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 這,是雙馬對決第三季。線下商場POS機的交易及其數據,蘊含着極大的商業價值。在用戶同意的前提下可以進行支付、大數據分析,產生新的服務,甚至一個帝國。

網絡風傳,微信面向線下商家的POS系統,可能將於本月22號在北京正式發布。

根據傳聞, “微信POS”主要面向本地生活服務商家,具體如下:

1、該系統由服務員端硬件+微信支付組成。

2、商家通過服務員端輸入金額后,自動生成二維碼。

3、消費者使用微信掃碼進入支付頁面,輸入密碼后完成支付。

微信POS機推出無須懷疑,區別是時間、功能而已。這是馬雲、馬化騰雙雄的千億對決第三回合。(之一《打車競價排名》、之二《TABLE投資學》請加微信【王冠雄】查看)

雙方的市值均超千億美元,一個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網絡支付,一個是全球最大的即時通訊。因此,中國以互聯網為主力的移動支付目前還是馬雲、馬化騰兩個人的戰爭。

微信紅包、支付寶是廣泛的網絡支付,打車軟件是高頻的O2O本地生活服務支付,可以說都是C端(customer)的。第三回合,則是到B端(business)去,在大型商場、購物中心直接移動支付。

其實,在去年“雙11“網絡購物狂歡節當中,馬雲就已暴露了真正的野心。天貓試圖繞過大賣場直接和家居品牌商推進O2O(Online To Offline),用戶直接刷支付寶POS機。此舉引起零售勢力憤怒反擊,居然之家、紅星美凱龍等在19個知名家居賣場聯合封殺“雙11”。

2014年以來,根據外界報道,阿里巴巴、騰訊均明顯加大了其移動支付工具向商場POS進軍的力度。報道稱,雙方團隊正在大手筆出擊,到處談移動支付,出錢、出槍、出資源搶佔線下客戶。大部分商家都會反饋:談談看,誰條件好用誰的。

為什麼要爭奪商場POS機?因為B端的移動支付,對費率更有承受力,只要擁有足夠的客源,商家願意接受移動支付的形式交易,即使承擔一定的費率;同時,對於用戶而言,移動支付可以大大節約交易時間。這也是為什麼許多C端的移動支付阿里巴巴和騰訊即使是貼錢,也要搶客戶,要侵襲線下POS,都是想變着法兒形成用戶習慣。因為人類習慣一旦養成,就很難逆襲。

同時,商場POS機的交易數據,蘊含着極大的商業價值,在徵得用戶同意的情況下,可以進行深度挖掘和分析,產生新的服務和價值。此外,商場POS機的客單價、穩定性都很高。

上周媒體報道,騰訊正在积極擴大其微信支付的應用範圍,其近日又牽手王府井,並計劃擴大與中國聯通的合作,其商業化正在加速。王府井是中國知名百貨零售商,根據合作協議,王府井將在微信上運營一個公眾平台,微信用戶可以查詢和通過微信支付購買其產品。此舉可能很快給騰訊帶來新的重要收入渠道。

當然,傳統零售勢力也不會任由他們進入,居然之家等19家大賣場的反擊便是例子。其實,傳統零售勢力自己推出類似的通用支付工具,也只是時間問題。

在這場巔峰對決、千億對決、移動支付對決中,誰占上風,或者說誰的贏面更大,目前我不宜妄下結論,但可以肯定的是,以下幾個因素將決定移動支付戰爭中誰能笑到最後:

首先,支付工具綁定的銀行卡數,這好比自來水龍頭的管子,打通了才有流動,綁定的不同銀行越多,管子越多,水庫越深,因此,此次微信紅包活動中,業內最為關注的是它到底綁定了多少張銀行卡。顯然目前階段,新生的微信支付尚未超過支付寶錢包的綁定用戶數。

其次,接入的第三方支付服務廣度,形象的說,這好比管子的口徑大小,比如水、電、煤氣、打車等等,這也是多年來支付寶的傳統覆蓋業務面。

再次,第三方支付發生頻率的強度,這就好比管子噴水,過多久噴一次,也能大大影響水流的大小。比如說,打車軟件這類高頻應用的潛力實則會影響到盈利面。

最後,第三方支付的客單價,也就是平均交易金額,將關係著移動支付的交易量,而支付寶先天擁有的淘寶平台,這是微信支付所缺乏的。

金融是人類經濟的血液和真正命脈,我認為,隨着互聯網勢力先後對媒體、娛樂、通信、購物的佔領,必將涉足金融領域。這將是最高級別的戰鬥,涉及各方面最複雜、時間也最漫長,對玩家要求也最高。

幸運的是,移動技術、社交網絡的飛速發展,給互聯網公司侵襲傳統金融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會。移動最重要的一個特點就是情景化,這是由時間上的碎片特點、技術上的APP模式雙重作用導致的。現在,移動互聯網正在徹底重塑支付,依據的原理便是人人口袋裡都有一台通用的計算機—-它,就是你的手機。

移動支付,將是一場自卡片幹掉現金之後,手機幹掉卡片的戰爭。一場激動人心、改變人類使用“金錢“方式的戰爭,我將持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