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族在黃章復出后,大動作一個接着一個,格力董明珠拜訪,360周鴻禕拜訪。現在又要開放Flyme OS,魅族真的會有機會一飛衝天嗎?我們來分析一下。

醒悟的魅族

魅族的創始人黃章,魅族和小米的恩怨,黃章和雷軍的關係,大家已經很清楚了。簡單說,黃章和雷軍有過一個蜜月期,黃章有天賦的頭腦和眼光,雷軍有互聯網的經驗。兩人都有極強的控制欲,雷軍的建議黃章無法接收,雷軍另起爐灶,學習的魅族的經驗,這就是小米。

在小米的成功之後,黃章從攻擊到沉默,現在選擇了復出。復出後幾段視頻雖然有些話說的不錯,但是不太注重儀錶的黃章還是讓一些粉絲失望了。

這種視頻實際是企業形象的一種演出,重要程度絲毫不遜於產品發布會,黃章太隨意了。以至於後來魅族的官方微薄招聘CEO形象設計師。

當然,大動作不在視頻上,魅族先是降了價,求得近期的銷量。然後是頻頻接觸行業巨頭,準備引入外部投資,近期又要開放Flyme OS,轉型的決心異常堅定,魅族似乎真的醒來了。

魅族準備做什麼?

小米的聯合創始人王川在接受《人物》雜誌採訪時透露,當年雷軍與黃章彼此都是真誠相對,黃章把做手機的經驗傾囊相授,雷軍則把軟件、互聯網和公司運作的規則悉數教給黃章,甚至一度願意為魅族押上全部身家。

王川回憶說,黃章不願意給員工發放股票,甚至雷軍欲把谷歌中國工程研究院副院長林斌介紹給黃章,希望黃能分5%的股份給林斌,用來吸引林加盟,但是黃章卻不同意,雷軍後來只得決定自己做手機。

黃章當時沒有認識到兩個問題,一個是股權變現帶來的利益高過任何高薪。而最優秀的人才是奔着最大的利益來的。你不給股份,沒有上市變現圈錢的神話,就吸引不來一流的人才。沒有一流的人才,你就做不出一流的產品,做不了一流的營銷。

第二是風投的錢可以大手筆投入,有些決策和資金實力密切相關。廣告也好,渠道也好,運營商合作也好,有錢沒錢是兩個世界。魅族堅守自己的方式,實際就是放棄了機會。

所以,魅族準備做股份、期權池的劃分,引入投資,把手機做大。

對於一家手機公司來說,對投資的吸引力是不夠大的,估值也高不到哪去,這是小米一直堅持自己是互聯網公司的原因。

所以魅族要投資也不能堅持手機公司的定位,而是要包裝出互聯網公司的概念。魅族和互聯網沾邊的就是Flyme OS的,一個互聯網的入口,可以引入流量、分發APP、可以有廣告收益,甚至遊戲的分成。所以魅族和互聯網巨頭合作,也準備做流量導入。

但是,就魅族手機目前百萬級別的年銷量,做移動互聯網入口是沒有資格的。比量,不說小米、不說中華酷聯,金立、VIVO、OPPO甚至做名不見經傳做海外的天瓏都比魅族有資格。

所以,魅族要開放Flyme OS,給三星的用戶,給小米的用戶,魅族自己也要降低硬件的價格,先把Flyme OS的裝機量普及上去。

如果有千萬的級別(小米現在也不過如此),就有相當的底氣稱自己是互聯網公司,進而用互聯網公司的估值引入風險投資。

這才是魅族開放Flyme OS的原因。

前途光明,道路曲折

魅族現在走的道路,就是小米幾年前的道路,不過小米有互聯網媒體資源,有雙重定價的營銷模式,有扁平化管理帶來的執行力。而魅族時間點晚了點,市場競爭非常激烈。

無論是魅族的手機產品,還是Flyme OS本身,都有非常強大的競爭對手。魅族手機賣到千萬級別,或者Flyme OS的裝機量達到千萬甚至上億級別都不容易。

魅族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但是前途充滿艱辛。

來源:雷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