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月前接替史蒂夫•鮑爾默(Steve Ballmer)擔任微軟新任首席執行官的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已經開始在這家軟件巨頭身上打上自己的烙印。他在本周一宣布,微軟高管托尼•貝茨(Tony Bates)和塔米•萊勒(Tami Reller)將從公司離職,這也是自納德拉被任命為微軟CEO之後對該公司管理層進行的首次調整。他隨後任命此前負責廣告和戰略的執行副總裁馬克•佩恩(Mark Penn)為首席戰略官。任命佩恩擔任首席戰略官預示微軟將在營銷和公共關係方面採取积極的方法,佩恩在微軟以進行反谷歌網站的“Don’t Get Scroogled!”活動而聞名。

鮑爾默與董事會之爭:微軟是軟件公司還是硬件公司

此前,是否進軍硬件業務成為橫在鮑爾默與微軟董事會之間的最嚴重分歧,而納德拉則將通過施加自己的影響力來繼續推動微軟向硬件業務發展。據消息人士透露,早在去年8月鮑爾默宣布卸任計劃之前,微軟的一些董事就對他心存不滿,並開始研究採取何種措施才能讓鮑爾默主動辭職,其中就包括聘請鮑爾默也仰慕的福特汽車公司CEO阿蘭•穆拉利(Alan Mulally)接任微軟CEO。不過,隨後穆拉利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表示,他將至少在福特任上工作至年底,進而否認了他將出走微軟的傳言。

另據消息人士表示,鮑爾默曾經在董事會上大發雷霆,並直接導致他與董事會之間的關係降至冰點。在去年6月召開的微軟董事會上,鮑爾默憤怒的吼聲從會議室外都能聽得到。當時,鮑爾默剛剛得知,董事會並不支持他收購諾基亞旗下兩個業務的計劃。

導致雙方關係緊張的導火索就是鮑爾默當時收購諾基亞硬件部門的提議以及雙方在微軟定位上存在的長期分歧。當時幾位董事和時任微軟董事會主席的比爾•蓋茨(Bill Gates)最初都不支持微軟進軍智能手機硬件業務。而當時在微軟負責管理雲計算和企業運營業務的納德拉起初也對此持反對態度,但後來他卻改變了主意

對於微軟發展方向的擔憂已經持續了數月之久。對於部分微軟董事來說,問題已經轉移到鮑爾默是否應該繼續領導微軟上了。微軟董事會當時對鮑爾默不聽勸的態度非常不滿。而對於部分董事來說,鮑爾默本人對董事會不支持收購諾基亞決定的反應成為他離職的最直接原因。

微軟的女新聞發言人道恩•鮑普蘭特(Dawn Beauparlant)表示,鮑爾默拒絕對此發表評論。湯普森、蓋茨和納德拉都拒絕接受媒體採訪。

董事會施壓擠走鮑爾默,失去蓋茨支持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過去的十多年裡,微軟董事會幾乎事事都順着鮑爾默。不過,在2012年上半年,兩位外部高管的加入開始使形勢發生變化,他們分別是賽門鐵克(Symantec Corp.)前任CEO約翰•湯普森和希捷科技(Seagate Technology Plc)CEO史蒂夫•盧克佐(Steve Luczo)。在成為微軟董事後,湯普森和盧克佐便聯合其他董事向鮑爾默的權威發起挑戰。

由於微軟在競爭中始終落後於其他主要對手,因此一些董事變得非常不安。後來,鮑爾默向董事會推薦穆拉利作為CEO的候選人,而當時正在設法擠走鮑爾默的部分董事也在7月開始探討聘請這位福特公司CEO的可能性,以便勸說鮑爾默主動辭職。不過在去年8月,當時57歲的鮑爾默就宣布了他的退休計劃。

耶魯大學管理學院高級副院長傑弗里•索南費爾德(Jeffrey Sonnenfeld)表示,除非失去了蓋茨的支持,否則鮑爾默絕不會主動宣布辭職。蓋茨曾在1980年極力勸說鮑爾默輟學加入微軟公司。他們倆的交情可謂眾人皆知。

據消息人士透露,蓋茨和鮑爾默最終在進軍硬件業務方面出現分歧。該知情人表示,蓋茨當時並不贊成微軟應該生產自有品牌手機的決定,而蓋茨的這種不支持態度深深傷害到了鮑爾默。在去年11月的股東大會上,兩人甚至是在微軟法律總顧問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的極力勸說下才共同上台的。

