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業的下一步轉型必然是擁抱互聯網,擁抱互聯網主動和快速變革的精神和看待及對待用戶的精神。

互聯網必然會顛覆很多產業,但並不是毀滅性的摧毀一切,恰恰相反,這種顛覆是為了將這些產業變得更接地氣和更有效率,讓這些產業活的更好。

無論是兩個企業家的賭局,還是一個企業家的獨白,互聯網和製造業的爭論似乎已愈演愈烈。那麼,我們我們再來談一談互聯網和製造業。

 

首先,互聯網能取代製造業么?從國家經濟層面來看,互聯網經濟所佔比重逐漸增大是一個必然的趨勢。如果我們按照傳統的行業邏輯劃分,互聯網行業代表着在發達經濟體內佔比巨大的服務行業。因此,互聯網經濟佔比增大是國家經濟由重向輕轉型的需要,也是邁入發達經濟體之列的必經過程。

從社會生活層面來看,互聯網行業深入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也是整體的趨勢。特 別是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來臨,夾雜着物聯網技術和大數據分析,一個真正嵌入每個人生活細節的信息化社會正在向我們走來。互聯網所代表的這一系列信息技術就如 同人類歷史上任何一次工業革命一樣,必然會重新塑造我們社會的方方面面、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我們思維和行動的方方面面。

但是,我們真的認為互聯網會徹底取代其他產業么?或者說徹底顛覆其他產業么?互聯網必然會顛覆很多產業,但是這種顛覆不是毀滅性的摧毀一切,恰恰相反,這種顛覆是為了將這些產業變得更接地氣和更有效率,讓這些產業活的更好。互聯網經濟不會取代土地經濟,至少在黑客帝國所描繪的世界的以外世界。

那麼,為什麼會存在互聯網取代製造業的思想?這 就好比割裂的觀看兔子和大象賽跑,我們看到了互聯網行業帶給我們的驚喜變化,驚嘆於互聯網企業的成長速度。而反觀所謂的“傳統行業”,幾十年的成長和發 展,在伴隨着改革開放浪潮將一個個鮮活的商業案例寫滿我們教案的若干年後,成長為大象級的企業除了幾次衝擊海外的失敗,並未給我們帶來更多的驚喜。

這種對比在成熟經濟體內不會如此強烈。在 成熟經濟體內,你可以看到網絡購物對高街小店的衝擊,你也能體會到互聯網行業的機會和創業者的熱情。但你不會明顯感受到互聯網行業信心滿滿的對既有行業的 顛覆。為什麼會如此?因為如我們之前所說,在成熟經濟體內的“傳統行業”多為服務業,服務業的本質正體現在服務二字。互聯網能夠提高服務的質量和客戶的滿 意度,那麼我們為什麼不去做呢?所以,不用等到互聯網前來挑戰“傳統行業”,“傳統行業”早已完成了自我改變,擁抱了互聯網。

在中國情況可能複雜些。一 是如我們之前所說,製造業佔比仍然巨大,是主導的力量。另外一點就是,在中國,“傳統行業”和互聯網站在不同的起點上。我們的“傳統行業”比互聯網行業出 現的早,但和成熟市場比較,我們還有百年計算的歷史差距。這個時間上的差距不是代表着我們的真實差距,但卻顯露出我們的閱歷稍淺。

然而,互聯網行業和國外比較起來,在發展時間上沒有如此大的差距。特別是移動互聯網的到來,全球基本是同時迎接到了這一時刻。在這一點上我們沒有落後於別人。相反,基於我們的市場規模,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中國的移動互聯網應用和產品完全可以完成從量變的積累到質變的飛躍,從而出現世界級的產品。

因此,在中國,兩個產業所處的歷史基點不同也會使我們產生這種顛覆的錯覺。但 是,賽跑是將運動員放在一起的比較,我們不可能割裂的來看究竟誰快誰慢。儘管兔子很快,但我們不能忽視了大象的體量——誰說大象不能跳舞,舞起來也是一段 奪目的華爾茲;儘管大象很大,但我們從不應該忘記滅絕在進化路上的恐龍,也不能小視兔子們成長的速度。最重要的是在這迅速變革的時代我們需要學會去尊重對 手、學習對手甚至和對手合作。

我們說製造業要擁抱互聯網,那麼,製造業究竟要擁抱互聯網的什麼?

