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不少媒體在議論一樁視頻行業的“三角戀”。在這一傳聞中,被提及最多的當事方無疑是騰訊視頻,而截至目前,完全拒絕任何回應的也是騰訊視頻,搜狐方面張朝陽對搜狐視頻騰訊視頻合併的傳聞回應“沒有此事”,而優酷土豆的回應則顯得含糊卻曖昧:不否認亦不拒絕。

看多了互聯網圈子里每次併購傳聞中有多方當事人時,經常是傳聞盛時三緘其口,事後一笑以蔽之,暗示當時有諸多不便和無奈。仔細一琢磨,其實傳聞中沒有任何一方當事人的話是完全可信的。

如果從緋聞中三方的真實處境和心態來判斷一下,或許可以抽絲剝繭,推斷一下最有可能接近事實的真相。

  騰訊的徘徊

騰訊高層對視頻業務的發展並不滿意,這從去年7月原騰訊視頻總經理劉春寧離職就可以看到端倪,甚至騰訊副總裁孫忠懷接管至今,仍沒有從外部或者內部找到一個最適合的接班人。再加上OMG本身在騰訊體系中也要位列IEG、SNG、CDG、MIG等業務群之後,騰訊視頻在集團中的位置可見一斑。

過去兩年中,騰訊並沒有視頻行業里的併購或整合案例,當然並不是騰訊的投資沒有接洽過,而是我所知道的幾次有關視頻網站收購的談判皆因騰訊出價低於其他買主而作罷,這其實反映的是騰訊還沒有想清楚到底在網絡視頻行業該怎麼玩。

移動互聯網的大潮中,騰訊憑藉微信已經拿到了一張船票,過去一年多的收購和投資案例多數圍繞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如何鞏固和延續通訊、社交、遊戲等基礎戰略業務優勢。而視頻網站目前仍靠燒錢跑馬圈地的玩法對財大氣粗的騰訊而言並沒有門檻,等待時機成熟稍微晚一點再奮起直追似乎也來得及。

但轉眼到了2014年,一方面,視頻行業的格局七分將定,百度系的愛奇藝準備赴美上市,阿里巴巴的数字娛樂事業群也在緊鑼密鼓地布局視頻;另一方面,視頻業務作為移動互聯網場景中非常重要的娛樂應用,將是一個在PC+移動互聯網上超過200億規模的市場。蛋糕足夠大,品牌廣告主對視頻廣告的認可度也越來越高。

終於到了騰訊該出手的時候了。擺在騰訊面前的是一道選擇題,A、繼續加大對騰訊視頻的投入,憑藉騰訊的平台、流量優勢和大量的資金,和競爭對手爭搶一個視頻行業前三名的位置;B、參考之前和搜狗的合作案例,先作價出售再投資入股,再根據情況發展判斷是否全資收購。

兩個選擇都有合理的理由,但選擇B顯然是一條捷徑。從騰訊以往的案例,以及近期要入股京東的傳聞來看,騰訊選擇B的可能性確實不小。

包括熟悉騰訊的程苓峰最近也撰文猜測,作為CP業務的視頻最可能被騰訊嫁出去。

  搜狐的尷尬

相比騰訊視頻,搜狐視頻在搜狐集團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從去年張朝陽重新出山挂帥搜狐視頻CEO、並多次為搜狐視頻站台,以及搜狐視頻參与收購PPTV、希望分拆上市的傳聞等等,都不難證實這一判斷。

但搜狐視頻的發展也是喜憂參半。喜的是,搜狐憑藉泛娛樂媒體戰略以及多年來對優質內容的嗅覺,讓搜狐視頻在美劇、中國好聲音和自製劇上面都有不錯的收穫;憂的是,劉春的出走和張朝陽的出山側面證明了搜狐視頻內部仍存在着諸多問題,包括業內的傳聞“後來者劉春輸給了根基更深的鄧曄”,以及搜狐多位高管級別的人離職等等。此外,搜狐視頻在視頻行業第一陣營中的綜合實力偏弱也是不爭的事實。

眼看着樂視做的風生水起,愛奇藝即將上市,搜狐視頻在第一陣營中的危機感越來越重。去年走了一陣子彎路,不再坐擁天時的張朝陽面對如今的視頻行業格局,雖然精神領袖的力量讓搜狐內部重新團結起來,但怎奈競爭對手都很強大,接下來的一招一式都至關重要。

搜狐不是沒有動過通過資本整合增強實力的念頭,去年傳聞搜狐收購PPTV就是一次出招。但一方面礙於PPTV的要價高、整合難度大,另外也是搜狐彼時還沒有做好全面的準備。

