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一家公司的核心競爭力是靠投資併購完成的。騰訊用實踐證明了這個道理,但又不甘心的繼續尋求證明。

昨日正式宣布投資京東后,騰訊公告中承諾,保證不從事若干電商業務。沒錯,不從事,不代表自己不能投資。細細數來,騰訊近3年來投資的電商企業並不少,但情況好像都很糟糕。本文盤點了幾類頗具代表性的企業,以饗各位。

一、無人問津的好樂買

電商江湖上很少聽到好樂買的名號了。這家國內鞋類B2C電商由紅杉最早注資,C輪成功引入騰訊5000萬美元投資,本以為找到乾爹可以平步青雲了,無奈在大浪淘沙的年代,被無情地淘汰。

好樂買CEO李樹斌本以為,引入騰訊作為戰略投資人後,可以順勢接入騰訊資源,做大好樂買。熟不知,騰訊壓根當一回事。自討沒趣后,好樂買這兩年發展並不順利。從Alexa的數據可以看到,好樂買的流量一路走低,網站排名也越來越后。

作為紅杉資本的一個棋子,好樂買的命運會不會像它的同仁樂蜂網一樣,被紅杉甩手呢。不好說,但絕對有可能。這對騰訊來說,未嘗不是解脫,可以提早套現,5000萬美元也算不是個小數目。

二、動蕩不安的珂蘭鑽石

這個應該收受騰訊投資京東影響最直接的一家電商公司。

3月4日,珂蘭鑽石原CEO王雍低調卸任,官方說法學習充電,通俗點說就是離職走人。珂蘭鑽石短短三年內,換了兩任CEO。雖然說公司是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但是主帥老是變幻莫測,終歸不是什麼好事。

珂蘭鑽石2011年曾拿到騰訊數千萬美元投資(也有說法是3.6億人民幣),時任公司CEO的郭峰就表示,珂蘭鑽石與騰訊雙反將在下一級段加強優勢資源的整合。騰訊隨後將QQ網購珠寶飾品類頻道的整體業務交由珂蘭負責。

即便如此,珂蘭鑽石並沒有在騰訊的優勢資源上成長起來。騰訊的流量並沒有轉變成有購買慾望的消費用戶。相反,在投資京東后,QQ網購和拍拍網都打包給了京東,未來珂蘭鑽石的命運可想而知。

三、被“算計”的高朋

Groupon高調入華后選擇了騰訊、雲峰基金作為合作夥伴,誕下的高朋網一時風光無限,有了這兩家背書,高朋給人無限的想象空間。

但,這也只是停留在想象層面。高朋在隨後的運營中,嚴重的水土不服。團購網站在國外高達40-50%的毛利率,在國內區區6%左右,而在拓展本地商戶的過程中充滿了各種街頭霸王的場景,整個商業環境遠遠超出了Groupon的預想。

在Groupon心灰意冷時候,為了卡位,騰訊不斷增持高朋股份,但卻沒有給實際資源支持,相反不斷壯大旗下團購業務。原高朋某中層說,騰訊入股高朋看起來更像是戰術上消滅對手,而非真正的戰略需要,高朋更像是一個犧牲品。當然,這個話有點言過其實,但是騰訊確實有辣手摧花之嫌。

四、作點評嫁衣的F團

如果說投資高朋,沒有讓騰訊找到安全感,那麼投資F團,讓騰訊在做三手準備,一手扶持高朋,一手扶持QQ團購,還得騰出精力來幫助F團?

時任F團的CEO林寧在得到騰訊投資高朋友,心裏產生過糾結。雖然他嘴巴上說,騰訊投資多投一個,就多一個,同行(團購)這麼多,也不差一個。但是林寧清楚,騰訊能給團購的資源有限,不可能一間小廟裡放兩三個大佛。

不過相比高朋,騰訊對F團要優待很多,隨後將QQ團購交給了F團代理運營。在後來,F團和高朋合併,騰訊的股份增持近50%。千團大戰過後,合併后的F團高朋並沒有殺出血路,反而由於一直虧損,與美團,點評的距離約拉越大,被內部邊緣化。

最終的命運都已經知曉,騰訊投資了大眾點評,這些業務亦成為點評的嫁衣。

五、三姓家奴的易迅

從投資到全資,易迅從乾兒子,變成了親兒子,但在騰訊昨日的一紙文書中,再次變成了棄兒。天堂到地獄,往往只是一步的距離。相信此刻,沒有誰比易迅CEO卜廣齊及其團隊更能體會到新人勝舊人的感慨了。

昔日,“打死天貓,乾死京東”的豪言壯語,還在心中盪氣迴腸,如今被騰訊賣身給了京東,並且毫無商量的餘地。因為業務上和京東極度相似,依賴3C領域,輻射一線城市,這註定不是一場優勢互補的整合,而是一場“優酷土豆”式的併購。

易迅的處境,並不是騰訊的流量沒有放到位,也不是微信沒有給入口支持,而這就是騰訊投資上的一個現實,騰訊的流量只對遊戲有幫助,並且幫助騰訊拿到了遊戲霸主的地位和貢獻一半以上營收的功績。這難免微信也會不自然的想到遊戲,想到賺錢。

可以預見的是,易迅會被整編,團隊將大幅流失,但不要緊,劉強東有了馬化騰的支持,京東有驚無險。但和騰訊系的融合剛剛開始,微信、IEG、SNG、MIG…..這些BG下面的BU、產品,肯定夠劉強東折騰了。

六、等待戈多的藝龍

藝龍是OTA里的老二,僅次於攜程,但市場規模遠遠不及攜程。

2013年,藝龍凈虧損1.68億元,是自2009年實現年度盈利五年來的首次年度虧損。對此,藝龍CEO崔廣福在年度財報會上給出了精闢的分析,一是團購市場競爭的加劇,一是來自百度去哪兒流量份額的下降。換句話說,崔廣福認為藝龍慘淡經營的癥結在於外因,而不在於內。

且不說,上市后藝龍一直定位不清晰,移動端不給力,用戶體驗上不去外,崔廣福就把責任推給他人了。看看攜程,好歹有一個24小時為您服務的客服呢。

在2011年接受騰訊8440玩美元投資,變成其第二大股東后,藝龍一直被外界看做是騰訊的財務投資,騰訊一直不管不問。更有意思的是,騰訊後來又投資了江蘇的同程旅行網。

崔廣福的最可愛之處,在於他說,“騰訊投資點評后,這個時候我覺得藝龍就很有價值了。現在好多東西還看不太清,不過我們也比較有耐心。”崔的言外之意,微信之前在本地生活涉足不夠,有了點評后,酒店和機票這些遲早會接入進來。

但是,真不知,騰訊是不是藝龍等待的那位戈多。

來源:虎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