首先我們這裏需要明確,擁抱互聯網不是說讓其他行業的企業變成互聯網企業。在 這個迅速變革的時代,企業本身的行業屬性已經越來越模糊,“跨界”已經成為了我們隨處可見的企業現象,你不可能輕易判斷某個企業到底是不是純粹的互聯網企 業。同樣道理,我們也不能輕易的將企業劃分為傳統和非傳統,像酸奶這種“傳統行業”也能孕育出Chobani這種創業企業,像煎餅果子這種“傳統食品”也 能產生黃太吉這種酷公司。所以,擁抱不是要成為誰,擁抱是為了學習誰。

那麼,我們究竟要學習什麼?

我想無論是互聯網基因還是互聯網思維,最核心的兩點就是變革和用戶。

第一,我們要擁抱這種主動和快速變革的精神

變革不僅要有漸進式的,更要在需要之時敢於採取顛覆式的。談到變革,製造業哪個企業沒有在變革呢?我們的業務在變革、產品在變革、組織在變革、文化也在變革。我們有美的的瘦身轉型、華為的自我批判、TCL的浴火重生、聯想的國際戰略。這裏不是說否定我們已有的變革,而是在提醒大家,我們的變革究竟是小修小補,還是真正的自我顛覆?

我們的教科書上太不缺乏因為否定自我顛覆而自我隕落的案例了。從企業史來看,大企業更容易患上毛病而又缺乏自我割捨的勇氣。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而且會一遍遍重新拉幕上演。你不自我顛覆就只好等待別人替你顛覆。我們在這一點需要向互聯網企業學習,是因為:

首先,這一次工業革命起源於互聯網;

其 次,同順利趕上了物質匱乏時期的強勁需求和全球化帶來的出口引擎的製造業比較,互聯網行業在短短几十年內先後經歷了web1.0、web2.0到移動互聯 網的陣陣浪潮。在戰場上成長起來的更會去隨時備戰。這些經歷使互聯網行業學會了如何在屬於他們的時代里如何快速而主動的去變革。

第二,我們要擁抱這種看待和對待用戶的精神

如我們之前所說,行業沒有傳統與新興之分。如果非得給所有企業歸納個屬性,那麼大家都應該同屬於服務業。服務業的宗旨是讓你的用戶滿意。我們製造業沒有追求用戶滿意的宗旨么?當然不是。我們說製造業在這點需要學習互聯網是因為:

首先,互聯網帶來的信息革命正在改變我們用戶的消費行為和消費習慣,而伴隨着互聯網成長起來的用戶群體正在逐漸成為消費的主力。互聯網企業更懂得這一用戶的變化和變化的用戶,而製造業如果仍保持習慣的價格戰和巨額廣告支出來應對用戶和時代的變化,那麼後果可想而知;

其次,互聯網從誕生之日起便是基於用戶來從事產品和服務的設計。互 聯網企業更願意花時間去研究用戶的行為和習慣,願意嘗試用大數據、物聯網等新興技術去研究用戶,甚至在這個開放式的環境下直接讓用戶參与產品的研發和設 計。而我們的製造業由於長期處於微笑曲線的中環,難免會對用戶有‘霧裡看花,水中望月’的感覺,這也是我們製造業啟動出口轉內需的經濟引擎時必然會遇到的 問題。

就當下而言,變革是應對信息革命帶給人類社會的改變,用戶是應對經濟結構調整帶給我們國家的改變。從長久來看,變革和用戶將是長久伴隨中國企業的‘公司進化論’。做好功課,大家應該互相學習,擁抱彼此或許能成為下一個不錯的選擇。

來源:鈦媒體