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Whisper和Secret兩大私密社交應用再次讓在線交流回到了匿名、有時甚至是充斥着緋聞的時代。

隨着Facebook和LinkedIn等社交網站的異軍突起,使用真實身份進行在線交流或多或少地成為了主流趨勢,用戶會把自己的想法和活動等信息显示在社交賬戶上。而近期Whisper和Secret兩大私密社交應用再次讓在線交流回到了匿名、有時甚至是充斥着緋聞的時代。

Whisper和Secret都可以讓用戶採用匿名的方式在網站上表達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而任何登陸這兩家免費網站的用戶都可以看到這些發表的評論。兒童保護組織倡導者擔心,這兩家網站是否能夠保證其用戶的匿名性以及這種服務可能會被用來詆毀陌生人。與此同時,網站的支持者們則指出,匿名評論讓用戶獲得了一種更加自由的表達方式。

美國投資機構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的合伙人魯洛夫•博塔(Roelof Botha)表示:“用戶當然希望在網絡發布的信息更加真實。除了一些日常瑣事以外,很多人還想在網絡上表達更多的東西。”

Whisper日均瀏覽時長接近Facebook

總部位於加州聖莫妮卡市的創業公司Whisper成立於2012年,主要是為人們提供一種與陌生人在線交流的平台。用戶可以在Whisper上發布短消息,並配以網站提供的專屬圖片,而用戶發布的信息內容也是五花八門,比如一些特定職業的弊端或者人際交往中遇到的麻煩。Whisper表示,該網站的每月網頁瀏覽量達到35億次,用戶群年齡主要介於18歲到24歲之間,每位用戶每天的平均瀏覽時長為25分鐘,這一時長已經與Facebook的平均訪問時長非常接近了。

年僅26的Whisper 創始人兼CEO邁克爾•海沃德(Michael Heyward)表示,人們在家裡瀏覽其他人在網上曬出的聚會照片時總是會有種孤獨感,正是這一靈感激勵他創立了Whisper。海沃德曾與知名“閱后即焚“工具Snapchat的聯合創始人伊萬•斯皮格爾(Evan Spiegel)就讀於同一所高中,但他後來並沒有選擇上大學,並與美國動畫製作公司DIC Entertainment的前任董事長布拉德•布魯克斯(Brad Brooks)一同創建了Whisper。

年輕的海沃德將Whisper定位為Twitter的最佳替代服務,並表示他目前並沒有想過向用戶收費或在網站上銷售廣告。海沃德指出:“用戶可以在Whisper上發布任何內容。如果這些內容足夠有趣,就會被數千萬人瀏覽。每個人都可以發出自己的聲音。”

用戶的消息被發布在Whisper網格狀的頁面上,並被分為流行、用戶附近、最新和特色四大專題。由於網站提供匿名化處理,用戶可以公開回復針對自己貼文的評論或者向其他用戶發送私信。Whisper網站的編輯和專題主持團隊非常推崇能夠引起熱議的話題和消息。今年2月,有人在Whisper上發布了一條關於好萊塢著名演員格溫妮絲•帕特羅(Gwyneth Paltrow)對其丈夫克里斯•馬丁(Chris Martin)不忠的消息。當時Whisper新任主編尼贊•齊默爾曼(Neetzan Zimmerman)立即推送了這一消息的鏈接。雖然帕特羅的發言人史蒂芬•胡瓦恩(Stephen Huvane)發表聲明稱,這一謠言並不屬實。但海沃德則指出,Whisper百分之百地確定“這一消息的真實性”,所以才推送了該消息。

Secret:展示真實自我之地

在文本信息推送形式方面,熟人匿名社交應用Secret與Whisper看起來很類似,但Secret在如何分享信息方面略有不同。剛剛在今年1月上線的Secret主要通過挖掘用戶的聯繫人列表來分享信息,並且已經推出了iPhone和iPad版應用。在一個垂直下拉菜單中,Secret只显示由用戶聯繫人撰寫或閱讀過的匿名信息。這就更具個性化效果,因為用戶需要仔細揣測到底是其聯繫人中的哪一位好友可能會寫出某些評論。Secret聯合創始人克里斯•貝德-維塞勒(Chrys Bader-Wechseler)和大衛•比托(David Byttow)的初衷就是想“讓我們的朋友能夠展示出真實的自我而不必有任何隱瞞。”

Secret應用就像是化裝舞會版的Facebook、沒有自我推廣信息的Twitter、或是私人共享增強版的Google+。作為一個社交網絡,Secret填補了人們的好奇心,同時對於所有其他社交網絡來說也提出了某種批判。在其他社交網站上,用戶所展露的都是不真實的、枯燥乏味的自我;而在Secret,人們可以暴露出真實的自己。

性和硅谷成為Secret上最為熱點的兩大主題。Secret已經成為硅谷科技產業談論最多的應用,不僅是因為用戶經常在Secret上進行懺悔,而且還有很多來自雅虎和社交網站Path等知名科技公司的內部員工在上面發表泄憤的帖子。今年2月,一位聲稱是雲筆記應用提供商Evernote的員工在Secret上發布消息稱,Evernote即將被收購。

維塞勒和比托都曾經在谷歌(微博)擔任過程序員,他們表示自己並不缺少如何盈利的辦法,但他們還是把目前的重點放在了產品開發上。Secret曾在由Google Ventures和 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領投的一輪融資中獲得了100萬美元的種子資金,該公司並沒有公布其流量或用戶數據。

米蘭達警告

兒童保護組織的相關人士表示,匿名信息服務可能會為網絡惡棍提供滋生的土壤,並使人們輕易地逃避因散步暴力和謊言而應該承擔的後果。Secret表示,該公司正在研究如何應對Secret可能遭遇的網絡攻擊進行限制的方法。最近Snapchat用戶姓名和手機號碼遭黑客竊取事件也使人們對Whisper和Secret能否信守匿名的承諾表示懷疑。

兒童保護組織Common Sense Media的首席執行官詹姆斯•斯泰爾(James Steyer)指出:“這些秘密分享應用應該提供某種数字版本的‘米蘭達警告’:即你在網上所說或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將作為呈堂證供。”

Whisper的海沃德指出,由於Whisper並不收集用戶的個人信息,而且在保存每個消息之前,Whisper都會刪除用戶的位置數據,因此黑客從Whisper上竊取不到任何有價值的數據。不過,Secret確實會收集用戶的電話號碼和电子郵件地址。Secret的兩位聯合創始人表示,他們希望用戶可以感受到一定程度的責任感。比托指出:“如果你想做一些或者說一些違反法律的事情,Secret絕不提供這樣的平台。”

Whisper和Secret兩家公司都表示,他們希望匿名屬性可以鼓勵人們更加积極地進行表白。現在,美國軍方已經把Whisper作為士兵宣洩情緒的一種渠道。如果你在Whisper上搜索“阿富汗”一詞,就會得到數千條搜索結果。

其中的一條這樣寫道:“在阿富汗戰場上,我眼看着我未婚妻的兄弟死在了我的懷裡,我不知道該如何告訴她實情。”

在發布兩天後,這條消息就已經收到了3,000多條表達支持的信息。

來源:速途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