟泡上。酸辣的氣味把人鼻子吸住了,心就跟着來了,心跟着來,錢也就來了。氣味越沖、越嗆、越沁人心脾,粉絲就越是着(nao)迷(can)。

5+2粉絲塔

地下二層、買的:不管是死殭屍還是活殭屍,陰氣太重,都不會升級;

地下一層、偽裝的:引導所謂口碑所謂公關,你可能當做地基,但也不會升級;

地上一層、自媒體粉:真粉絲起點,會因媒體內容或活動升級成體驗性消費者;

地上二層、人格崇拜者:被創始人或品牌的人格化吸引,會升級成體驗性消費者;

地上三層、單品消費者:使用某款產品並有好感,會因產品使用上的體驗繼續升級;

地上四層、優先型消費者:同類產品先選你的,對你偏心一點,但是再升級很困難了;

地上五層、骨灰級消費者:同類產品只選你的,滿級,但會因你後勁不行成為真的骨灰。

地下兩層根本算不上粉絲,自媒體和高層的粉絲也不全是,如“道若極三境”,你在自媒體在大把式賣藝,有的人只是看在眼裡、有的人記在心裏、有的人買回家裡。所以,最終粉絲還是輪迴到了在天堂與地獄亂竄的無上心法:“產品才是王道”。但是,當產品如嬰兒被剪斷臍帶一般,沒辦法回去子宮重塑,走先執行后完美的套路,就還是需要用營銷賦予產品人格。

從杜蕾斯到加多寶

除了來自西方的頂尖高手蘋果,和本地糧食教主小米之外,不得不提另一組:英倫“大流氓”杜蕾斯,和港島“小英雄”加多寶。

杜蕾斯與生俱來的功夫是辣到冒煙的“天生流氓”,但是避孕套這麼多,其他人卻很少張揚的使用“天生流氓”的功夫來施展淫威,似乎見不得人,生的這個糾結。相對杜蕾斯這個“大流氓”,那些同類們不勤加修鍊,眼看着粉絲都跑杜蕾斯碗里去了。

加多寶是個“江湖郎中”,雖然沒有“行醫執照”,卻有深入人心的名譽和江湖地位。一個“江湖郎中”吃了官司快被判定為“李鬼”了,使出了一系列酸到流淚的招式,諸如“對不起”、“捐一個億的是我”等等。

脫掉嚴肅的西服,做有料有味、有情有感、有血有肉的品牌。江湖上這樣的吸粉高手不勝枚舉,暫不贅述。

辣椒陳醋備好,粉絲還往哪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