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頻繁地坐了幾次飛機,於是集中地體驗了一下國內航班信息的三劍客——《航班管家》、《飛常准》和《航旅縱橫》。

對這三者“非屌絲App”的體驗經歷,與我近期從事的對“得屌絲者得天下”行業綱領性口號的反思,發生了碰撞。

“得屌絲者得天下”是已經流行數年的移動互聯網創業圈口頭語,是當下最典型的“互聯網思維”之一。可能是出於媒體人出身的質疑癖,我對這個綱領性口號已經產生了深深的懷疑。而最近密集乘機的體驗,恰好為我這種懷疑提供了又一個的素材。

如果僅從現象來講,似乎無論是騰訊、360還是小米,能有今天都是靠這個路數,而O2O這個詞則根本像是為屌絲而生。

在“得屌絲者得天下”口號的籠罩下,國內關於航班信息App的關注、分析和探索,目前要遠遠遜於比他們晚了將近兩年才出現的打車類App。

然而,根據我的使用體驗而得到的結論卻是:航班信息App的價值被嚴重低估。特別是對於《航旅縱橫》這支“國家隊”來說,其產品思路過於保守了。

眾所周知,《航班管家》最先誕生,在一段時間內還被貼上了“慢公司”的標籤。然而,後來航班信息App的“三國志”劇情演變為某家媒體的一個著名段子:@連長做火了《航班管家》,於是賣給《航班管家》數據的飛友科技做了《飛常准》。靠着數據更新更快,《飛常准》也火了,映紅了數據源“中航信”的眼,於是自己做了《航旅縱橫》App。在中國草根創業者的環境真是惡劣啊,盡特么給後來人當產品經理了。

其實,用戶有充足理由相信,掌握源頭數據的中航信,能夠把《航旅縱橫》的信息做到最快、最精確。這一點從之前航旅縱橫的一次令用戶體驗大幅提升的升級——綁定身份證,用戶就可以實時查到已經預訂過的航班信息——之中得到驗證。

這支“國家隊”的確做到了之前的表白:“別以為我們依靠背景優勢不思進取,別以為我們生硬呆板,其實我們是一群擁有互聯網精神的瘋狂極客……”

特別是在數據安全性這一點上,《航旅縱橫》有着天然的優勢。前幾日爆出航空公司封殺其他第三方App值機功能的新聞,這充分體現了《航旅縱橫》這支國家隊的數據優勢和資源優勢。

其實,我們完全相信航旅縱橫團隊後來者居上的可能性。然而,在這些“完全相信”背後,我的疑問卻是:對於航旅縱橫,除了靠數據優勢說話以外,它的空間究竟還有多大?

實際上,除了非常準的定位還較為單一之外以外,航旅縱橫和航班管家現在都具備了值機等實用性功能組合。然而,在我看來,它們的注意力過於關注航班信息了。

以我的個人體驗來說,在候機的漫長時間中,是有着多方面的需求的。而這就是使用航班信息App 的人群和屌絲的區別:在實現主體功能之外,屌絲只有娛樂需求。而航旅縱橫的用戶肯定不是這樣。

首先,飛機乘客有較強的購物需求和能力,而機場正是貴重商品聚集的地方。而在我坐飛機的這麼多年經驗中,尚沒有一家媒體將機場的奢侈品牌信息準確傳達到旅客中去,全憑“瞎貓碰死耗子”。

其次,兩個機場和飛機上的時光,可謂人生最無聊的時光之一。而如何處理無聊時光,恰恰是屌絲人群和非屌絲人群的最大區別。

而在這個航班旅客最需要“精神慰藉”的時段里,到目前為止,所有服務方提供的還只能是書店裡的商業雜誌和“成功學”圖書,以及掩映在這些數目中的不易被發現的若干歷史圖書。機艙座椅后袋中的廣告刊物更是慘不忍睹。其實,從品牌學的角度來講,這個時候恰恰是航班信息App通過價值觀內容傳播,打造自身品牌的最佳時機。

作為一名兩點一線的旅客,我多麼希望能夠在值完機之後,看到推送過來的發生在機場和飛機上的那些感人故事和奇葩故事,多麼希望能推送過來一個能讓我怦然心動的旅行目的地。

這兩個事情,毫無疑問,最適合航旅縱這支國家隊來做,也只有它有資源做成。然而,航旅縱橫目前還沒意識到:它其實與另兩家並不是同層級的选手——一言以蔽之,在目前的產品設計中,航旅縱橫還沒有把機場做為一個應用場景來統籌思考。

其實,靠屌絲得天下卻未必能靠屌絲守天下。君不見陌陌極力祛除自己的“約炮”標籤而苦無可祛;小米在朝“為發燒而生”的升級路上左右互搏;打車App無差別競爭中正在血拚價格戰。而用戶群高級而又血統優良的航旅縱橫,完全可以繞開“屌絲陷阱”而發揚光大。

在這篇有感而發的文章最後,我想在強調一遍之前在文章中強調過的觀點:移動互聯網顛覆傳統行業,非從技術角度,而是從信息重組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