收購諾基亞的風波

據消息人士透露,當時即使是鮑爾默的高管團隊也對收購諾基亞手機業務意見不一。在專門針對這筆交易的投票中,有幾位高管最初也投出了反對票,其中就包括納德拉和貝茨。不過,此後納德拉選擇支持鮑爾默的決定。

去年7月,由於Surface銷量慘淡,微軟直接蒙受了令人吃驚的9億美元資產減記損失。這更加驗證了部分董事對微軟將在進軍硬件市場過程中遭遇艱難時刻的判斷。

去年8月22日深夜,鮑爾默宣布將在23日對外公布他的離任決定,這讓他的高管團隊頗為震驚。據知情人透露,當時只有諾基亞的席拉斯瑪和埃洛普兩位微軟的局外人事先得到了通知。在對外宣布離職之前,鮑爾默分別給席拉斯瑪和埃洛普各打了15分鐘電話,目的是向他們保證微軟會如約完成收購交易。

鮑爾默宣布退休之後

而此後一周,微軟的投資人資產管理公司ValueAct面臨着兩種情況:選擇發起針對微軟的代理權爭奪戰,獲得一個席位;或者是微軟董事會主動向該公司提供一個席位。8月30日,微軟宣布ValueAct總裁梅森•莫菲特(Mason Morfit)將在2014年第一季度出任公司董事。

莫菲特本月就要成為微軟董事會的一員了。而他仍將要求微軟把業務中心移回到提高應用程序銷售以及提供針對其他操作系統和企業軟件的服務上來,並強調微軟的主打市場不應該是消費硬件產品市場。

微軟曾聘請高管獵頭機構Heidrick & Struggles International Inc.幫助該公司尋找新任CEO的候選人,並任命蓋茨、湯普森、盧克佐和美國銀行前任首席財務官查爾斯•諾斯基(Charles Noski)組成了四人委員會負責新任CEO的提名工作。湯普森表示,他們最初擬定了一份超過100人的候選名單。

據知情人表示,鮑爾默曾經詢問埃洛普是否對微軟CEO一職感興趣。由於擔心CEO無法擁有足夠的靈活性,埃洛普當時表示,他需要確認蓋茨和湯普森是否真的是想做出改變。在得到兩者的肯定答覆后,埃洛普同意參与CEO面試。

穆拉利性格自負,終退出CEO競聘

據消息人士透露,最初,董事們認為微軟應該優先提高管理技巧,而福特CEO穆拉利最為合適。因為穆拉利是個“擅長讓公司復興的能手,善於處理機構改革相關事務”。自2006年從波音轉投福特以來,穆拉利已經扭轉了這家汽車巨頭的命運。在此過程中,他既沒有讓福特尋求破產保護,也沒有伸手向美國政府尋求資金援助。

但此後,蓋茨和其他董事做出判斷,微軟需要一位業內人士來領導。據熟悉搜尋新任CEO事宜的知情人表示,此時穆拉利個人的自負也成為阻礙他擔任微軟CEO的因素。該知情人透露,雖然與微軟CEO搜尋委員會成員進行了會晤並表達了自己對該職位的興趣,但穆拉利拒絕參加正式面試。到了12月初,穆拉利擔任微軟CEO的機會逐漸變得渺茫起來。

據一位接近穆拉利的人士透露,當時穆拉利之所以選擇退出微軟CEO的競爭,一方面是因為他擔心今後他會有多大權利來做出決定,另一方面是因為他對微軟此次CEO甄選過程的公開性表示質疑。

納德拉脫穎而出

到了去年12月,納德拉成為微軟CEO內部候選人的最有力競爭者。而據知情人透露,當時著名移動芯片廠商高通(Qualcomm Inc.)的首席運營官史蒂夫•莫倫科夫(Steve Mollenkopf)成為外部候選人的佼佼者,並成為納德拉的有力競爭對手。而不被微軟董事會成員所知的是,由於害怕失去莫倫科夫,高通董事會加快了自己的CEO接任計劃,並搶先任命莫倫科夫為CEO。就在彭博社報道莫倫科夫成為微軟CEO主要候選人之後不到24小時,高通就宣布任命莫倫科夫為該公司CEO。

投資機構Robert W. Baird & Co.的分析師傑森•諾蘭德(Jayson Noland)指出:“對微軟某項業務十分熟悉的人可能對該公司的其他業務並不了解。很難找到一個能夠對微軟全面熟悉的專業人士。”

今年1月,微軟董事會在紐約召開的一次例會上最終選擇了46歲的納德拉擔任該公司CEO。後來,現年58歲的蓋茨辭去了董事會主席一職,並開始擔任微軟的技術顧問。而據知情人透露,納德拉也確實請求蓋茨擔任顧問一職。

來源:虎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