去年11月在成都舉辦的中國首屆網絡視聽大會上,張朝陽、龔宇、古永鏘同時參加了現場錄製的央視《對話》,雖然張朝陽的座位在中間,但身旁兩位昔日的下屬都隱隱透露着殺氣。就在半個月前的11月13日,搜狐視頻聯合優酷土豆、騰訊視頻、樂視等一起發布了針對百度視頻和快播的“中國網絡視頻反盜版聯合行動宣言”,這一招式與09年的反盜版聯盟如出一轍,只是當時優酷是“被告方”,而4年後的這次搜狐和優酷土豆站在了一起,業界猜測這次的反盜版聯盟一箭雙鵰,明裡是百度視頻和快播,暗中則希望給謀劃上市的愛奇藝添點堵。

這似乎再一次印證了,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或朋友,商人的眼中只有利益。

回到搜狐視頻和騰訊視頻結合的話題,二者整合同樣難度不小,內容模式、人員架構……有一大堆待解的難題。至於戰略意義,應該是見仁見智,規模效應肯定是有的,但實在很難從艾瑞的視頻行業監測報告里把月度用戶覆蓋和在線時長等數據疊加一起后,算出騰訊+搜狐等於市場老二的結論。相比於當年優酷收購土豆的一招制勝,既防禦了競爭對手,同時保證了自己的江湖老大地位,搜狐和騰訊的結合則顯得被動一些。

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中國人相信宿命,順勢而為要強過逆水行舟。不知道張朝陽義正言辭地否認合併傳聞的背後,是不是真的下定決心讓搜狐視頻獨立發展上市?

  優酷土豆的半推半就

在這樁傳聞中,優酷土豆的反應是最含糊且曖昧的。比如這樣的公關辭令:“優酷土豆集團會獨立發展,以開放的態度對待戰略合作和投資。”

如果說視頻行業是一場馬拉松,顯然優酷土豆在半程之後領跑,並且佔據着天時地利人和。

有太多的假設和偶然性,使優酷不能成為今天視頻行業的霸主。但正是所有的偶然背後都有必然,那就是古永鏘是一個目光長遠的精明商人。當然,會有人說這樣的話就像狗屁,毫無意義。但我想說的是,從2005年56網、土豆網相繼上線至今,過去八年多的時間里,視頻行業如果在任一歷史節點上推倒重來,今天的格局將完全不同。偶然與必然交錯,三言兩語難以言表。

和搜狐視頻、騰訊視頻相比,以視頻分享模式起家的優酷實質上是一家綜合視頻網站,既有影視劇、綜藝、自製又有UGC。在優酷的內容架構里,UGC構成了長尾流量的基石,如果沒有UGC,優酷在和愛奇藝、搜狐、騰訊的競爭中將難以立足。過去兩年,優酷一直都在試圖減少對外部流量的過度依賴,比如優酷自己做的垂直視頻搜索引擎搜庫,以至於在百度減少了對優酷的流量導入后,優酷果斷和百度視頻決裂,而並沒有受到致命的影響。

或許也正是因為古永鏘的目光長遠,當他看到BAT紛紛殺入視頻領域,缺少雄厚資本實力、流量入口、平台級應用的優酷土豆勢必難以長期穩住頭把交椅的位置。在贏者通吃的遊戲規則里,與其選擇與巨頭們短兵相接,不如投靠一顆大樹。

從優酷土豆最近發布的Q4財報中也可以看出,突出移動端營收增長、壓低成本而實現所謂的“盈利”不過是給資本市場的一個交代,以期讓將來上市的愛奇藝在財務層面上承受巨大壓力。

除非牌桌上的其他人都出局,但優酷的好牌就快要打完了,卻還有虎視眈眈的愛奇藝和摩拳擦掌的阿里巴巴,甚至背景神秘的樂視。如今的優酷土豆在視頻行業佔到40%左右的市場份額已屬不易,接下來的路恐怕是一路兇險。

優酷土豆的緋聞對象不僅有騰訊,還有阿里巴巴。而相比搜狐視頻,同樣有危機感的優酷土豆潛意識里更希望儘快投靠一顆大樹,這也是大勢。

如此看來,影響視頻行業最終格局塵埃落定的幾枚棋子,除了騰訊,其中必然有阿里巴巴,其次是傳聞和新浪視頻成立合資公司以殺進視頻領域的360。

好戲還在後頭,視頻行業的資本整合在今年還會陸續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